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碎片

*幾個夏先生中心的片段
*他真的很A。


*大 退 步


——————————————

獨鬥


「7點8分,快點。」
幾乎整個人要貼上監控屏幕的孫海棠異常急躁,就在她所見的方向上敵方已經有人悄悄摸索接近夏翊空,夏翊空似乎還渾然不覺。對講機聽筒里只有斷斷續續的喘息聲,時不時伴上幾聲咳嗽。
就快來了……孫海棠捏著麥的手開始不住顫抖:「夏——」
「噓。」
被打斷的孫海棠愣住片刻,隨即慢慢從屏幕前退後——退到椅子坐下。原本一動不動的影子開始搖晃;伴隨著屏幕里那條手臂逐漸抬正,兩聲槍響遂在聽筒中交疊著炸開。
孫海棠滿額冷汗,若不是怕影響到夏翊空判斷她幾乎要喊出聲來了;在他們兩個都沒注意到的死角方向!孫海棠迅速縮放監控畫面,夏翊空的影子更加不清晰了,模糊到她幾乎不能確定那是夏翊空。而原本的死角方向里有什麼一閃而過了。
「海棠。」
「你怎麼樣?」孫海棠試圖勻平呼吸,冷汗落在了操作台上。
夏翊空沒回答她,喘息聲也漸漸弱下。「你聽我說。」
「有事回來再說,」孫海棠盯死了另一個移動的黑影,「2點13分,小心。」
那頭的夏翊空似乎是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揪准孫海棠話音剛落時間馬上接話:「就一個字。」
孫海棠還在估算著另一個影子距離夏翊空還有20米左右:「快說,他快過來了。」

「啾。」
「……啊???」

——————————————

北里13號-前


舊創口重新撕裂了。夏翊空捂著左腹,手槍卻仍然鎮定地穩在同一個高度。
沒有子彈了。摁到差不多時夏翊空松開左手抹了把臉上還在冒血的傷口,先是一聲輕笑,隨後分貝逐地疊加。
孫鎮樾繃著眉頭盯著他。他對這張跟自己有些詭異相似的臉有著說不來的厭惡,並且厭惡隨著夏翊空越來越大的笑聲一層一層添加。
「我早就知道是你乾的……」夏翊空丟下手槍踢到一旁,「大舅子,啊不,哥——你說如果海棠知道你現在這麼對付我,她會不會半夜敲門找你理論?」
孫鎮樾面無表情,右手重新舉起了槍,槍口重新對準了夏翊空的胸口。
「我這十幾年來都沒鬧懂您怎麼就這麼不待見我呢。」
夏翊空慢手慢腳踱步上前,嘴角保持著上翹,下唇卻磨得鮮血淋灕。
孫鎮樾沒開槍。夏翊空在他的視野里放大,遂固定下並握住了他的槍口直接拉過靠上心口。
「這槍要是走火了,來敲門的可不止海棠了。」

——————————————

禁忌(花吐八)-對不對三連


「不明白我在說什麼嗎?」
夏翊空似笑非笑一手搭上瑜子蕭手腕,趁瑜子蕭還沒握緊的空檔夏翊空收緊了手一把將瑜子蕭的手連同手中的刀扯到自己喉前。
「你也覺得奇怪,對嗎?情感清洗手術應該是成功的,對吧?」
瑜子蕭咬咬唇,想把手往回收,誰知夏翊空力氣大得嚇人,他若是再掙扎就真有可能一不小心把夏翊空的喉嚨扎了。
「現在看來它失敗了,對麼。」
腕上力道有些鬆動,瑜子蕭意識到夏翊空可能想幹什麼,急忙將手往外抽。匕首哐啷甩在地上,本來已經向後傾的夏翊空抬起原本撐在床上的左手拉過瑜子蕭的腰,瑜子蕭重心一斜跟著倒在了夏翊空懷裡。
喉根又一次開始瘙癢,夏翊空避過瑜子蕭的臉衝著邊上咳嗽。深藍的花瓣層層疊疊重出紫色斑斕。瑜子蕭找准位置將手心壓在床鋪空隙中要撐起身軀,不料夏翊空扣住了他的腰不讓他起來。
難得瑜子蕭也開始沒話找話了:「……但是時間不多了。」
「我現在應該在前線,應該在子晨現在在的地方,應該在指揮,應該在作假。」夏翊空保持著臉朝邊的姿勢,先前的笑容已經收拾一去,「你是來叫我的吧?」
「……是。」瑜子蕭略帶艱難地彎過手臂掩住嘴,摻雜了花香的惡心酸意一個勁兒上湧,「……你剛才說的……」
「子蕭——」

「時間不多,但不代表沒有時間了,不是嗎?」












最後一段寫得太難受了,不寫了。
我他媽就是個爛貨。淦。

评论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