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看着我(六-七)


战争开始了,瑜子萧却不见了。
从上次去过瑜子萧家夏翊空便一直觉得这其中有什么猫腻,不知道是周围肃杀的气氛还是从来不准的内心预感在作怪,总之这一回夏翊空决定去找回瑜子萧。
找回他,然后呢?
夏翊空想着这件事差些没在路上平地摔了。正巧瑜子晨走了过来,夏翊空马上稳住了脚步维持住了自己苦心经营的形象。
“阿晨——”
“别问我,他不在家,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还有你不是应该去指挥了吗?”
夏翊空在原地愣了两秒,突然摸清了瑜子萧的去向。
怎么样?要去找瑜子萧吗?他可一点都不想去那个聚集了无数比他还神经病的神经病们的鬼地方。
再者他去找瑜子萧,找到了又能做什么?来个平常的撩妹式搭讪比如“好巧这一定是命运安排的邂逅”?
五分钟后夏翊空拿上了瑜子晨的车钥匙随着一声“那么指挥就交给你了阿晨”从瑜子晨并不和善的视线里消失了。
他一定要找到瑜子萧。把神经病之城鬼域搜一遍也要找到。
不管怎么说,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在鬼域市中心左兜兜右转转,夏翊空愣是一点瑜子萧的踪迹都没找见。
可不是真不在这儿吧……夏翊空心里捉急死了,瑜子萧除了这里还能有什么地方可去?
车没油了。
夏翊空赶紧熄火下车,一回头就是神经病集中营……不对,海因茨研究所矗在路对面。
——苏子桃。
对嘛,他还可以找苏子桃。
悄摸摸上了海因茨研究所,凭着剩余无几的印象在楼里活生生转了三趟的夏翊空终于找到了苏子桃的办公室。站在门边依着门缝把视线送了进去,中度眼疾如夏翊空模模糊糊瞄着了两个身影,从两个影子的动作来看好像是在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小不丁点的那个应该是苏子桃没错了,夏翊空边想着边转移视线,盯着那个高大身影一会儿后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那个是瑜子萧。
绝对会是瑜子萧。
夏翊空正打算换个正对苏子桃办公室门的站位迎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来的瑜子萧,脚刚抬起时却又定住了。
所以啊?
他找瑜子萧,找到了,他又该对瑜子萧说什么?问瑜子萧是什么事来这里?这个问题还是瑜子萧问他比较合理吧?说他来玩没想到碰到瑜子萧?别逗,在瑜子萧面前说过不想再来这里的可是他啊?
夏翊空最终拐进了拐角,他还是没想好怎么面对瑜子萧。
一直观望到瑜子萧从苏子桃办公室离开,夏翊空才出了来并无声无息摸到苏子桃办公室门口,象征性地敲了两下并把门推开,一眼看去苏子桃不知道在捣鼓什么糟糕东西。估计是听见了响动苏子桃马上扭过头来,但话比动作快,苏子桃在转头前就不小心脱口而出:
“还有什么——怎么是你啊双异能?……等一下你怎么找到这来的!”
夏翊空糊弄性地摆摆手,“眼睛掉了,抓着瞎就摸到这来了。你在干什么呢?”
“正事。”苏子桃兴趣缺缺地转回身去,“你不是应该在战场指挥吗?来这里干嘛?有你这么喜欢缺勤的上将你们沂水吃枣药丸啊。”
夏翊空喉头一梗,我还能说啥呀不远万里跑你们这旮旯来找隔壁帝国的瑜上将?转念想起外头瑜子晨的车,赶紧勉勉强强拧巴出一个难看的笑,“谁叫你们加油站在研究所旁边嘛。我就是来给车加个油,顺便鬼域一日游。”
苏子桃僵硬地转过头来,从瞳孔到眼白都是写得满满的不可思议。“我可听说有人发誓没事决不会再来这了。”
夏翊空一脸我才不知道你在说谁,然后三步两步走上前去观摩苏子桃鼓捣正事。
一个小机器人站在苏子桃桌上。夏翊空凑近,指着串联灯一闪一闪的小东西狐疑,“这是正事?”
“没有,无聊做的……嗯等等???”
看着苏子桃表情改变的跳跃性夏翊空估计又没好事,才要作出一副最平常的无奈脸就被苏子桃玩味的语气打断。
“……花吐症患者?双异能同志?”
我靠。夏翊空腹诽,无良厂家制作假药毁我清白,是时候向12315投诉了。
“栽的是你我倒不奇怪啦……不过我真没想到你也……”
苏子桃的碎碎念声越减越弱,但还是一字一字被夏翊空尽数听了去。
一颗赛艇,夏翊空算是弄明白瑜子萧来做什么了。
边感慨着造化弄人打算离开,身后苏子桃声音的响起几乎把他的脚钉死在了地上。
“花吐症的发作是双向的。
早点去跟人家告白吧,你无所谓了可人家姑娘的命耽搁不起啊。”
夏翊空呼吸一窒,脚跟无法动弹。燥热瘙痒又一次侵上了喉根。
夜里咒骂的声音又在他脑海里盘旋起来了。
人渣。
-tbc-

评论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