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看着我(四-五)

一个可以用调色板的段落



终于回到自己的旮旯夏翊空算是重归了自我,放任着自己在床上懒成了一个大字,夏翊空猜想自己下一觉是不是得有二十四小时……
但他不能这么做。依依不舍和床作了分别夏翊空开始手忙脚乱地翻找起来了,终于在连他自己都说不清的什么角落找着了上次剩下的从黑市搞来的药。
夏翊空盯着针头许久,突然很想撒个娇卖个萌说自己很怕疼不敢打针。但是想想也就过去了,对着针头卖萌是要被扎的。
又来。
又是这样。
什么都是想想而已。
夏翊空摇摇头假装把那些混乱思想抛出脑海之外,咬咬牙对准了该受苦的地方扎了下去。
注射完毕,夏翊空丢开针头,摁着注射口一颠一跛把身子拖到落地镜前,姿势有如行尸走肉。夏翊空对着镜子惨笑,面部肌肉别提有多难看。
下一秒夏翊空松开摁着注射口的手又站了笔直,面肌也软回原来的模样。夏翊空对着那个自己来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还是那个帅气浪子夏上将。
夏翊空点点头,立马抹平了嘴角,瞪着镜子恶狠狠地又骂开了。
人渣。


夏翊空发觉瑜子萧这两天似乎又去了鬼域。瑜子萧去找苏子桃做什么他没想出个所以然,况且瑜子萧也没少去过那里。只是这个月好像有点频繁,夏翊空掐指一算,少说这也是第四次了,准准每周一趟。
估计又是出了什么毛病,毕竟瑜子萧受过的伤比他吃过的饭还多。夏翊空习惯性地没有再去在意这件事,心里也清楚着关心则乱。他一拐方向盘,万般纠结之中终于将目标锁定了瑜子萧家的方向。
开门的是瑜子晨。见到来人瑜子晨又一次蹩起了好看的眉毛。夏翊空似乎是习惯了,完全没有在意瑜子晨表情里散发的不乐意。
两个人面对面僵持了两分钟,最后瑜子晨打破了沉默。
“不在家。”
夏翊空心里吐槽着这省略主语的说话方式真是凶残,但脸上还挂着自以为温暖的和善微笑没拉下来。
“我可以等。”
在瑜子萧家里很把自己当自己人的夏翊空很熟练地吃吃喝喝起来。才拆开了薯片袋,夏翊空就听到了门外有声音。
果不其然瑜子萧回来了,夏翊空战利品般举着薯片在瑜子萧面前晃了晃:“哟,回来啦?”
很好,药还是有点效果。还能在瑜子萧面前装出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夏翊空差点感动得想哭。
“难得,你居然会来。”瑜子萧看到薯片时先是愣了愣,夏翊空若是有注意到瑜子萧看的是薯片不是他估计会吐槽喂喂我的本体难道是薯片吗。
瑜子萧又往楼上的方向望过一眼,“这么说阿晨也回来了。”顺手给自己倒了杯水,瑜子萧就走向夏翊空对面的靠椅坐下了。
“当然,不然我怎么可能进得来。”
薯片被丢到嘴里啪叽啪叽,夏翊空一耸肩,表情还有点委屈,“不过阿晨好像挺不想让我进来的。唉你说小时候多乖一孩子还会叫我翊空哥哥现在倒好连声喂都不喊了……”
一气呵成,没有停顿。仿佛是刚流利背过的演讲稿,夏翊空停下一长句的哀哀怨怨时瑜子萧也没发现夏翊空长句最后紧张的一个小呼吸。
瑜子萧盯着他看了两秒,又往楼上盯了两秒。“如果你继续说下去我不能保证阿晨不会从楼上扔什么东西下来。她飞镖大赛是拿过奖的。”放下水杯,瑜子萧看向了对面快要坐成稀泥的生物,察觉到了不对劲:“你脸色不太好,出什么事了?”
我靠。夏翊空此时此刻真觉得那颗针头一点都不可爱,明明他看镜子里头自己还够帅,怎么这就给瑜子萧看出来不对了。然后他突然想起和他说话的是瑜子萧啊,这他妈不是到了发症对象面前就会药效失灵吧?
赶紧抓过抱枕假装害怕,“给你们吓的,你们兄妹超可怕啦。”夏翊空尽量避免着把抱枕想象成坐在他对面的人,“有时候真担心我在你们身边要死于非命。”
“不过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你家老爷子和我家老爷子想联合起来搞个大新闻,专门跑到我们那边去又投资又计划的。哗哗的,那都是钱啊。”
夏翊空拿右手食指拇指搓搓,好像真有钱在手上。
瑜子萧垂眸,眉头跟着拧了起来,脸色也跟着差了下去。
夏翊空觉着不对,但又不知如何开口。刚打好了腹中草稿要开口时夏翊空瞧见瑜子萧嘴唇动了动,但他半个字都没听到。夏翊空琢磨着瑜子萧又开了【幻境】,心里没来由有些难受。喉头似乎又要有花上来了,夏翊空赶紧喝水然后咳嗽假装呛着,这才转移了瑜子萧注意力。
夏翊空还是选择了继续信任瑜子萧,但他真不敢保证瑜子萧还能好好把计划继续下去。

评论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