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我不知道

好 好他媽的

這回是四年前的至於鬥獸場講了什麼鬼故事我他媽早忘了草

我以前寫的真的都很好玩(自信




【斗兽场番外】【原定原型逍遥津后取消】【权步/权凌】


跟那天的光一样,孙权又一次差点被烁瞎了眼。

不同于那天的是这一次没有凌统,光是直剌剌向他冲来的,在他身上和眼前一层包一层裹,不只是视网膜里头,甚至连皮肤都有种要被扒下的感觉。


在孙权差点以为自己要被那光芒五马分尸的时候,步练师着急的叫唤声猛然扎入了自己的耳蜗。孙权一下就惊醒了,冷汗已经黏满全身。眼睛因还没适应环境而眯了个紧,孙权完全看不到身边有什么状况。

他刚想起身,那疼痛感竟又席卷而来,他吃痛地支吾了两声,马上倒了回去。

“仲谋……你醒了吗……?你醒了吗……”

步练师的声音模模糊糊出现了哭腔,声线上下起伏虽然不大,听起来更像是喜极而泣。

“仲谋……好好躺着……你现在伤没好不能乱动啊……”

伤?

孙权一愣。受伤?似乎有这回事儿……好像就是在刚才?……刚才……刚才好像是被追尾了……没记错的话似乎还看见了曹氏集团的张辽……说起来……跟他一起回来的……

“……练师!公绩呢?公绩他人在哪?”

孙权也不知怎的一把就抓住了步练师的手,步练师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但随即镇定下来反握住孙权的手,“他在楼下的病房……他的伤比你重……倒是好得比你快呢……大概是他的身体素质比你好些……”

“……哦。”孙权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却在听步练师念叨其他人时心里一揪:“陈武他……没救过来……。徐盛潘璋他们救过来了……不过情况还不是太好……吕蒙甘宁他们和凌统一间病房……”

步练师的声音戛然而止,四周变得一片死寂,耳中只有胸腔里的什么在咚咚咚地打着杂乱无章的节拍与床头闹钟在滴答滴答。

“……没了啊。”

他又开始嘟囔起这句他重复了十五年的话,无限循环着。

“大虎小虎还不知道吧……她们的爹竟然愚蠢得落到这步田地。”

孙权自嘲着,恍惚间却感觉步练师松开了他的手,听到了步练师的脚步声并且渐渐远了,从头皮凉到了脚底板,“练师?练师!你要去干什么!”

没有回应,脚步声也没了。步练师已经走远了。


步练师带着孙鲁班和孙鲁育进病房时孙权已经用被子把自己包成了粽子装死人。好气又好笑地上前把被子扒开来,“别怂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更愚蠢啊。”随即招呼孙鲁班和孙鲁育来看孙权。

“练师你知道我心情不好还涮我……你把大虎小虎带来了?!”

“你该不是想一味骗下去吧。”

没等步练师回答孙鲁班先抢了话头,“不用妈来告诉我们,我们迟早有一天会知道的。”

“就像你这个态度对付你那些工作迟早会出事一样。”

查看全文

破拆計劃(一)搬運

這是我唯一一次超過兩千字的更新我決定把它搬過來

三年前我的肝功能怎麼這麼強

不是新的 很舊了 我最能肝的那段時間的








仇颖靠坐在窗边。温软而不刺眼的阳光大剌剌地铺满了她的脸,仇颖盯着手中的合同书目不转睛。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一声枪响打碎了她所有的动作。


那颗子弹冲击过窗玻璃,撕擦过合同书,最后跟衣橱打了个照面开了个花。


仇颖第一反应是朝子弹射来的方向看去,好巧不巧捕捉到一个下一秒就消失了的黑影。她收了收眼,盯回爆裂的玻璃,脸上和手上突然刺来微弱却钻心的疼痛。玻璃碴扎在皮上,仇颖皱了皱眉下了窗台走进盥洗室擦掉了碴子,用双氧水清洗了伤口, 从一旁翻出邦迪随意地缠了上去。


她过分冷静,即使她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措施是否有误。实质上就在上个星期她的公司里也有两位同事在家遭到了枪击,一个中肩膀一个中腰。仇颖一边感谢这次目标只是她的手指让她有时间给自己冷静,一边拨出了110。


她想着。如果她没猜错,约摸开枪者是某个最大的竞争对手公司成员。而他们成为先下手的目标则是因为他们参与了某有关部门设计的经济工程。


仇颖也通知完曲奕航后思索着还有什么认识的人是这项工程的参与者,汗颜地一想似乎里面有顶掉多人工作的有着保镖的副董事和另一帮她没有联系方式的员工的参与,她的通知是没有什么用途,只好摇摇头放下手机。


手机在被关闭之前由于仇颖的划拉而出现了剩下的一部分通讯录。过程中仇颖余光扫过屏幕,却不禁冒了冷汗。


还有那个算得上是她的青梅竹马的女人苏莜,是工程的执行员之一。



仇颖当下就给苏莜打电话。然而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来得太快她甚至来不及反应,仇颖自己颤抖的手指不经意间摁掉了通话。


仇颖才想起来苏莜已经不住在月城而是举家搬去了霞岛,她却没有地址甚至是苏莜的同事也没有。电话明明应该没有换,一个星期前还打得通现在却成了空号。她甚至没有苏莜父母的电话,更不说她从未谋面的苏莜的丈夫夏子凡。


仇颖陷入了沉思,最后却得出了苏莜已经知道可能被袭击而逃命的结论。她实在不是不担心苏莜,只是实在无能为力只能靠臆测给自己一点心理安慰。



仇颖被监护着来到了医院。大约有五年没来过这里了,再次来到这里居然是为了看望之前受枪伤的同事顺便问出点线索。有一瞬间仇颖还以为自己还在什么大片剧组里当演员,直到看到傅见芸一副好死不死的表情瞪着自己缠着纱布的肩膀时仇颖才打消了幻想。


仇颖跟傅见芸严格来讲不能说是认识,只能说是互相知道名字。所以在仇颖见到傅见芸时第一秒只想得到对方姓傅。傅见芸看她来了,也只有笑笑,一个字也叫不出来。


“仇颖。”她干脆自我介绍,不过也不能算自我介绍,因为这介绍简短得只有她的名字。傅见芸点点头,了然的表情写在脸上,然后尽力探手指了指床卡,傅见芸三个字在姓名栏上凌乱。


“我肩膀受伤。但我当时被疼得吓坏了,完全没敢看子弹从哪里打来的。”傅见芸垂着脑袋,十指互相地纠缠,“而且我晕血,看到自己肩膀就昏过去了。”


仇颖将手指搁在傅见芸眼前。“抱歉。看来我运气好。”


傅见芸扫了两眼仇颖手上的OK绷,抿嘴笑笑:“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我是想啊,那个人的目的说不定一开始就是为了恐吓我们……程度依次减轻。老吴中的腰……他年轻时腰就受过伤,这次可真是巨大打击啊。”又扭头看向窗外,“老吴可是那个项目的策划协助之一啊。我呢……我一管钱的,地位当然比老吴差点。还有就是你……”


“建筑蓝图设计。”仇颖抢了一步说话。傅见芸生硬地回了声“噢——”,又见怪不怪地白了一眼。“我早就知道了。”


“……哎?”


仇颖愣了愣。之前傅见芸刚看到她的时候明明就是完全地面对陌生人的表情,为什么会知道她的事?


“侦查员啦,侦查员。”傅见芸耸耸肩膀,“那群侦查人员,里面有个打扮得乱七八糟的女的跟我说的,就我前面说的那些恐吓还有我们三个人的职位排列什么的都是她跟我说的。虽然我一开始是觉得那个开枪的家伙瞄不准。”说着斜了仇颖一眼,“哦,你看上去倒是比那个侦查员好点,不过在我看来啊,你们那什么玩意儿的妆都是乱来。”


乱来?仇颖瞅了瞅面前明显大自己一轮的女人,勉勉强强当做是前辈不懂现代化,干笑两声不说了。



仇颖刚准备退出房间,脚步却因想到了什么又耽搁了下来。


“您刚才说的那个侦查员,多大年纪?”


“哦,看上去比你小点吧。”


“……那您认识苏莜吗?宜达集团的,也在这个项目。”


“废话,那女的不也是项目执行员之一吗?我是没见过。问这个干什么?”


仇颖双手一凉,“那您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


“谁知道!说起来那女的听说年纪也不大,那么高位置也不知道捆住哪个老男人上去的。现在都撂挑子溜啦!谁知道那些钱有没有被她卷走了。”



吴楚洪的房门被敲开时,他还僵直着身子在床里呼呼大睡。仇颖有些尴尬,退出了房间靠在墙上开始思考。


傅见芸刚才说的,苏莜撂挑子跑了?意思就是说联系不到人了?看来苏莜屏蔽对象不止她一个。


但以最坏的结果想,策划协助的吴楚洪被人直接打了旧伤口,在其之上的主策划的执行员苏莜,说不定已经被灭口了。

不,这怎么可能呢。仇颖把头摇成拨浪鼓,克制住胡乱来的思考,把重点放到了别的地方。


傅见芸说有侦查员把包括自己的这几个被人枪击的人所进行的项目以及之间关联都告诉了她。侦查员了解情况合情合理,但是为什么会想到是恐吓?还有那之间的关联。且如果吴楚洪也被告知的话,那个侦查员早应该来找自己了。这么想想,在她下午三点报/警到现在晚上七点这段时间,中间时长只有四个小时,那个侦查员不知从哪里赶来到这个地方并且把猜想告诉了这两个人,又马上离开。


按理来讲那个侦查员应该在下午到过她家检查情况,但是根据傅见芸所说“打扮乱七八糟的女人”,她却没有印象有这样一个人来过她家。如果说是通讯器,正常情况下那个人应该会在对面大楼检查子弹发射地。但她也跟着那群侦查组的警/察下去跟对面的人会面了,也没有一个是女性。


如果是被安排在后头的人,局子和医院是有一段距离的,而期间又要了解清楚他们每个人的情况,一来二去四个小时根本不够。


如果是在医院里头,这个人的存在应该会很明显才对。而且要在医院里了解到自己家那边的情况,那这个人应该在医院靠外的地方。


但是她没有看到。



可是如果真的在这里呢?


难道那个侦查员是在……避开与自己的会面?


仇颖这么想想,又觉得未免过于自恋,摇摇头放松心情,那个侦查员就当是刚好任务时间跟她错开了吧。


那么又为什么会有人来狙击他们却又不致死?真的是瞄不准吗?还是说想要阻挠项目?她明明记得上头宣报过了全票通过项目的事。


如果真像那个侦查员所说,那么动机究竟是什么?


即使说全票里有所水分,但还不至于真反对票比支持票多,且就她而言,这个项目对她好处坏处都没有。或许有,也就是工资有所增长。


还有,现在暂时的目标——他们三个,共同点就是自己在自己所参与的内容都是带头人员。


等等,那苏莜更是……



怎么可能呢。仇颖苦笑着掩住了脸。




tbc

查看全文

風台

還是五百字小學生作文 三年前的

大姐的傻逼男朋友和他的傻逼竹馬





/看什么看

/本地话一级不过关

/男子高中生心理初中二年级

/建议配合男高日常bgm食用



大黑布被大风从楼顶冲撞下了二楼,恶魔降临一般扑向了二楼的窗户,吓倒了屋内一群分明离得远远的人。

整个房间突然回归完全静谧,风扇吱呀吱呀转得摇摇欲坠。


“这就特别合适拍鬼片了,现场取景。”

简嘉借着桌子撑着脑袋抬了抬嘴角,台风扇风空调风忸怩在一起撞在他脸上。

“乱讲话会给风台刮走啦。”

左边覃梓沁翻了个不大不小的白眼。

“什么鬼片,倒不如世界末日。”

右边安捷意思意思帮挡了挡风。简嘉没好意思继续装逼下去于是收起了手。


大风仿佛在与大黑布跳舞,明明只有风的呼啸声却能带出噼里啪啦的效果。


不对。简嘉眯眯眼,这噼里啪啦是暴雨对地面的愤恨攻击。

“对,世界末日。”

他沉重地点点头。


窗户关上之前又是一股子大风撞了进来,简嘉觉得自己打了个颤,手臂不禁往自己怀里缩了缩。

这股狂烈的妖风根本是要夺去他的能量。

“这就是——传说中的,双台风吗。”

“双台风。”安捷也一起看上窗户,“真是可怕的威力啊。”

“对吧。”简嘉严肃地点头,“单凭一己之力竟能让我们重新回到盘古时代。”

安捷下意识地否定了。“还没盘古。这样的污浊可看不到盘古热切的双眼。”

简嘉表情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太冷了。真是太冷了。”

“想想我们真是厉害啊,活着见到了世界末日。”安捷对简嘉伸出了右掌。

简嘉也伸出右掌,有如领导人会面一般握了握。“我们真是辛苦了。”

“果然。和你一起见到这末日真是我的荣幸。”



















覃梓沁咳嗽两声。


“反正不会放假你们两个先把这节课上完再情深深雨蒙蒙成吗?”

查看全文

车癔症

前年生日賭氣瞎幾把寫的小學生作文





*夏棠

*来迟两天,生日快乐。

*短打

*兜兜转转,颠颠簸簸。

  我还是要回家。



<<


夏翊空看着窗外,肩膀忽然有些酸。

安全带的约束让他无法自如地活动筋骨。夏翊空本想稍稍活动开肩膀,突然想起孙海棠还靠在他肩上。

他的左手还和她的右手一指一指锁在一起。孙海棠睡得很沉,但夏翊空清楚他如果随便一动孙海棠绝对会马上爬起来瞪他。

夏翊空把哈欠咽了回去。


他和孙海棠同一天生日,正在盛夏。赶了巧,偏定到了这天的飞机。然而梦想中的可爱空姐送蛋糕是不存在的,且孙海棠被颠得苍白的脸色和断续不稳的呼吸声清清楚楚表达着她无法进食的意味。

“祝你生日快乐,祝我生日快乐。”孙海棠唱得硬硬梆梆,强行勾起的嘴角在不安地抖动。

夏翊空紧了紧被锁住的左手,冷的,湿的。


机场大巴行驶在长路上。夏翊空仍然看向窗外。

终于是在陆上,孙海棠总算得以进入了休眠状态。

无法自如调节冷热感受导致了感冒,孙海棠边睡边咳嗽,几度抽鼻子失败。

对于气温的预判,这回的他们是失败的。说来也全赖此时是盛夏,且他们也刚从火炉城市飞回来。

夏翊空犹豫了几分,稍稍抬手去闭了风口。


他也在犯困。脑子里一群他自己在打架,视线在闭灯的大巴内无法正常聚焦。夏翊空依旧看向窗外,孙海棠靠在他肩上打了个颤。


“……”

夏翊空清醒起来,不再看向窗外。孙海棠依旧在梦呓,念叨着不知道什么词汇。夏翊空猜想是自己的名字,定了神仔细去听。


夏翊空没有偷听成功。

大巴停了下来。夏翊空睁开眼,左手倚着的窗户外头,天空里星星正在眨眼睛。

查看全文

有點搞笑總之發了

某名將先生與可能根本沒有設置的後援會會長女朋友小姐

人間敗犬 廢稿

前身「破拆project」

這個稿已經徹底廢了,難接,剩背景還能用。

存個檔證明有過這個吧,不然破拆計劃的設定我真的忘光了

統共不到1900字,第三章我丟掉了,太遺憾了。



人间败犬


-



在这之后,没有我的去处。



一 · 2015 ·



1.



沮桑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记得那天迎面而来一具硕大钢铁,那两个人就再也不是她的父母亲,只有她一个被伤痕累累地苟且了下来。

几天来沮桑梓做梦梦到的都是那个曾经是她母亲的女人一把把她从头到脚塞进怀里,下一秒女人就不再是女人,跟着前座曾经是她父亲的男人一起成了肉泥。

沮桑梓又惊醒了。

睁眼,两下眨巴,模模糊糊进了眼里的却不是前一天见到的惨白天花板。沮桑梓没由来的口干舌燥,颤巍巍撑身坐起来,不轻不重两下嘶哑咳嗽。

咳嗽声似乎惊动了什么人,黑暗之中有簌簌声一点一点朝她靠近。沮桑梓艰难转过脸去,一抹醺醺昏光悄声冒了起来。

昏光之中两只清亮的眼睛柔柔地对着她的脸,与眼睛属于同一主人的嘴一开一合,

“醒了吗?”

沮桑梓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楞楞地反盯那对眼睛。半晌才木木然挪了挪声带,

“嗯。阿……阿姨。”

之前的几天这个女人也是这么出现在她床边,细声细语几乎让她忘记了噩梦。而后她给了她一杯水后匆匆离开,沮桑梓则喝完了水又沉沉睡过去了。

今天的女人仍然给她带来了水,沮桑梓动了动有些发麻的手臂勉勉强强接了回来。给了她水后女人并没有像前一天一样早早跑路,而是抬手轻然在她脑袋上抚过,唇角微微弯了起来。沮桑梓觉得女人的表情有些熟悉,转念一想曾经有过这样笑容的人已经不再是人时,心头温度陡然一跌。

“阿、……阿姨。”

数日没有讲过其它话的沮桑梓一时间扼住了声带,空落落的喉头一声都发不出来。沮桑梓深深地来了个肺部大换气,喉头终于有了点能出口的东西。

“嗯?”

女人眉毛略略扬起,脸也凑近了表明洗耳恭听。

“阿姨……你、你……你还会过来、过来看……看桑梓吗?”

女人先是一愣,而后又换回了一开始的笑容:

“等小桑梓好起来,你会看到我的。”

说罢女人径直起身,“会见面的。再这之前,我得先走了噢。”

沮桑梓一惊,还没喊出声再见,残残摇曳的灯光便随着女人逐渐远走的背影灭了下去。

沮桑梓一个人沉溺在黑暗之中,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僵坐在那里,没有丝毫的恐惧。

不远处的门上镶着的磨砂玻璃突然亮了起来,两片人影一前一后出现在了玻璃上。伴着人影出现的是模糊的吵嚷。沮桑梓一阵头痛,但浑身像没有知觉一样停留在了原处。

门开了。

“所以说别带她去孤儿院。”

门中一个不大不小的身影倔起脑袋跟一身白大褂用尚未发育完全的细嫩声带争执。说是争执,却又全是冷静的不容反驳。

沮桑梓听着他们争论,还没松开抓着纸杯的手疲倦就拉下了她的眼皮。

“我知道你醒了。”

睁眼时沮桑梓看见那个身影正式出现在了她眼前,年龄可能有两个她那么大。眼前的男孩不笑,但沮桑梓不觉得他是在生气,好像他只是单纯的面部神经瘫痪。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妹妹了。”

“放心,你不会流离失所。你可以待在我家,除了家里的老不死其它都可以属于你。”

“我叫苏冕。你叫什么名字?”

沮桑梓满心茫然。他在说什么?但她还是如实回答了。

“沮……桑梓。”

“沮是……沮丧的沮。”



2.



沮桑梓从长椅上坐起,环顾四周时发现五六个穿着警服的年轻人围绕在她身边看着她,而自称苏冕的男孩正倚在门框好像在她旁边的那些小警察都欠了他五百万。

沮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连脸部表情都没了正确摆法。

可是一般的六岁女孩子又应该有什么表情?

沮桑梓不知道。她甚至忘记了什么是害怕,所以只能坐在那里呆若木鸡。

全面沉寂中离她最远的一个女孩子突然转过头去,开玩笑地扯起嗓子,“夏小少爷你妹妹起来啦——”

苏冕很快转脸来恼羞成怒地瞪向那个女孩子:“我说了我姓苏不姓夏!还有我知道她起来了!”

女孩子撇撇嘴,“生什么气嘛,又没什么差。”

“好啦——”

沮桑梓远远看见苏冕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女性身影,下意识以为是那位阿姨来看她了——

但不是,虽然声音听起来是和那位阿姨不相上下的年纪,脸却和那位阿姨有着鲜明差别,并且相较起那位阿姨这个女人的皮肤保养得更好……

“敬妤阿姨!”

苏冕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委屈成了六岁小孩,要不是刚才的称呼沮桑梓几乎会以为这是苏冕的母亲了。

乔敬妤先是揉了揉苏冕的脑袋,随后走向了沮桑梓,在长椅边蹲下平视沮桑梓,温柔语气和昨天的女人如出一辙:

“早上好。被吓到了吗?”

沮桑梓用两秒消化了这句问话,而后果断地摇摇头。

“啊……”乔敬妤似乎想发出些赞叹,但最后还是被碾成了省略号。

沮桑梓迷茫地看着乔敬妤先是起身走往门口把不知怎么开始鼓嘴闷生气的苏冕劝到外头,又走回来挨个儿把小警察们送了出去。门关上,锁也落了,乔敬妤这才回到了沮桑梓身边。

“你叫……嗯,桑梓?”

沮桑梓顿首。乔敬妤又问,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吧?”

“警察。你们是帮助别人的人,老师是这么说的。”

沮桑梓当然认得懂警服的样子。乔敬妤一副欣慰模样,但很快被忧虑侵满双眼。这次的问话踌躇了很多,相对于询问更像是试探:

“嗯……桑、……桑梓。你知道你的爸爸妈妈——”

乔敬妤还没问完沮桑梓就开始点头,并且将食指竖在乔敬妤唇前。

乔敬妤愣了愣,而后点点头。沮桑梓收回食指,又听乔敬妤问:

“刚才的那个孩子——他说想当你哥哥。对吧?——嗯……你知道他想干什么?”

沮桑梓眨眨眼,有些费劲地领会着乔敬妤的意思。

“那个苏……苏冕哥哥说不让我去孤儿院。”

乔敬妤会意。“那桑梓呢?”

“我……我不去。”

乔敬妤微微弯起了柔和的唇角,像昨天的女人一样,轻抚了沮桑梓的脑袋。

“我明白了……”

良久,乔敬妤张出双臂。

“虽然有的事情有点麻烦……孩子,先跟我回家吧。”

回家……?

“那、那个苏冕哥哥……?”

“如果你愿意——他可以是你哥哥。”

乔敬妤的笑脸在沮桑梓脑海里与那个女人的脸重合了一瞬,但很快便分离了。

“谢谢。”

沮桑梓小心翼翼地嘀咕。

查看全文

Liar(一)

「合著您還有情感經歷是吧。」


我跟她說話的時候她邊托著腮幫邊在紙上寫名字戳愛心。這是她少有的安靜時分了,安靜到甚至連我也不搭理。這時候常常需要第三個人來救場,但是我家沒有。我歪著眼認她寫在紙上的字,「夏翊——」,第三個字被她涂得黑黑乎乎。看溝壑我猜那個字筆畫不多,至於什麼字我也猜不出來。


「別看了,就是你爸。」她合上筆蓋,刻意且不自然地把紙張推到一邊。我們的早晨終於開始了。




我很少跟她交談,不如說我盡量避免和她交談。我第一次鎖房間門時她就在我門口罵了我一晚上,最後演變成坐在地上哭。我尋思著再小點時我被她帶回她家裡時我養祖父祖母對我哄得那樣,她也就是大剌剌把我撒那兒不管,從廚房出來以後還跟兩個老人笑嘻樂呵的,我實在想不出那天晚上哭成那樣的是她。




「感情我還能有爹。」


我小聲咕嘰了一句,吐字微小而清晰。我也說不準我是不是要講給她聽,因為我怕她聽到又罵我。


「那得看你認不認我這個媽。」她語氣平得像死亡心電圖,「還能坐在這裡跟我一塊兒吃飯我就當你認了。」


認認認,不認也得認。十一年來她也不算虧待我,千禧開初的年頭能有勇氣獨身領養幼童實在厲害了。她頂多就是情感方面不太適合當媽。


「行,那我爸呢?」


很久的後來我才想到真是富有敢死精神才說得出這話,這個時候我也只會小孩子心直口快。不過她的反應異於常人,就好像在講一個笑話:「死了呀?看不出來嘛?都只能寫名字的。」


「召喚鬼靈呢這是。」我翻白眼,盡力翻出比她手裡的牛奶更白的一個度。


「吃完就趕緊給我去上學,睡得七晚八晚還在這裡拖。」


不像平常的不耐煩催促,這次就像是單純心情好看我好笑。我無語,也不跟她多嘴,畢竟確實快遲到了。吞完最後一口飯,我剛拿起碗就被她攔下了:「放著,我等會拿去。」我看她今天心情好得上頭,不知道是什麼喜事。我起身準備要走,一瞬間瞧見有什麼在她耳邊亮晃。接著她突然探手過來遞給我一張棕色紙幣,頭髮從她臉邊搖開,是我沒見過的……銀色耳釘?


「中午我不在,你就在學校待著吧。有事給我打電話。」






我放學回來時她不在家,早上被她擱在餐桌的紙筆已經不見了。我看向鞋架,黑色的那雙高跟鞋也不見了。


約會?不可能吧?她上午還在寫我那個所謂的「爸爸」的名字,下午就去和別的男人約會去了?我立刻否決了這個情緒化的幼稚猜想。




桌上也沒有留錢,電飯鍋裡空空如也。我猜她又忘了煮飯,正準備抓上鍋耳時門口響起了開鎖的聲音。我沒抓穩鍋,摔回去的金屬相撞,響聲倒被侵入屋子的交談聲掩蓋了。「連筱——」,我把鍋蓋蓋了回去,回頭就看到她提著三三兩兩幾個白色塑料袋,穿的是那條幾乎不曾出現的紺藍色連衣裙,嘴唇顏色過艷了,遮瑕沒遮住臉上的疤印。我探腦袋想看後面是誰,是男是女。


結果有些意外地讓我失望。雖然見的次數不多,卻是個實在的熟人了——


「連阿姨——」




我一度猜測她之所以會給我取「孫連筱」這個名字也有一部分是連落阿姨的原因,就她與阿姨的聯繫頻率我甚至想過她單身至今的原因就是那樣。事實上連落阿姨家遵循了北方人傳統的又大又完全,跟她沒有關係;早上的事情也算是補充證據了。




「啊,筱筱。」連落阿姨走到我面前,「長這麼高了?」


連落阿姨比她還高些,讓她給我這樣的評價實在使我不得不心虛。我諾諾應聲,被她從邊上一拍肩膀:「你阿姨大老遠飛過來看你,別這麼垂頭喪氣的。」


連落阿姨不動聲色且迅速地拿手肘輕拱了她後背。我沒看她們的神情交流,不過我想也就那樣。至於連落阿姨來看我這個說法,我也一個字都不會信。




tbc

查看全文

又有誰能想到2018最後一個xyk是female呢

#大頭選手穩定運轉#

天選之子

*純發糖短完

*友達以上の夏瑜

*沒有劇情的對話流,強行結尾不可避

*我又遲到了

*2018年最後一更,試圖一句情話引出標題然鵝失敗了。



🎄🎄🎄🎄🎄🎄🎄🎄🎄🎄



「瑜子蕭。」


冬天的太陽吐露著曖昧不明的亮意,輕飄飄灑在桌邊。才抬頭還沒有適應光亮的瑜子蕭瞇了瞇眼,尚未看清來者是誰,對方已然來到他桌邊擋住的光的去向。

四周空氣度過了幾秒的窒息。凝固了教室裡空氣的罪魁禍首正在圍巾的桎梏裡牙齒打顫,渾然不覺自己帶來了多尷尬的局面——事實上剛才叫完瑜子蕭那一聲就已經讓他散去了七魂六魄,麻木無覺了。

瑜子蕭試圖用一聲輕咳維護一下自己作為班長的尊嚴,順帶勾回對方的遊魂。所有同學看似很給面子地恢復了正常呼吸頻率,眼神依舊不少往瑜子蕭處遊移。瑜子蕭假裝沒察覺,而對方這時候也適應了教室的暖氣將圍巾扯了下來。

瑜子蕭蹩著眉壓了聲兒:「你怎麼來了?」說著起身將對方往後門推,順手還捏了捏他薄薄的風衣,「你穿太少了。」

恢復了常相的夏翊空少有地咧開嘴露了虎牙,瑜子蕭瞧見他發青的嘴唇裡有星點翻白。

「我忘了奧斯庫洛斯會下雪的。」



還有兩節自習課才放學,讓夏翊空干站在那兒冷颼颼地等他也不是個事兒,儘管瑜子蕭根本沒想過夏翊空會來。迅速收拾書包後自己翻出假條簽上,瑜子蕭往黑板寫上安靜自習四個大字後背著書包牽著紙條走了,也不召喚夏翊空一聲——一心認定了就算他不說夏翊空也會跟著他走。如他所想,夏翊空的腳步至始至終咬著他的——此外夏翊空還友情拉上了教室門。走到了辦公室,夏翊空站門外,瑜子蕭進去了。沒五分鐘瑜子蕭出來了,視線對上夏翊空的時嘴角輕輕彎了一痕自信的弧度。


「怎麼會在這個時候過來。」

夏翊空大老遠從沂水飛過來找他不是一回兩回了,但都會早早跟他報告,而且也不會直接到學校來。像在今天這種大雪天沒來沒由在他自習課上來了個突襲,這還是瑜子蕭始料未及的。

「耶誕節。」重新掛上圍巾的夏翊空吐露字句似乎有些艱難,便盡量短了字節,「節日禮物。」

瑜子蕭邊走邊看他。夏翊空今天的出場,除了他的耍酷風衣以外無一不是破破爛爛的。往裡口腔潰瘍,往外臉開凍瘡。夏翊空滿不在乎似的,樓層外陽光密密疏疏滲洩到他的臉上,倒是讓他因低血壓而灰暗的臉色回暖了不少。

「奧斯庫洛斯不過耶誕節,我們不信耶和華。」

「沂水也不過。」夏翊空扯了扯圍巾,「要打擾你學習我總得找個理由吧。」

他說得理直氣壯,像以往一樣從不正確認識自己的過錯。瑜子蕭怔了半秒,嘴邊笑意沒能含住。

「等元旦開家族年會就能見的。你等會還要飛回去,太麻煩了。」

「但我現在想見你啊。」

夏翊空頓了腳步,回頭看向瑜子蕭,烏瞪瞪的眼珠子深不見底。

就連瑜子蕭也沒察覺到自己的呼吸停了一拍。


「11點的飛機。」夏翊空毫不巧妙地岔開話題,「我要在飛機上補覺了。明天滿課呢。」

「會延誤。」瑜子蕭一腳踏松了軟綿綿的雪地,身後跟了一連串的腳印。「而且奧斯庫洛斯都是雪。」

「私人航班。」夏翊空笑嘻嘻地提吊起手機,試圖散發一種討人厭的有錢人氣質——雖然對瑜子蕭是沒什麼效果的。

瑜子蕭聳聳肩,他們已經走到雪被掃清的地方了。投身雪中的陽光反射進他們眼裡,反射到他們身上,一跳一跳的。天際有白雲懶懶散散地踡舒身姿,氣氛又一次凝滯時夏翊空狠狠打了個噴嚏,險些沒穩住腳步。夏翊空嘟囔抱怨說耳朵起癢,八成是家裡又在碎碎唸他到處亂跑。

瑜子蕭打趣他:「誰叫沂水之子不好好上課跑來奧斯庫洛斯。」

「……別那麼叫我……」夏翊空的表情像是乾吃了整顆檸檬,「我來奧斯庫洛斯是有正事!」

「正事是來給我們班帶班長的八卦?」瑜子蕭頭一次刻意接住了夏翊空的話頭,喜聞樂見夏翊空僵了腳步。

「啊……嗯。」

夏翊空抽了抽鼻子,其間掩蓋什麼似的附帶了幾聲咳嗽。

「給你們班女生提供一下寫作素材,什麼在一個緊張的高三學習天上天派來一個帥哥把她們班班長拐出去玩了。」他胡亂畫了一通十字,「啊瑜子蕭,你可是天選之子!」

太陽在這時從雲間露出了整個臉盤,想是要趕在歸去前完完整整地同他們道別。



end



花絮*


薛天慕:[高♡三♡復♡習♡資♡料.TXT]

夏翊空:……您做好心住個手吧[微博跪.jpg

瑜子蕭:你不是在上課嗎。

查看全文

夜が綺麗ですね(四)

*想不到吧我更新了!

*80天了我还能连载真不容易啊

*不是我怎么记得这篇明明是夏中心来的?!

*推翻了好多旧设





锁上了,瑜子萧捏捏下巴假作沉思。

看来是他这次动作不够及时。自嘲地轻笑两声后瑜子萧抽出衣服内袋中的备用钥匙,钥匙刚插进锁孔的时候他微微觉察了有什么东西硌着他脑后。

“第一,袭警的处罚很严重,”瑜子萧装模作样举起双手,“第二,你袭的对象不太合适,第三……”

瑜子萧缓缓地,一秒一个角度地转过身来,“偷跑出院的后果很严重的——”


“夏先生。”


瑜子萧心念一动。夏翊空并不穿着病号服而是一身正装,表情也不似从前在精神病院那样。往前他带着的是疯癫却无害的笑脸,此时却被抹平了一切——夏翊空嘴角是横的,脸上毫无血色,眼瞳污浊得像是吞噬完了浑身的生命力。见他迟迟不放下枪,瑜子萧干脆撒下举得酸疼的双手,试图跟他语言交涉:“你看,你这么久没动手说明你还是不想杀我的对吧……那就放下枪我们好好谈谈……”他真怕眼前的前科犯一不留神走火了。

瑜子萧想好了夏翊空断然不会妥协,却没想到夏翊空只是木在那儿,也不说话,更不动作。

“既然夏先生没有精神问题的话我该以妨碍公务罪逮捕您了。”瑜子萧一时失了所有表情。他难以判断面前的夏翊空究竟是什么情况,总之不妙——

到底是谁在资料库里?夏翊空又是怎么混进来的?他为什么掩护资料库里的家伙?瑜子萧心想他应该看完文件再来资料库的,但是这就不能抓夏翊空个现行了。

“——你也想被杀吗?”

冷不丁地夏翊空开口了,机械一般动作一卡一顿。瑜子萧回想了片刻,这话夏翊空说过的,就在他第一次见到他那天。

但哪里不一样。

瑜子萧皱了皱眉头,夏翊空今天的声音跟那天他听过的叠不上。今天的夏翊空沉了一度哑了十分,没了上次那样欲说还休的戏剧话腔。



“……你把他放出去了?”

钟离抽动着眉头,差些没伸手打掉薛天慕手里的杯子,薛天慕却是一副事不关己模样。

“那是个疯子,是前科犯!你就这么放他出去?”

薛天慕放下杯子,懒洋洋地半抬起眼皮:“院长批准了。——再说他去找的可不是别人。”

钟离一愣。她鲜少和薛天慕接触,与薛天慕的关联者也寥寥。

“……瑜子萧?”

“我听说钟小姐和他很熟。”薛天慕吮了口咖啡,“和六年前有关?”

钟离眉头动了动。“那薛医生你呢?”她嘲弄道,“除了夏翊空的病情诊断,六年前的事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钟小姐。”手指轻击桌面,薛天慕站起身来,“现在没必要藏着掖着。你希望瑜子萧把那件事的底翻出来吗?”

“翻出来不好么。”钟离弱了眼底的光,“谁做的谁就该付出代价,不应该吗?”

薛天慕杵在原位沉默了半晌。他迈步出了座位,回头问道:“两个月前你找夏翊空说什么了?”


“我·找·到·瑜·子·晨·了。”

“我听到她说,瑜墨已经死了。”



“不,我不会被杀的,你不可能杀我,你不敢杀我,你杀不了我……”

明明自己还被枪指着,夏翊空却突然自言自语起来,手也开始抖了。瑜子萧盯着夏翊空没有焦点的瞳孔,手势已准备好随时制服对方。

精神病发作?

瑜子萧对这个早被自己推翻的结论重新产生了怀疑。一步,两步,他看见夏翊空在后退了。口袋里的传讯器这时猛一振动,他的助手苏格出现在了夏翊空身后不远处。

接着夏翊空竟丢掉了枪,双手举起,嘴角一并翘高:“别进去。”


“你会后悔的。”



-tbc-

查看全文

夜が綺麗ですね(三)

*依旧是日常提醒无cp,可能夹带私货但确实无cp

*我困死了

*考证没地方考 瞎jb胡扯一下 不要信一个生科专业学生的警律知识







瑜子萧锁着眉头在写得密密麻麻的本子上又涂又划,瑜子晨进来送茶他甚至都不曾抬头。瑜子晨惊得差些摔了托盘,与此同时瑜子萧抬头冲她一笑后又继续钻研本子上的内容了。瑜子晨迟疑了几秒,微弱地叫了声:“……哥?”


“嗯?”瑜子萧虽是作出了与平日相仿的反应,却已经迟钝了半拍。笔尖停留在了被涂得惨红的“六号”上。


“这是……”


“没什么,我接的一个旧案而已。”瑜子萧倒也不遮掩,毕竟记在本子上的人都被他化了名。然而瑜子晨直勾勾地盯着本子上的数字,托盘这回结结实实地摔落在地。


“……”瑜子萧没有预料到瑜子晨的反应,“怎么了?”


瑜子晨顿顿首,才如梦初醒地摇摇头回望瑜子萧。


“没事……可能是没休息好吧……”


瑜子萧先是蹩眉,而后只是柔声道:“那快去休息吧。”




“我觉得我这个床位比较适合上次来的那位警官先生。”六号盘在一滩软白上,笑声噫嘻。而唯一的听众正漫不经心地扫视着最新一期的都城日报,时不时顿首回应。六号并不因为对方的不专注而泄气,而是继续碎碎叨念:“他说他是苏子桃叫来的,居然还质疑你!”见对方脸色不对,六号伸手晃了晃那张报纸:“你是不是到点了?”


对方从晃神中惊醒视线在六号与报纸上来回,什么也没说,从腰间口袋翻出两片铝板,摁掉了最后两个突兀。就着六号递来的水咽下了两粒胶囊,他这才定了神看六号:“警官?谁?”


“老佛头叫他瑜先生,不知道是哪个瑜就是了。”六号咧嘴一笑,“搞不好就是曾经那个瑜也说不定哦。”


对方登时颓黯下了眼神,竖起食指立在唇前嘘声。


六号叹了口气。见对方起身要离开,忽然想起什么的六号拉住了对方衣角,等他回头后六号的声音几乎变了一个人:


“薛,钟离死了吗?”




姓薛的男人才要回答,707室便被敲开了。瑜子萧举着警官证大踏步走了进来,没有看六号一眼,只是冲姓薛的男人微笑并歪歪头。


“方便聊聊吗?薛医生?”




“薛天慕,三十六岁,海因茨病院第一主任。”一手翻页的瑜子萧抬眸看他,“没错吧?”


薛天慕木然地点点头。


“2003年沂水红桥案负责犯罪嫌疑人夏翊空的精神鉴定的主要人员?”


薛天慕依旧木然地点点头。


“鉴定结果是什么?”


“三级,精神分裂症。”


薛天慕的视线并不固定,有时向上有时向下有时向左有时向右,总之就是不停留在瑜子萧脸上。瑜子萧沉吟片刻,手肘抵桌架起手桥,眯了眸瞧薛天慕。


“任何人要探监夏翊空都要经过你同意么?”


“是的。”薛天慕脸颊歪了歪,似乎字是从他牙缝间硬磨出来的,“瑜警官两次这样擅自破坏院内规矩,也是我们院长同意的么?”


“哇那可饶了我吧。”瑜子萧手心朝前半举着双手,“我可不想和那祖宗多打交道了。”旋即压低了声音,“配合调查,别让苏子桃知道,对你我都有利。”


“怕是对你我都不有利了。”薛天慕干笑,“苏院长的处理手段可比夏翊空过失杀人厉害得多。”


瑜子萧挑眉。他想薛天慕确实有想告诉他点什么,但是这是明明白白要绕过夏翊空来叙述。


“钟离小姐呢?经过了你的同意吗?我可是听说钟小姐直接和他打起来了。”


“我并不认识她,不知道她和夏翊空有什么关系。”


“听起来薛医生的审核并不严格啊。”瑜子萧一边意味深长地点点头,一边观察薛天慕的面部肌肉舒张状况。果不其然有几块肌肉开始收缩了,于瑜子萧看来薛天慕的笑容开始变得狰狞。


“过了夏翊空那关的人是不需要过我这关的。”薛天慕说。


“可是他不是病人么?”


“我们尊重病人的选择。”薛天慕说。




回到局里的瑜子萧折腾许久才调出了六年前案子的全部档案。牛皮袋正面记着日期,处理人员,一小片糊得看不清字的章印,除此之外空空如也,干净得像才进了资料库的。


有人刚拿过。瑜子萧立刻回到了资料库。

查看全文

夜が綺麗ですね(二)

*1100+,我一点都不感动。

*困死了。

*迟到的中秋节快乐

*还要再说一遍,这里真的无CP。






循着门铃来开门的钟离隔着玻璃门看清了来者后,毫不犹豫地退一步关上了内门。来者在她完全合上内门前又按响了门铃,一次不开再按一次,大有一副要烦死她的架势。钟离白着眼重新拉开内门,抱臂和玻璃门外那人对视。瑜子萧依旧抿着先前的笑容,好像无事发生。


钟离定定地站了一会儿后,见瑜子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这才摁下了门把。“真抱歉打扰了——”,这样的话从瑜子萧嘴里吐露出来时钟离差些又把门拉回去——被瑜子萧扳住了。“耽误你一小时,一小时后我就走。”瑜子萧的笑容开始敛了,“你要掐表也没问题。”


“我可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钟离耸肩冷笑,“你一来准没好事。”


“说说不就知道了么。”瑜子萧张开警员证摆到钟离眼前,“这样可以了吧?”




“我实在不知道瑜警官有什么亲自来找我的理由。”钟离并不布置出待客场景,也不请瑜子萧坐下,“即使有也是以前的事了不是?”


“两个月前也可以算是以前了吧。”瑜子萧从手中的长袋里抽出一个文件袋,冲钟离挑挑眉。钟离显然不知道瑜子萧拿出的是什么东西,便保持着表情古怪直到文件袋被打开。瑜子萧饶有兴味地观察着钟离的脸色变化,但钟离的表现并不顺着一般故事套路——她仅仅是扫了两眼文件便收了回去,似乎并不诧异文件的内容。将文件袋交还给瑜子萧时钟离抬抬眉头:“你查夏翊空?”


“准确来说是六年前夏翊空杀人的案子。”瑜子萧停顿了许久,眉头也在他过长的停顿后才微微皱起,“……是大队长下派给我重新调查的,因为证据和最后程序内容出现了矛盾的地方。”


“所以你从探监记录查到了我。”钟离抱臂靠在沙发上,语气也没有先前的咄咄逼人了,“你们大队长是谁?”


瑜子萧在唇前竖起食指,一声轻嘘后摇了摇头。


钟离愣了愣,旋即高了唇角:“那你查我也没有用,以我为切入点可不是一个正确决定。我猜你还不知道吧?为什么这个案子会移交给你来调查。”


“我只是想来问问你两个月以前发生了什么,以及你和夏翊空有什么牵扯。”瑜子萧的神态与刚来时完全不一样了,“至于为什么交给我,我想我比你清楚得多。——以及,如果你今天没有讲清楚,我是不会离开的。”


钟离笑了。“凭什么?”




“夏翊空的精神有问题,这是一个既定的事实吗?”


“这是毋庸置疑的吧?”


瑜子萧沉默了一会儿,抬眸看向钟离:“为什么这么说?”


“鉴定结果啊。”钟离耸肩,“你不觉得吗?看他的表现。”


“我没——”瑜子萧突然想起什么,马上刹了口改向,“两个月前你和他发生争执了。争的什么?”


钟离反应平平。“没什么。他精神有问题,大惊小怪是常事,又杀人又跟人打架的,什么都有可能。”


“是苏子桃叫你去的?”


“苏子桃是谁?”


“……那你知道他的鉴定结果是谁给的吗?”


“海因茨第一主任——”钟离的眼珠子轱辘轱辘转了两转,“我只记得他姓薛。”




“——你对那次案件了解多少?”


“不好意思瑜警官,一个小时了。”钟离说,“为什么不直接去问问那位薛医生呢?”


瑜子萧突然陷入了和先前相似的停顿中,又像先前一样猛然抬眸:


“你知道夏翊空说了什么吗?


“他说上一个去看他的人被杀了,而探监记录截止到你,这两个月都没人再去探监过。”


“这有什么吗?”钟离几乎是把瑜子萧往门外推了,“那是他有病啊!脑子有问题的人说什么都不奇怪吧。”


门被关上的前一刻瑜子萧忽然发出一声冷哼,回头给了门后钟离一个灿烂得极的笑容。

查看全文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