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看着我(一-三)

三流抄袭文花吐pa
没法一次性搬运只能分段


*骗更,投喂一样饿死的吟清太太
*自我膨胀,不是意识流
*夏中心的夏瑜
*夏翊空视角
*花吐pa,从吟清太太原先那篇的改,可能……走夏上将恋爱智商上线的支线?


人渣。
夏翊空站在落地镜前,双腿笔挺。上半身倒没来得那么正经,其中一手强硬地撑在镜上,仿佛下一秒就要对镜子里的自己来一个什么霸道的爱的宣言。
这样的场景每天都会重复一次,同样的两个字每天也都会重复一遍。
人渣。
夏翊空盯着镜子里头那张脸,伴随着突然接踵而至的猛烈咳嗽和惨艳的花瓣,终于没有再笑了。


今天的夏上将何止是翘班,根本连签到都没来。
这就奇怪了,毕竟夏上将再懒,懒也是懒在规矩里头,从不越界。
不过似乎沂水军部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也不知道是基于对夏上将的十分信任还是连管都懒得管。总之一向非常清闲的沂水军部又这么闲过去了,除了完全没接到任何通知的那位批假条的小职员仍然一脸懵逼。
……啊,不过大家都很希望夏上将能和隔壁瑜上将好好学学呢,闲也不是这个闲法嘛。
而民众心中的大咸鱼现在正在床里把自己窝成一个春卷,一会滚到左边一会滚到右边。
这是夏翊空二十多年来难得的一次超过十二小时的睡眠。事实上前一天晚上九点夏翊空就倒在床上了,而现在已经第二天中午十二点整,夏翊空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甚至在睡梦中徒手关闭了现实里的闹钟。
夏翊空只觉得很累,累累累累得要死,干脆沉迷睡眠,在梦中放飞自我,撩妹还不会被罚款……直到梦里的他咳出一捧深蓝花瓣,夏翊空终于惊着醒了过来。
然后……
看到了瑜子晨。
完全没有对瑜子晨怎么知道他的住处产生任何疑问,夏翊空直接想着我还是继续睡吧就要躺下装晕,被瑜子晨徒手拦截在了空中。
“小子晨……”
“不要那么叫我。还有,等会的会议你还有二十分钟可以准备。”
“好。”夏翊空赌气又把自己埋回被子里,“那就不去好了。”
半分钟后夏翊空很怂地起来了。


瑜子晨没有等夏翊空。总之夏翊空是猫进会议室的,蹑手蹑脚踱到了自己的座位。
对面沙发上的老不死中瑜家家主和夏家家主闪光得显眼,老远的夏翊空都能感觉到闪光里的他爹看了他一眼。但毕竟老夏家的儿子从小没人管又游手好闲得出名,其他人对他的迟到似乎也没当回事儿。夏翊空轻啧一声,马上转移视线四处看风景。
昏昏欲睡听着会议议程夏翊空内心琢磨着这议程是不是他上次刚听过,什么加快战争进程啦尽早攻下奥斯库洛斯啦怎么听着都那么耳熟。总之就是些听着就不靠谱的内容,夏翊空只想到了人活越老自我意识真是越强,踩块土地就能说占领了。
眼睛没什么地方好放,夏翊空下意识地就朝瑜子晨的方向望了过去。瑜子晨坐得乖乖的,一板一眼,好像什么都听进去了——虽然夏翊空估计她根本一个字都没听。
掌握巨大财产的白家老头突然冲夏翊空丢来一个支票本,动作有如挥金如土一般行云流水,白老头的眉头也挑得跟能挑出一溜儿金子似的。夏翊空这才注意到老不死们在讨论拨款问题了,心里忍不住感叹着造作啊有钱人做什么事看起来都很有钱,完全把自己也属于这个富得流油的异能者联盟的事给抛在了脑后。又忍不住在心里对穿着市井的白家儿子白晓给予了心疼。
喉头突然传来的窒息感遏止了夏翊空的脑内小剧场,夏翊空开始胡思乱想思维飘荡,刚才想着是不是体内的洪荒之力扼制不住现在又想着自己的脸色是不是看起来很糟糕。他尽力朝瑜子晨的方向看过一眼,瑜子晨看起来什么都没发现。
好啦,老不死的钱财问题讲完啦,爱财如命的人该退场啦。
夏翊空才离开会议楼不久,意外地看到了不远处的瑜子萧。夏翊空的脸色这回真的变了,赶紧强行自然地改变了行进路线走向拐角,好让自己不会正面碰上瑜子萧。
还好瑜子萧应该也没看到他,没多久瑜子萧就从他的视野范围消失了。夏翊空松了口气,却又是猛地一阵恶心感涌上喉咙涌至大脑让他差点没昏死过去。夏翊空强硬地在角落里把自己撑起来了,恶狠狠地盯着手中娇艳的深蓝色花瓣,尽数撕了粉碎。同时嘴里也不停地恶毒咒骂。
人渣。
-tbc-

评论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