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一琰。
语种支持闽南话初级,不会讲普通话只会讲噗通发。
只有一系列(不会完结的)原创还烂尾,狗过很多坑但是绝不产同人。
 

夜が綺麗ですね(三)

*依旧是日常提醒无cp,可能夹带私货但确实无cp

*我困死了

*考证没地方考 瞎jb胡扯一下 不要信一个生科专业学生的警律知识







瑜子萧锁着眉头在写得密密麻麻的本子上又涂又划,瑜子晨进来送茶他甚至都不曾抬头。瑜子晨惊得差些摔了托盘,与此同时瑜子萧抬头冲她一笑后又继续钻研本子上的内容了。瑜子晨迟疑了几秒,微弱地叫了声:“……哥?”


“嗯?”瑜子萧虽是作出了与平日相仿的反应,却已经迟钝了半拍。笔尖停留在了被涂得惨红的“六号”上。


“这是……”


“没什么,我接的一个旧案而已。”瑜子萧倒也不遮掩,毕竟记在本子上的人都被他化了名。然而瑜子晨直勾勾地盯着本子上的数字,托盘这回结结实实地摔落在地。


“……”瑜子萧没有预料到瑜子晨的反应,“怎么了?”


瑜子晨顿顿首,才如梦初醒地摇摇头回望瑜子萧。


“没事……可能是没休息好吧……”


瑜子萧先是蹩眉,而后只是柔声道:“那快去休息吧。”




“我觉得我这个床位比较适合上次来的那位警官先生。”六号盘在一滩软白上,笑声噫嘻。而唯一的听众正漫不经心地扫视着最新一期的都城日报,时不时顿首回应。六号并不因为对方的不专注而泄气,而是继续碎碎叨念:“他说他是苏子桃叫来的,居然还质疑你!”见对方脸色不对,六号伸手晃了晃那张报纸:“你是不是到点了?”


对方从晃神中惊醒视线在六号与报纸上来回,什么也没说,从腰间口袋翻出两片铝板,摁掉了最后两个突兀。就着六号递来的水咽下了两粒胶囊,他这才定了神看六号:“警官?谁?”


“老佛头叫他瑜先生,不知道是哪个瑜就是了。”六号咧嘴一笑,“搞不好就是曾经那个瑜也说不定哦。”


对方登时颓黯下了眼神,竖起食指立在唇前嘘声。


六号叹了口气。见对方起身要离开,忽然想起什么的六号拉住了对方衣角,等他回头后六号的声音几乎变了一个人:


“薛,钟离死了吗?”




姓薛的男人才要回答,707室便被敲开了。瑜子萧举着警官证大踏步走了进来,没有看六号一眼,只是冲姓薛的男人微笑并歪歪头。


“方便聊聊吗?薛医生?”




“薛天慕,三十六岁,海因茨病院第一主任。”一手翻页的瑜子萧抬眸看他,“没错吧?”


薛天慕木然地点点头。


“2003年沂水红桥案负责犯罪嫌疑人夏翊空的精神鉴定的主要人员?”


薛天慕依旧木然地点点头。


“鉴定结果是什么?”


“三级,精神分裂症。”


薛天慕的视线并不固定,有时向上有时向下有时向左有时向右,总之就是不停留在瑜子萧脸上。瑜子萧沉吟片刻,手肘抵桌架起手桥,眯了眸瞧薛天慕。


“任何人要探监夏翊空都要经过你同意么?”


“是的。”薛天慕脸颊歪了歪,似乎字是从他牙缝间硬磨出来的,“瑜警官两次这样擅自破坏院内规矩,也是我们院长同意的么?”


“哇那可饶了我吧。”瑜子萧手心朝前半举着双手,“我可不想和那祖宗多打交道了。”旋即压低了声音,“配合调查,别让苏子桃知道,对你我都有利。”


“怕是对你我都不有利了。”薛天慕干笑,“苏院长的处理手段可比夏翊空过失杀人厉害得多。”


瑜子萧挑眉。他想薛天慕确实有想告诉他点什么,但是这是明明白白要绕过夏翊空来叙述。


“钟离小姐呢?经过了你的同意吗?我可是听说钟小姐直接和他打起来了。”


“我并不认识她,不知道她和夏翊空有什么关系。”


“听起来薛医生的审核并不严格啊。”瑜子萧一边意味深长地点点头,一边观察薛天慕的面部肌肉舒张状况。果不其然有几块肌肉开始收缩了,于瑜子萧看来薛天慕的笑容开始变得狰狞。


“过了夏翊空那关的人是不需要过我这关的。”薛天慕说。


“可是他不是病人么?”


“我们尊重病人的选择。”薛天慕说。




回到局里的瑜子萧折腾许久才调出了六年前案子的全部档案。牛皮袋正面记着日期,处理人员,一小片糊得看不清字的章印,除此之外空空如也,干净得像才进了资料库的。


有人刚拿过。瑜子萧立刻回到了资料库。

查看全文

夜が綺麗ですね(二)

*1100+,我一点都不感动。

*困死了。

*迟到的中秋节快乐

*还要再说一遍,这里真的无CP。






循着门铃来开门的钟离隔着玻璃门看清了来者后,毫不犹豫地退一步关上了内门。来者在她完全合上内门前又按响了门铃,一次不开再按一次,大有一副要烦死她的架势。钟离白着眼重新拉开内门,抱臂和玻璃门外那人对视。瑜子萧依旧抿着先前的笑容,好像无事发生。


钟离定定地站了一会儿后,见瑜子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这才摁下了门把。“真抱歉打扰了——”,这样的话从瑜子萧嘴里吐露出来时钟离差些又把门拉回去——被瑜子萧扳住了。“耽误你一小时,一小时后我就走。”瑜子萧的笑容开始敛了,“你要掐表也没问题。”


“我可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钟离耸肩冷笑,“你一来准没好事。”


“说说不就知道了么。”瑜子萧张开警员证摆到钟离眼前,“这样可以了吧?”




“我实在不知道瑜警官有什么亲自来找我的理由。”钟离并不布置出待客场景,也不请瑜子萧坐下,“即使有也是以前的事了不是?”


“两个月前也可以算是以前了吧。”瑜子萧从手中的长袋里抽出一个文件袋,冲钟离挑挑眉。钟离显然不知道瑜子萧拿出的是什么东西,便保持着表情古怪直到文件袋被打开。瑜子萧饶有兴味地观察着钟离的脸色变化,但钟离的表现并不顺着一般故事套路——她仅仅是扫了两眼文件便收了回去,似乎并不诧异文件的内容。将文件袋交还给瑜子萧时钟离抬抬眉头:“你查夏翊空?”


“准确来说是六年前夏翊空杀人的案子。”瑜子萧停顿了许久,眉头也在他过长的停顿后才微微皱起,“……是大队长下派给我重新调查的,因为证据和最后程序内容出现了矛盾的地方。”


“所以你从探监记录查到了我。”钟离抱臂靠在沙发上,语气也没有先前的咄咄逼人了,“你们大队长是谁?”


瑜子萧在唇前竖起食指,一声轻嘘后摇了摇头。


钟离愣了愣,旋即高了唇角:“那你查我也没有用,以我为切入点可不是一个正确决定。我猜你还不知道吧?为什么这个案子会移交给你来调查。”


“我只是想来问问你两个月以前发生了什么,以及你和夏翊空有什么牵扯。”瑜子萧的神态与刚来时完全不一样了,“至于为什么交给我,我想我比你清楚得多。——以及,如果你今天没有讲清楚,我是不会离开的。”


钟离笑了。“凭什么?”




“夏翊空的精神有问题,这是一个既定的事实吗?”


“这是毋庸置疑的吧?”


瑜子萧沉默了一会儿,抬眸看向钟离:“为什么这么说?”


“鉴定结果啊。”钟离耸肩,“你不觉得吗?看他的表现。”


“我没——”瑜子萧突然想起什么,马上刹了口改向,“两个月前你和他发生争执了。争的什么?”


钟离反应平平。“没什么。他精神有问题,大惊小怪是常事,又杀人又跟人打架的,什么都有可能。”


“是苏子桃叫你去的?”


“苏子桃是谁?”


“……那你知道他的鉴定结果是谁给的吗?”


“海因茨第一主任——”钟离的眼珠子轱辘轱辘转了两转,“我只记得他姓薛。”




“——你对那次案件了解多少?”


“不好意思瑜警官,一个小时了。”钟离说,“为什么不直接去问问那位薛医生呢?”


瑜子萧突然陷入了和先前相似的停顿中,又像先前一样猛然抬眸:


“你知道夏翊空说了什么吗?


“他说上一个去看他的人被杀了,而探监记录截止到你,这两个月都没人再去探监过。”


“这有什么吗?”钟离几乎是把瑜子萧往门外推了,“那是他有病啊!脑子有问题的人说什么都不奇怪吧。”


门被关上的前一刻瑜子萧忽然发出一声冷哼,回头给了门后钟离一个灿烂得极的笑容。

查看全文

沂水著名大型柴犬成长史(不是)

我不会画正太就算了吧。

呜呜呜我永远喜欢xyk.jpg

不确定搞不搞yzx,军训得我快累死了,去睡觉了。

夜が綺麗ですね

*其实我是恐怖小说出道(?)的
*那一天夏翊空想起了自己的三设
*首更1500,以后不好说了。大致脉络还没出来,人物关系差不多了。
*无CP的夏中心向
*原标题夜色真美,太土了于是换成日文(




“707房六号,707房六号……”
传唤声蛇一样回荡在空落落的走廊里。707房的护士机器似的崩着身体,械着步伐来到六号病床边,正撞上六号病人一对黑如深渊的眼睛。“六号,六号。”护士重复着,六号是这个病房里唯一能照着指令自己行动的病人了——只要叫醒他,剩下的不管也没关系。六号几下伸缩四肢挪出被窝,走到体态短小的护士身边时形成了巨大的极差。六号跟着护士,在其他病人花七八糟的眼神下出了病房,向黑不见底的长廊深处行进。
路上没有其他人,六号却走得跌跌撞撞,几度行将绊倒护士。护士嫌恶地啧声,却没拿他作法——六号毕竟是眼睛有点毛病的。整条长廊只有脚步踢踏和六号石头压肺式的虚弱喘息。护士突然扳过他肩膀,他险些碰了台阶的瓷。上第一个台阶他用了半分钟。护士鼻子扭歪了边哼气,摸黑随手一扯,便听到楼梯冰冷的铁扶手在拍击下摇晃的酸响。护士松了手,鞋跟在楼梯上硬邦邦地敲打——反正丢下六号不管也没关系,六号自己会跟上去,哪要人操心。六号突然在她背后笑了,是符合他当前身份的笑声。护士脑皮一麻,鞋跟敲打的频率更高了。后面的六号也用符合当前身份的方式,快步小跑着跟上了。

“本来他早该判死刑了,结果经过精神鉴定说他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然后就留在我们院进行治疗了,一治治了五年。”副主任将纸质硬糙的鉴定报告往前推,“做鉴定的是我们院最好的医生……我们不会质疑这份报告的真实性。”
接过报告的人在纸上扫过一眼,最终视线留在了落款上,凤眼不经意地上挑两下。“是——”,才刚开口便被敲门声打断,“请进——”,护士前一脚迈步进来,后一脚黏了个六号。六号一进来便摇头晃脑四周乱看,最后在凤眼男人的脸上停了三四秒,重新移回护士的后脑勺。凤眼男人倒也毫无见怪,只回头对副主任问道:“是谁批准他入院的?”“是苏院长。”副主任客客气气回答,顺便冲六号招招手,“快过来。”六号突然瘪了嘴,老不情愿地从护士身后挪出了身子,小孩子心性似的站离了凤眼男人好远——但事实上六号的智力水平超高于常人,绝非什么先天愚型的精神病。
“我不认识他。”六号并不等副主任先开口,五官紧绷神色戒备地盯着副主任,有那么几刻视线扫过了凤眼男人的脸,讲话则是着急的嚷嚷,“我不认识他,我能不能回去?薛没告诉我有人要来。”
“你不要紧张。”副主任还保持着弥勒相的微笑,心里早对六号烦了透,“瑜先生只是想来见见你,他认识你。”六号脸上的戒备又叠上一层:“我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认识我?他也要来杀我吗?”副主任的开口再一次被打断,这下是轮到被称作“瑜先生”的凤眼男人了:“你不用那么害怕。我是苏子桃院长的朋友,对你的事我稍微了解的——苏院长让我来和你聊聊天。”
“除非你拿出证据。”六号挖苦地挤了挤眼,“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是苏子桃叫来的?”他咧开嘴笑,语速也愈来愈快,“上一个人也是这么说的,然后他被杀了。你也想被杀吗?”瑜先生先是瞟了眼一旁无动于衷的副主任,接着冲不远处立姿像种着的护士招招手:“我想他可能需要来一针镇静剂,我想副主任也会同意的吧?”副主任不轻不重地点点头,六号的眼角略略抽动,转身想走,护士却早有准备似的拦在了他面前。瑜先生看见六号垂头丧气了,颇为玩味地笑着摆摆手:“麻烦这位护士小姐先带他去隔壁了,可·不·要·让·他·溜·了。”六号眼神恼烦地瞪过瑜先生一眼,瑜先生返还了他一个满带笑意的挥手。

隔壁一声咔哒。“他平常会这么扯谎吗?”瑜先生问,“没有什么'上一个人'吧?”副主任从档案堆中拉扯出颜色最为鲜艳的一份文件,递给瑜先生:“常有的事,他经常会跟人说些根本没出现过的事情……我们认为他不是在扯谎,由之前的状况看来,他有癔病症状。而他说的上一个人确实是有的,还活着就是了。喏,就记在这上面,第五页前后吧。”瑜先生先留神了第一页,内容与刚才的报告大致统一。瑜先生翻到第五页,“与病人相熟”,“与病人有过争吵”,探视人和冒号之后是他极为熟悉的字体与姓名。“平常有人探视的话会告诉薛医生么?”“会,除了今天您过来的事我们还没告诉他。”瑜先生像是想起什么,抿唇了然一笑。“还烦请您先不要告诉他。至于这位六号……”瑜先生作出嘘声手势,“就让他再演两天吧。”
愣了两三秒后副主任才从瑜先生的话里回过神来。“您在质疑薛医生的鉴定结果吗?”“并不。”瑜先生收回了笑意。

“我会找你们这位最好的医生好·好·聊·聊的。”


tbc

查看全文

沉渊(下)

我觉得已经跟前文没有关系了但我还是要写

月 更 计 划


————————————

被扣住手腕的瑜子萧先是愣了愣,试图挣脱时转眼已被抵制在墙。
其实这样的力度瑜子萧完全可以挣脱开。瑜子萧没有这么做,因为夏翊空一直看着地板,不看他的脸。
想干什么。
“当初是你选的我。”夏翊空一个字一个字在牙床辗转过才吐出,“你不会告诉我你是被逼的吧?你可是瑜子萧。”
“当然是我自己要这么做的。”瑜子萧冷笑一声,“我可是实打实地信任你——”

“——哥·哥。”

夏翊空被扼住咽喉似的,张着嘴却说不出话,只得放开瑜子萧背身走人。瑜子萧扭了扭被扣得疼痛的手腕,瞥了眼被扔上的门,倒抽了口凉气。

————————————

当照片戳上锁骨眼儿时夏翊空心跳停了一瞬。
他和瑜子萧并肩而行的照片。夏翊空迅速反应过来他被私生饭盯上了,照片戳得他锁骨还隐隐作痛。
这样拥挤的场面,就算是他来说话,也没什么效果吧。夏翊空强拉出一条苍白无力的笑容,假作咳嗽,熟练地扭出一副商业笑容:“真的很对不起各位千里迢迢来看我的粉丝……我今天有点感冒,不要离我太近,会被传染的。”
这样的话会起副作用吧,夏翊空想,但顾不了这些了。果不其然最前一圈的粉丝骚动起来,那个拿着他和瑜子萧照片的私生尤甚。夏翊空内心面无表情,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僵硬。
走在他旁边的孙海棠趁乱偷偷逮住了他的手腕,力度堪比瑜子萧。夏翊空猜她已经气炸了,近点说不定还能听到孙海棠气到磨牙的声音。
她打算怎么出去——

正这么想着时夏翊空牵引的人流跟另一帮迎面撞上了。夏翊空才定睛,即时愣住了。
瑜 子 萧。

很显然瑜子萧也看到他了,耍流氓似的做了吹口哨或是飞吻的嘴型。口罩下夏翊空扯了扯嘴角,中指还没比出来便被孙海棠扯走了。

————————————

瑜子萧眯紧了眸子观察面前箕在地上的(单方面的)和自己确立了“公司合作艺人”关系的家伙,而那家伙还抱着手臂大有一副舍弃大我豁出去了的姿态。瞧见了瑜子萧在研究他的眼神,夏翊空中二兮兮地冷哼一声:“这就是你五百万收人头收出的结果?”
“至少现在放在台面上时你的小姑娘们都把我当成你的金主爸爸了。”瑜子萧似笑非笑地托着下巴,“我倒是真没想到你对你家里人什么都没干。”
“你说笑了,我爸的心脏病还真是我气出来的。”
“Wow。”瑜子萧故作惊叹,随后起身走向夏翊空,距离十公分时蹲下与他平视,伸手做整理夏翊空衣领的样子却在碰上时一把揪住,“不仅没有搞你们夏家……还把瑜家的眼线搞死了?”
夏翊空木着脸与他对视,双臂已经软趴趴着撑在地上了:“那眼线不是你的人,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不是你的人,你又在急些什么?”
“瑜子萧,我们合作吧?”

——————————————

瑜墨并不生气,只与瑜子萧用眼神对质着,谁也不让谁。僵局之中瑜墨突然嗤声一笑,好像一切从未发生过:“我就知道你果然会跟姓夏的小子一块儿做这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儿——
你也知道人的最终目的都不过是权财而已,这个家里的人是无法拥有自由的。”
你实在不想呆也可以,以后这些事儿就都交给子晨了。”
听到妹妹的名字瑜子萧的表情总算有些松动,占据了他脸色更多的是无奈。
“你不想让子晨蹚这趟浑水,”瑜墨一手把着茶杯,一手扣上杯盖,“可我也不想你蹚这趟浑水。
“我应该跟你说过,除了把夏翊空带进来这事,其他跟姓夏的有关的你都不能插手。”
始终沉默的瑜子萧垂了眸。
“我知道了。”

“近日人气电视剧《沉渊》的发布会上,在男主演夏翊空的发言过程中现场出现意外,一名情绪躁动的粉丝用刀意图袭击夏翊空,好在工作人员迅速阻止,现嫌疑人已捉拿归案。”
“抓吧抓吧,套不出话的。”
没形象地反坐靠背椅的夏翊空打了个哈欠,最早他歌手出道时也在演唱会上出过几次事故,无一不被夏家优秀的安保条件拦截下来。微博里一群小粉丝忙着圈他评论他问着“哥哥没事吧”“哥哥报个平安吧”,黑子们则嘲着他罪有应得甚至翻他旧账,拿半真半假的信息来科普。这时孙海棠发来消息催他发条微博安慰粉丝,夏翊空烦的不行随便打了不到二十字就发布上去。
查吧查吧,反正连瑜子萧都不知道消息的真假,黑子粉丝又能怎么样?

“嘟、嘟——”

——————————————

“我说过我不是0。”
“我他妈是直的。”
“我跟你说别查,我人头挂腰带上的你信不信。”


end(?)




*几点不方便出现在正文的后记补充:
1。夏氏里头不干净,但是跟夏熲没关系,全是夏翊空带出来的
2。夏翊空属于日常走过场的流量,但是出道确实是靠着正经技能的。他能干但是已经不想干了。
3。一开始事情没那么大的,都玩脱了。
4。瑜子萧纯粹没事找事干(bushi)其实是想脱离家里关系。
5。瑜子萧说的搞=弄死
6。如CP预警是鱼虾鱼,瑜子萧是人格分裂但是并不严重(?)笑笑很少出来
7。还是没写完。就当我觉得挖坑不好填坑吧,瞎jb看看就行我去搞剧情向了,CP糖还是官方来吧。



我要去写恐怖小说了略略略

查看全文

真相是「我们是直男♪」

第三弹,应该没有后续了。玩脱了。
很短,某种意义上的3P。
我爱营业hhh。


*

158L RK后援会-神奇偶像在哪里

看完这么多楼撕逼我来总结一下木木的疑点吧。
一,木木产粮效率不高,两篇间隔一个月两个月甚至三个月都有。
但是一旦组合发新专或者演唱会或者拍mv木木一定会产粮。这点我们只能当就地取材。
二,木木挖的糖点刀点非常细,详情参考隔壁苏格兰太太的考据楼。
三,木木新剪了三家CP的真相系列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我们都头一次见到木木发剪辑,就视频的贴合度你们不觉得木木的手法太熟练了吗?当然如果木木是天才我也没办法。
四,木木的隐私锁得死死的,也从来不会回复——但是有人挖到很早期有过妹子向木木申请授权画片段的事情,那个妹子的信息现在也锁了,可能是退圈了。当时RK名气不大,而且那个时候授权画片段还不流行,所以只挖到这么一次。PS妹子画风是早期少女漫的画风(。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画得下去夏总那个杀到不行的魅惑红长发的。
应该有很多人跟木木太太私信过吧?是不是都是回了句“谢谢支持”?
五,一个谐音梗,薛天慕的慕跟木木的木
六,木木是很早期的太太这个大家都知道,可能算RK粉中最长情的了。但是长情到什么程度大家有发现吗——
木木上次剪的夏瑜里出现了RK大学联欢晚会的片段。
虽然我们很多人有那段视频,但我反复研究以后确认过了,视频里没有木木剪到的那段下台牵手。虽然只有一秒。

179L 今天夏瑜抱抱了吗
看完158L的前五条还没领悟,看到第六条……卧槽您这什么显微镜🙉🙉🙉太可怕了

211L 夏家小甜心
158L怕不是苏格兰太太小号……

222L RK后援会-神奇偶像在哪里 回复 211L 夏家小甜心
我不是,苏格兰太太是我学长(。

233L 一隅
终于有人来扒木木了[吃瓜]
不过也站不太住脚吧,你没有那段说不定别人有呢

272L RK后援会-神奇偶像在哪里 回复 233L 一隅
竟然在这被大佬翻牌了我好慌啊。
可是那段之前可以看出来是校官方视频,现有的官方视频是没有花絮的。
顺便大佬我下一个要扒你了。

300L 一隅 回复 272L RK后援会-神奇偶像在哪里
别别别,给我留条底裤,我还想嗑CP。

319L 苏格兰牧场
一隅大佬语气里充满了欲盖弥彰

346L 一隅 回复 319L 苏格兰牧场


352L 许是无心 回复 346L 一隅


389L 哦摩西罗伊
我靠,RK后援会的神仙CP出现了!


“我说子萧你不是也想跟着扒我吧。”在沙发上躺没躺相的夏翊空贤者一般滑着手机说。
瑜子萧蹩眉。“你也注意点。”
“はいはい——”夏翊空伸了个懒腰,“叫你家格子别玩过头了。”

开会后的薛天慕突然减少了和夏翊空的营业次数,夏翊空则像往常一样和瑜子萧保持着「黄金距离」。薛瑜股暴涨,开始有人在猜夏翊空是不是要单飞了。

@空来尘世V
六百万粉感谢。
独活.mp3

委实说夏翊空的粤语不算好,甚至可以听出他在用台语风格在唱。
唱到「当我未见那人共你肮脏的背影」完,夏翊空突然一转,转进《真相是假》。


1L RK后援会-神奇偶像在哪里
……我真的服了。
其实真相是假这首歌很多视频都剪了,夏总有听过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他为什么会在木木被扒之后发这首?我总觉得六百万粉是幌子,而且真相是假还是从三分之二段开始的。
按他平常的营业手段他应该会唱个真相是真吧?话说为什么要唱分成两段?
说起来他最近和另外两位的互动变少了很多……为什么要这么强调自己在营业?

16L 苏格兰牧场
散了吧,zqsg嗑rps是要受伤的。


“其实我觉得我挺直男的,工作人员里的女孩子也经常会这么说。”夏翊空作无意状用手指搔了搔鼻尖,“希望以后对我的印象能是暖男吧。”
“黑历史……那都是大家以前小时候不懂事,谁还没有个真情实感的时候啦。”
“……这个问题怎么还有人问啊。(笑)据说答题模板都整理出来了——我是跟子萧一起长大的表哥,跟老薛的话就是六年都在同一个球场挥汗如雨嘛。”
“我不自拍是因为我的摄像头不能容纳我的帅气,不是我不帅。”
“独活吗?那首挺好听的所以这两天在循环,然后看到了衍生曲也一起听了。”
“木木?那是什么?哇你们还给薛天慕取这么恶俗的外号吗?啥?不是薛天慕啊?吓死我了。”
“CP?CP也可以不是couple啊。”
“奇怪吗?我们三个平常就那样啊。有的话不用说都知道嘛。”
“你们真的对土味情话很执着……竟然这么希望一个三十岁的老男人说土味情话???行吧——没有你我无法呼吸,送给所有空气。”

“你今天表情管理有点失控。”
三天没跟夏翊空说话的薛天慕看他下台时突然开口了。
夏翊空抬眼看他:“哦。”


@Mary V
虽然很不舍,但是我们的leader再次踏上求学之路啦。
RK组合暂时恢复双人组合。谢谢多年来RK迷的支持。


end


其实还有很多可以挖……我太困了 有问题问我吧@闻秋声 

查看全文

真相是out of character

不够沙雕了,所以你看着玩儿就行了。@闻秋声 
顺便我意外地get了上将×小祖宗(……)唔噗噗噗噗噗




夏翊空有两个微博号,都是VIP8级。
大号作为官方用号经常撩妹麦麸,态度极其直男,一眼就看得出来是在营业。
小号则是真情实感地……嗑CP,嗑CP,嗑CP。
并且嗑CP嗑成了大佬。
瑜子萧早就知道夏翊空嗑CP,甚至夏翊空还拉他求他一起嗑,但是一开始他是拒绝的。
直到他看到了木木的夏瑜文《危险距离》。
哦豁,完蛋。

有人吐槽过木木的人物虽然写得很还原但是遇上瑜子萧时夏翊空总是会莫名其妙变得狗腿,然而微博知名RK粉头一隅推木木的文时买完热门后常常会说这样的夏翊空真的非常还原了,因此不少小粉丝私下会吐槽这位圈中大佬的爱好真的很迷,平常跟她们一样怎么到了对待夏翊空就不走正轨。
“瑜少毒唯加夏总黑粉吧。”这是她们的总结结论。

“我不想去拍小黄曲mv,我要退休,谁快点来给我批准一下,啊啊啊啊啊。”
看完日程表的夏翊空棒读着泥一般蔫在沙发上,薛天慕伸手抽走了日程表:“醒醒吧你自个儿就是队长,要退休去找苏子桃看她削不削你。”
“组合活动十一年只在场七年的队长果然还是开除算了吧。”夏翊空在沙发上打了个滚,“我家在催婚了怎么办啊啊啊。害得我还解释了好几遍之前电视上那是为了节目效果的营业手段。”
薛天慕一脸不想听,顺便在心里又记了一笔。
“既然是营业手段为什么还带着小姑娘们一起嗑CP,一·隅·大·大?”
夏翊空一脸早有预料,回应时只扯了扯嘴角,
“不是很好玩吗?反正都是假的。”

新曲mv一出来RK圈开始涌出大量ABO或者纯开车向视频,由于center是薛天慕的缘故夏瑜圈终于是又落败了。
木木太太没有产粮。
许是无心剪了3p向。
“我觉得瑜子萧是个闷骚,把他按倒从肚子那里切开应该会冒出来一些花七八糟的东西。”夏翊空严肃地作出了判断。
“从把他按倒开始就不对了好吗?!”
“他可能还有一颗躁动不安的少女心,”夏翊空没有理会薛天慕的吐槽,“只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过。”

瑜子萧走远后,薛天慕抱臂站在门口拦在了夏翊空面前。
“兄弟我们有话能不能出了厕所再说???你看这人来人往的保不准会有私生看到来按头。”
薛天慕看上去是犹豫了一下,随后揪小鸡一样把夏翊空拎到了楼梯间。
“溜粉很好玩吗?”
薛天慕露出了真情实感嗑rps的粉头CP被拆时才有的表情。夏翊空愣了一下,愣是没在楼梯间直接大笑出声。
“你这不对啊,直男麦麸怎么能叫溜粉呢,一切都是为了宣传嘛。你要是看着我和子萧绑定不开心我们可以拉着你three players嘛。”
薛天慕一脸要英勇就义:“你老实说你跟瑜子萧到底是不是真的?别告诉我我这十年CP白嗑了!”
“嗯?”夏翊空挑眉,“一半一半吧。
毕竟我真的是子萧的哥哥嘛。”

薛天慕打开木木的微博号时发现评论里一帮人@去留无意,顿时毛骨悚然。
瑜子萧又干什么了?
薛天慕随手摁开一个字数多的评论,“瑜少竟然嗑薛夏!我是不是有生之年能嗑到三个人走在一起三个人都觉得自己是电灯泡的剧情!”
???瑜子萧掉马了???薛天慕心存疑惑,又点开了另一条:“木木太太快看笑笑给你点赞了!!!”
薛天慕抽了抽嘴角。
薛天慕敲了敲瑜子萧的门。
出人意料地瑜子萧马上就开了门,看到是他时难得出现了表情波动——是歉意。“薛……我那个……上错号了。”

夏翊空说:“晚上开会。”
薛天慕有些诧异。按理来讲现在出现“瑜子萧嗑CP”这种爆点新闻苏子桃肯定会亲自来把他们叫到一起语言处刑,这次怎么换夏翊空了?即使夏翊空是队长以前也从来没有过苏子桃让夏翊空转告开会的情况。
薛天慕有种不好的预感。

“第一我要点名老薛。别那个眼神看我我又不是要批评你。”夏翊空敲桌板,“知道第一次给你打榜的人是谁吗?
是小祖宗啊。”
预感成真了。
“她一开始是没告诉我,一直到我去美国前码同人文被她抓包了。那篇就一直躺尸在我U盘里,CP是夏瑜,亲情向。”
“小祖宗是画手,还是rps圈排行数一数二的太太,当然对于rps这种危险边缘的圈子说数据没什么卵用,但是桃子太太的名号你们绝对听过。”
薛天慕觉得lay了。他不但听过,还上了她的黑车。甚至——她还来申请授权画他文中的片段。
“后来嘛你们也知道,小祖宗那个忙啊,于是买热门打榜的重任是我在担了。啊当然这个是我自愿的跟小祖宗没关系。”
“啊顺便,老薛你要小心了,”夏翊空的眼神犀利来起来,“扒你的那条帖现在好像挖出一点真的了。”

“第二我要批评子萧了——”
薛天慕看见夏翊空立刻铁青了一张脸瘪了嘴,眼睛盯着瑜子萧,不知道在想什么玩意儿。而瑜子萧则像以往一样理所应当地回往,眼神透澈清明,就算是没有他也能硬从里头读出无辜的情绪来。
夏翊空被扎的气球似的泄气了。
“现在我们放出的消息是你搜消息时手滑,以后别再出这种错了。明白吗?”


tbc

查看全文

處刑

其實沒有標題,處刑處的是我的刑

*LO|含少量LT/TO
*很土的強A弱O20字滑板車 夏有缺陷
*原始設定on 體格差是178/70 172/59
*二設年齡雙26
*私設很多

*
*
*
*
*
*
*
*
*
*
*
*
*
*
*


one


請入鈴打破了監管室的死寂。
「我是L。」
來人簡單粗暴地報上名號,聲紋鑒定給予了通過。

路允澈依舊埋沒在數十管子之下,往常翕動的長睫毛此時死一般一動不動。昏昏欲睡的beta護理士被撕裂的拉門聲驚醒,眼看著夏翊空雙手揣褲兜大步流星走了進來。
「四隊……」即使是對著夏翊空那張臉護理士也沒忍住脾氣,「您家精列現在不能受alpha信息素影響,他的抑制劑已經用到極大量了!」
夏翊空斜他一眼,鼻子一歪冷哼一聲,走到心電圖面板前去端詳掙扎得艱難的圖線,隨後摁下了一旁對講按鈕。
「我是L。」
夏翊空一字一句硬腔吐話,死板堪比機器:「我申請辦理取消第四隊精列長O的護理工程。」
「收到訴求,即將為您答復,請稍等。」

在護理士震愕的目光中管子一個個被拔起,夏翊空脫下外套掩過路允澈乾瘦的光裸身軀後將他抱起。出門時夏翊空再沒回頭看過一眼,懷裡沈睡的路允澈的體溫正在走低。
這不該是一個omega在發情期該有的溫度,他甚至聞不到路允澈信息素的氣味。夏翊空完全不知道路允澈被帶來檢查後經歷了什麼,但路允澈白得發灰的不如尋常的臉色讓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夏翊空。」
夏翊空向聲源望去,是第二隊隊官謝安川。「哥。」他諾聲,並不停下腳步,依舊徑直向前走去。
「改造實驗結束了?」
夏翊空不吱聲。他根本不知道有改造這檔事,只知道上面的瞞著他逮了路允澈這個異類去,「為了更好地統治隊裡的omega」,他們是那麼說的。但不回答謝安川實在不禮貌,夏翊空思想鬥爭後才開口:「我不知道。」
想也知道謝安川不是在問他,這不過是加了問號的肯定句。謝安川肯定知道這檔事,誰叫謝安川是上頭的一員呢。但夏翊空還是老老實實回答他自認為的標準答案,表現得蠢點總有好報。
謝安川走來試探了路允澈的鼻息。微感還是有的,卻快是要罷工了。他偏眼瞧瞧夏翊空,想是該告訴小朋友一些真相了。
「現在帶他出來太早了,他前天剛全身換血,身體狀態還不穩定。」謝安川嘆了口氣,「我原來以為他早就被你標記了,結果檢查出他的腺體還是原始狀態。如果他早點被標記就不會恢復得這麼慢。」
夏翊空將路允澈安置在車後座後進了駕駛室。「他是我的命,不是我的omega。*」他擺擺手,駕車離去。


two


夏翊空是上高速時聞到後座的信息素的。那已經不是路允澈原本的薄荷清香了,取而代之的是濃烈尖銳的香水百合氣味,夏翊空猜那是從哪個omega軍姬身上換下的血,乾淨而色//情。
他不能停車。小腦開始要鬧罷工了,即便顫抖雙手他還是盡量讓身體和車子連在一起保證慣性足夠大,從而不那麼容易改變狀態。
聽到抽噎呻吟聲時夏翊空肩部略微顫抖了,但方向盤還好好把在手裡沒有飛出去。夏翊空佩服極了自己的定力,順帶埋怨自己窩囊幾年也就這點有用,有性慾還能假裝自己性冷淡——就怕再多憋幾年就成真的了。
他猜路允澈根本還沒有醒。

夏翊空有過一陣自己彷彿在香水百合花田裡的頭暈。那氣味刺鼻得劇烈,但再有一百米這段絕人之路就要結束了——

天黑了,軍捨是絕對回不去了。夏翊空無路可去,公款消費或許是無法避免的了——
「夏……」


他總能在夢里看見那個十年前就死去的女beta,他看路允澈的眼底倒映的也是她的影子。
那裡頭有沒有情慾夏翊空不知道,但他知道那份羨慕的情感他和路允澈是重疊的。他和路允澈綁定在一起26年,卻從來沒有過易感期和發情期的重疊。
夏翊空突然想起自己是沒談過戀愛的。那麼他對路允澈,甚至是親愛的女beta的情感到底算什麼呢?

「夏……」
他們在荒郊野嶺里停著的車里草率地做//ai。這裡沒有人,沒有監控。路允澈身上流著軍姬的血,但路允澈還是路允澈。
夏翊空殘存著最後理智,在路允澈後頸的腺體上猶豫許久。他還是不那麼希望路允澈就這樣跟他一輩子徹底綁在一起了。
他的進入太過生硬,他能聽到路允澈在痛呼。他沒有帶安//全//套,潤//滑//劑也不可能在車上準備。他親吻他,路允澈眼角都是乾涸的淚印。他們的眼睛呆滯地相對著,彷彿只是在完成一次公式的任務。
也確實只是一次公式的任務。

路允澈身體發熱,夏翊空抽空試探了一下他額頭,指尖遞來一陣滾燙。
是抑制劑過量的排異反應。夏翊空頓時有些慌了陣腳,他沒想到路允澈不光體質,連抑制劑使用極限也和其他omega不一樣。
路允澈突然一聲驚呼。壞事兒了,生//殖//腔被頂開了。


three


「為什麼不標記。
「都已經進去了,你為什麼不標記。」
路允澈就算是醒了也懶得睜眼,實在沒什麼力氣坐直只好躺著哼哼。
夏翊空始終保持著正確開車姿勢。他現在完全沒有心情討論這個問題,他覺得自己需要在賢者時間里好好靜靜。
他聽到路允澈在後座倒抽冷氣。車里沒有暖氣裝置,他只能關上全部窗子。燥熱的快//感早就過去,夜晚的寒冷悄悄從窗縫摸了進來。
「夏翊空。」路允澈嘟噥,「要不是跟了你二十六年我他媽還以為你是個beta。
「信息素沒有氣味,讓omega當你的副手,二十來歲了易感期都還沒穩定,對發情期的omega也硬不起來——」
「你把自己當成我的附屬品了嗎。」軍營近在眼前,夏翊空卻踩下油門,「你早就知道他們要帶你去做什麼,對不對?」
路允澈背過臉去,本來就微弱的聲音此時更加不清晰:「……結束了……」


four


「你是有史以來第一個omega隊官——」
路允澈凝眸含笑,有如十年前他才入隊的模樣。

實驗失敗。




fin




*他是我的命,不是我的omega:初始設定「路允澈是夏翊空的精神實體化」
所以這樣想想真實的某人可能是beta呢(。
*因為圓不起來強行結尾了。所以有人來猜猜一開始的實驗是為了什麼嗎(×)
*four沒有過多含義,純粹是歸於輪迴,夏翊空每一次都會被路允澈逼到退伍。
*好慘啊。

查看全文

真相是____

*很零散,看着玩的口水段落
*试图沙雕
*薛:滚鸭
*什么CP随便感受 可能CP都没有
*我流男子青年偶像设定
*今天夏翊空营业了吗?没有。


*

呵,男人。
薛天慕选择对刚溜的撩完就跑的男人翻个白眼,下一步是拿出手机在备忘录上记了一笔。
大猪蹄子。

薛天慕心很累,薛天慕不想营业,薛天慕觉得他可能要退出RK以示推CP。
RK作为当红男子偶像组合自然少不了营业炒作,拉CP也是再常见不过的手段。主流是薛夏和薛瑜两家。在这两家蓬勃发展时出现了邪教一般的夏瑜,并且人气急转直上。夏瑜有个雷打不动人见人爱的镇圈太太木木,而镇圈之宝是木木太太的文《危险距离》,以高还原正主为称,甚至吸引了不少旁家入股。只是木木太太从来不合作也从来不回评论,只是发文,发文,发文。
所以从来没有人会真正知道,薛天慕就是木木。

薛天慕一点也不想知道夏翊空和瑜子萧在荧幕上永远保持着距离并且总是强调两人有血缘关系的目的,毕竟不管怎样他都是深受其害的那个。薛天慕只想纪实讨伐大猪蹄子,哎呀,又是一篇同人出来了。

“太太写的夏瑜真的太好看了……!忍不住爬墙!”
咦?又有新粉入坑了。
“我差点以为是真的!太甜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不你不用以为,这他妈就是真的。
“拥抱依存症这个设定我好爱!不过他们两个好久都没抱抱了……”
狗屁。薛天慕斜了眼锁着门的隔壁,发出了被溜粉的冷笑。

木木太太是写清水文出身的。然而看过木木太太开车的绝对是夏瑜圈初代元老。当年的薛天慕尚有过一丝被撩与想撩的春心萌动,写出来的夏翊空顺溜儿做了流氓,而瑜子萧还是被吃干抹净的天真小可爱,然后他自己也要进去插一脚打扰。自从发现姓夏的大猪蹄子即使当了受也能溜粉溜得身姿矫健,薛天慕在心里把夏翊空拉进了黑名单,但在镜头前还是很好的保持了RK总攻形象,左戏夏翊空右抱瑜子萧。
夏翊空差些没在后台跟他打起来。

薛天慕觉得好烦。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跟瑜子萧的关系抖搂出去?”
“别啊,”夏翊空完全不打算放下狗的人设,“你不知道现在小女孩就喜欢嗑直男跟直男的爱情,抖出去组合掉粉你也有份儿哈。”
“我退出组合成全你们二人世界,拜托别再拉我麦麸了,我可是直男。”
“所以跟你说别呀,”夏翊空憋出两眼睛楚楚可怜的眼泪,“女孩子不都喜欢你这样的?再说现在热门CP都是你攻耶,你很占便宜了猴不猴?”
夏翊空的台湾腔是真的把恶心点捏得恰到好处。薛天慕满肺窒息,看着夏翊空远去的背影忍不住气哼哼地唱起《真相是假》。
……得,cut一波吧。

找出近几年的视频感叹了几句自己和夏翊空的过度营业,薛天慕剪了薛夏的《真相是假》,顺便剪了一点智障花絮。找到八年前的资源时薛天慕恍惚了一会儿,最后只好嘲笑二十出头的他们三个真的有够沙雕,当然瑜子萧是跟着他们才沙雕的,solo的时候绝对正经。
竟然有他和瑜子萧一块玩儿的合集。薛天慕想了想,想起那段时间夏翊空因为进修出国去了,RK长期以他和瑜子萧为单位活动。
我靠我还跟瑜子萧搞过这种营业。薛天慕咂咂嘴,怎么办好像薛瑜确实很好吃,虽然他撩瑜子萧已经是日常了,但他自己完全没有感觉是在撩。薛天慕觉得自己不能再看圈内小姑娘的同人了,这种带私情的文字容易影响他创造。
但是薛天慕还是手痒痒地剪了薛瑜的《独活》。

薛天慕在文档里找到了十一年前的万恶之源——大学的文艺汇演。
太糊了……非主流杀马特造型引爆了薛天慕的羞耻点,薛天慕差些要关视频,鼠标在红叉上时看到了夏翊空勾住了瑜子萧的肩膀。
薛天慕陷入思考。
然后剪了夏瑜的《真相是真》。

“我靠木木太太也太勤奋了!!!薛夏瑜女孩的春天!!!”
“木木太太竟然还吃薛夏和薛瑜……”
“不不不楼上的我jio得木木太太可能不吃薛夏不然怎么会剪这样的be视频?”
“呜呜呜我不管,我一秒回坑薛夏。”
“剪得太棒了!!!明明是同一首歌啊啊啊啊啊,木木太太连这么早的资源都有真的RK真爱了😭😭😭”

瑜子萧叫住了薛天慕。
“你是不是还有以前文艺汇演的视频原片?”
薛天慕愣了两秒。“……哈?”
瑜子萧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一字一句:“木木老师。”
“……我求求你不要这么叫我?!”

“喏。”薛天慕抽出U盘,“太糊了。”
他撑着脸看瑜子萧。“你也看小粉丝给咱搞的那些同人?”
“……我是木木老师的粉。”
“我靠。”薛天慕捂脸,“救命啊被蒸煮找上门了。”
“我是许是无心。”
“……?????!!!!!”
许是无心,三家CP都产粮的著名粉头,RK第一cut手,剪的视频某站上播放量在RK标签下数一数二。
“以前看别家粉丝觉得她们剪着挺好玩儿。”瑜子萧说,“我试水了一下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你这样让我怀疑夏翊空是不是也在产粮。”
“他产过,就最早那两年,他出国以后好像就没心思了。”瑜子萧顿了顿,“现在偶尔会来我cut下充电或者给你买热门,因为你不是在LOFTER就是在微博。”
“……好我知道他是哪个了。”


-tbc-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下文

查看全文

*很少

*几个夏瑜的片段正文估计写不出来就堆着了

——————————————

“我现在才发觉我的十四岁已经离我这么远了。”
夏翊空翻着相册,听到身后慢踱而来的声音也不抬头。瑜子萧在边上落了座,也不发一言。夏翊空瞥过他一眼,而后指着相册里那张最早的二人合照轻声笑了。
“你真是我短暂一生中最美好的意外。”

——————————————

夏翊空和瑜子萧永远也绝对无法进行到最后一步。这一点夏翊空心知肚明,但他无法确认瑜子萧是否同样心知肚明。
他终于想好好问一问瑜子萧时,瑜子萧已经不在了。

——————————————

他知道瑜子萧在这世上的时间不会长,所以他眼里只有瑜子萧的好。
和被瑜子晨捅死的瑜子萧。


查看全文

碎片

*幾個夏先生中心的片段
*他真的很A。


*大 退 步


——————————————

獨鬥


「7點8分,快點。」
幾乎整個人要貼上監控屏幕的孫海棠異常急躁,就在她所見的方向上敵方已經有人悄悄摸索接近夏翊空,夏翊空似乎還渾然不覺。對講機聽筒里只有斷斷續續的喘息聲,時不時伴上幾聲咳嗽。
就快來了……孫海棠捏著麥的手開始不住顫抖:「夏——」
「噓。」
被打斷的孫海棠愣住片刻,隨即慢慢從屏幕前退後——退到椅子坐下。原本一動不動的影子開始搖晃;伴隨著屏幕里那條手臂逐漸抬正,兩聲槍響遂在聽筒中交疊著炸開。
孫海棠滿額冷汗,若不是怕影響到夏翊空判斷她幾乎要喊出聲來了;在他們兩個都沒注意到的死角方向!孫海棠迅速縮放監控畫面,夏翊空的影子更加不清晰了,模糊到她幾乎不能確定那是夏翊空。而原本的死角方向里有什麼一閃而過了。
「海棠。」
「你怎麼樣?」孫海棠試圖勻平呼吸,冷汗落在了操作台上。
夏翊空沒回答她,喘息聲也漸漸弱下。「你聽我說。」
「有事回來再說,」孫海棠盯死了另一個移動的黑影,「2點13分,小心。」
那頭的夏翊空似乎是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揪准孫海棠話音剛落時間馬上接話:「就一個字。」
孫海棠還在估算著另一個影子距離夏翊空還有20米左右:「快說,他快過來了。」

「啾。」
「……啊???」

——————————————

北里13號-前


舊創口重新撕裂了。夏翊空捂著左腹,手槍卻仍然鎮定地穩在同一個高度。
沒有子彈了。摁到差不多時夏翊空松開左手抹了把臉上還在冒血的傷口,先是一聲輕笑,隨後分貝逐地疊加。
孫鎮樾繃著眉頭盯著他。他對這張跟自己有些詭異相似的臉有著說不來的厭惡,並且厭惡隨著夏翊空越來越大的笑聲一層一層添加。
「我早就知道是你乾的……」夏翊空丟下手槍踢到一旁,「大舅子,啊不,哥——你說如果海棠知道你現在這麼對付我,她會不會半夜敲門找你理論?」
孫鎮樾面無表情,右手重新舉起了槍,槍口重新對準了夏翊空的胸口。
「我這十幾年來都沒鬧懂您怎麼就這麼不待見我呢。」
夏翊空慢手慢腳踱步上前,嘴角保持著上翹,下唇卻磨得鮮血淋灕。
孫鎮樾沒開槍。夏翊空在他的視野里放大,遂固定下並握住了他的槍口直接拉過靠上心口。
「這槍要是走火了,來敲門的可不止海棠了。」

——————————————

禁忌(花吐八)-對不對三連


「不明白我在說什麼嗎?」
夏翊空似笑非笑一手搭上瑜子蕭手腕,趁瑜子蕭還沒握緊的空檔夏翊空收緊了手一把將瑜子蕭的手連同手中的刀扯到自己喉前。
「你也覺得奇怪,對嗎?情感清洗手術應該是成功的,對吧?」
瑜子蕭咬咬唇,想把手往回收,誰知夏翊空力氣大得嚇人,他若是再掙扎就真有可能一不小心把夏翊空的喉嚨扎了。
「現在看來它失敗了,對麼。」
腕上力道有些鬆動,瑜子蕭意識到夏翊空可能想幹什麼,急忙將手往外抽。匕首哐啷甩在地上,本來已經向後傾的夏翊空抬起原本撐在床上的左手拉過瑜子蕭的腰,瑜子蕭重心一斜跟著倒在了夏翊空懷裡。
喉根又一次開始瘙癢,夏翊空避過瑜子蕭的臉衝著邊上咳嗽。深藍的花瓣層層疊疊重出紫色斑斕。瑜子蕭找准位置將手心壓在床鋪空隙中要撐起身軀,不料夏翊空扣住了他的腰不讓他起來。
難得瑜子蕭也開始沒話找話了:「……但是時間不多了。」
「我現在應該在前線,應該在子晨現在在的地方,應該在指揮,應該在作假。」夏翊空保持著臉朝邊的姿勢,先前的笑容已經收拾一去,「你是來叫我的吧?」
「……是。」瑜子蕭略帶艱難地彎過手臂掩住嘴,摻雜了花香的惡心酸意一個勁兒上湧,「……你剛才說的……」
「子蕭——」

「時間不多,但不代表沒有時間了,不是嗎?」












最後一段寫得太難受了,不寫了。
我他媽就是個爛貨。淦。

查看全文

沉渊(上)

我给自己挖的坑越来越大了艹
别点推荐,要脸


*主线瑜夏瑜 有大地雷
*有车后.真·脆皮鸭
*狗血豪门生死恋(并不是好吗
*所以ooc 我已经不认识他们是谁了


————————————

薄荷香气自房间中央的香坛弥散开来。除去浴室,整个房间只有床头柜上的古色木灯颤巍着发亮。瑜子萧几度抬到嘴边的烟最终还是被丢在了床边。透过浴室门传来水流击打人体与地面的声音,不加注意不会听见缠绕在水流声之间的微弱喘息声。红酒与碎片肆意延散了一地,张牙舞爪。瑜子萧颇为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酒精气味绕着他久久不愿远去。
浴室里的流水声逐渐小了。接着是一阵窸窣,窸窣后是门把扭转,在越来越宽的门缝中收拾整齐的夏翊空走了出来,贴在颊边的头发仍垂着水珠。瑜子萧仍然半躺着,毫无送客该有的表现。浑然不觉似的,夏翊空踱进了碎片堆中央。
“我要走了。”
像是在期待什么,夏翊空在床铺仅有的一点边缘上坐下了,他的睫毛翕动在空气中,眼角的灿红始终不曾消退。瑜子萧则连眉头也不抬一下,只是盯着他的脸,露出了满是怜悯意味的笑容。

“就最后一次……”
“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

天子跌落神坛,是群众再喜闻乐见不过的。同理,占据人群视野三代的夏氏崩盘,也成了群众快乐的饭后谈资。夏熲病逝,产业亏空,现在夏氏仅存的面子都挂在成天需要抛头露面的夏翊空脸上了。一时间夏氏的债头全压在了夏翊空身上。紧接着与夏氏同母系的瑜氏收了残破的夏氏的消息顶上了头条。

“是子萧的意见。”瑜墨双手交叉撑着下巴,狐狸似的丹凤眼笑得意味深长,“你之后要怎么办你可以自己选择。”
夏翊空稍低着头微垂着眸,嘴角似笑若无。瑜墨或是瑜子萧当然不会那么好心,只不过他也需要自己再发光发热不然他随时有可能无得活命。
“我能不能跟子萧谈谈。”

瑜子萧跟他见面次数不多,两只手可以数得过来。只不过相对于夏翊空这种浮于表面的光鲜,尽管他私底下手段再怎么花里胡哨,也比不上瑜子萧在道上的地位和名声。瑜子萧是实打实的继承人,是瑜氏现在的总裁,未来的领头羊。所以即使见面次数少的可怜,大一岁的夏翊空也没少被拿来和瑜子萧比较。夏翊空已经被比较得麻木,自觉地会去了解瑜子萧的消息,他甚至有点羡慕,瑜子萧走的路原本应该也是他走的。再说瑜子萧也不缺脸蛋,反而自己这种稍有娘娘腔气质的更容易招黑。

尽管微乎其微,夏翊空也能察觉到瑜子萧看到他进来时瞬时转换了表情。夏翊空颇为诧异,明明这样的表现放自己身上还合理些,瑜子萧有什么帮他和两张面孔对他的意义?
谁想到瑜子萧一开口就让他头皮发麻寸步难行。

“——哥哥。”

————————————

夏翊空想自己没在怕的,只要他和瑜子萧的关系一天没被挖出来大家爱怎么黑他他都乐得见。
瑜子萧跟他说有时间在这上面心机不如一起来讨论马哲。夏翊空义正辞严地拒绝了,想他考研时所有科都过了只有马哲踩及格线。瑜子萧回应的笑像浸了咖啡,接着把冰箱里唯一一瓶啤酒丢给夏翊空。
夏翊空想这个瑜子萧可能是什么人冒充的,瑜子萧不该是这种笑容。他没说出来,接着瑜子萧就稍稍仰头啃住了他嘴唇。吸吮,纠缠。夏翊空这样应付女孩子次数已经不少了,只是对象换成瑜子萧的时候他愣了足足五秒。

夏翊空不喜欢在做//爱时看到瑜子萧的脸,所以每一次都是背后,任凭瑜子萧折磨他耳朵。他也记不太清他们是怎么谈着谈着谈到床上去的,走到最后一步时他才突然反应过来,哦瑜子萧可能也是个gay。但瑜子萧的表现又不太像,无动于衷的态度倒像对性//生活毫无追求的人。夏翊空爱死了光环底下的瑜子萧,他无所谓瑜子萧的真实,尽管他完全知道。
“老实说我不是0。”夏翊空笑笑。瑜子萧没有回答,只是递给他一支烟和一个打火机,自己的手上则什么都不留。

“还有几次。”
夏翊空不喜欢这样计数,最好他能把瑜子萧留住——不对,瑜子萧肯留住他。瑜子萧什么都好,他认真了这么想。他甚至罪恶地想到如果夏氏没出事他是不是一辈子都没法接触到充满光亮的瑜子萧。他忘了一开始提上//床的人实际上是瑜子萧。

————————————

“夏氏现在和瑜氏是合作关系。”
夏翊空表面从容不迫,内心已经在悬崖边缘挣扎。是他大意了,他还没过气,他还是个一线,他身后还被一帮男男女女盯着。昨天晚上的酒席喝太多杯让他直犯胃疼,夏翊空皱了皱眉头开始计时他什么时候能离开。
“谢谢大家关心……夏氏的未来我也不敢保证,只能说听天命。”
夏翊空尽力绽出一个神叨叨的笑容,他的头也开始疼了,他开始想夏熲推他出来当门面掩盖夏氏黑暗底子果然是个错误。旁边的助理孙海棠实在看不下去,开口几句比夏翊空说的还漂亮的场面话驱赶娱记,两分钟的路终于用二十分钟走完了。

“真是下了一盘臭棋,你干脆趁早退出娱//乐//圈算了。”孙海棠黑着脸将杯子摔到桌上,酒红的发尾也气得一抖一抖。
夏翊空拍板说他觉得这想法很好,最后还是萎下去说他根本做不到。
他开始猜测瑜子萧会怎么应对娱记五光十色的提问。瑜子萧肯定不会慌,说不定还能答得很精彩。夏翊空隐隐约约感觉另外某帮人的枪口已经对上了他脑袋,不过他不在乎,只要他和瑜子萧的关系还没被爆出来。

————————————

“两百万,就这条消息。”
瑜子萧脸上波澜不惊,嘴角还有轻易不可见的勾起。他想的没错,夏氏怎么可能因为老大的死就轻而易举垮台。
就算是夏翊空也很可疑。夏翊空在他面前表现得像个傻白甜,可瑜墨早就警告过他夏翊空肚子里的黑水只会比他更多不会少。
“两百万?”对面的人眯了眯眼,“瑜总觉得现在还是几年前吗?”
“最多五百万。”瑜子萧没有收住笑意,“你知道你的前辈怎么死的吗?”


tbc

查看全文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