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看着我(八到完附彩蛋)


落地镜粉身碎骨四散在深紫的花海里,一刀撑地的夏翊空呼吸困难,咳嗽的幅度越来越大——
叩,叩,叩。
仿佛灵丹妙药,夏翊空一瞬间回复到先前的无事模样。想着是不是指挥人手不够夏翊空打开了门,外头站着的人却让夏翊空怔在了原地。
瑜子萧。
夏翊空下意识关上了门。
收拾完残局夏翊空才重新开了门,还好还好,瑜子萧还在门外,表情一如往常不咸不淡。
夏翊空不禁喉根一酸。
明明前两天才在苏子桃的办公室见过对方,虽然没有打照面;今天这一面搞得跟过了一万年似的,夏翊空有些懵,大脑已经迟钝出不知道面前究竟是不是真正的瑜子萧的结果了。
“你的脸色很差。”
瘫着面部肌肉,但瑜子萧的语气听上去并不生硬,好像这话已经说过了不少遍。
夏翊空没有回应,双眼瞪视地面,下唇咬得死紧。
“……出了什么事,阿晨说你三天没去指挥部了。”
瑜子萧的语气竟然有一丝不安,夏翊空在内心叹气,想实验尚未成功科技仍需进步,瑜子萧的感情清洗手术还不够彻底嘛……心脏突地一刺痛,夏翊空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尽管他什么都没说。
夏翊空一转身,假装自己充满仙风道骨之息。顿首,立正。
“我马上就去。
你的计划我不会插手。
再见。”


不完美也不光彩的最后一面。
夏翊空埋身角落自以为鸵鸟,脑海里从上到下被瑜子萧刚才的诧异眼神给占了个满。
瑜子萧只知道自己得了花吐症,但毕竟是经历过感情清洗手术的人,瑜子萧根本想不出来什么样的人让自己落下了这样的病根。
苏子桃没有告诉瑜子萧花吐症的双向致病,否则他还能推测出对方的身份。
瑜子萧总归是要死,花吐症给他宣判的死期真是比他的计划远太多了——尽管只是一个月。
直到夏翊空关上门,瑜子萧莫名一阵心悸。
——这下可能一星期都没有了。
但这最后一面,终究是见着了。


“你的任务——
杀、掉、他。
——那个叛逃者。”
附在瑜子晨耳边悄声,夏翊空语调如死水毫无感情。瑜子晨动摇的眼神斜向一旁的夏翊空脸上,发现夏翊空的神态简直可以本色出演行尸走肉。
夏翊空只说了这一句话,这个平
日最聒噪的人现在彻底一声不吭了。
委实说他从一开始就不满意瑜子萧的这个计划,原因归根结底,太完美,太简单,太彻底。
还得赔上一个瑜子萧。
夏翊空内心再不愿意配合,一到真正实行瑜子萧的计划他还是怂了。
毕竟等着瑜子萧掉下的深坑早早就已经开启,瑜子萧的计划不过是提前自投罗网。
可他再怎么配合他也不愿意接受现实。
一根寒毛也不接受。
他看着瑜子萧进了鬼域,他看着瑜子萧杀了苏子桃。
他看着瑜子晨对瑜子萧举起了刀。
他看着瑜子萧,瑜子萧也看向了他。
夏翊空扯出了一个惨不拉几的笑。
夏翊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没有遮遮掩掩。血染的花瓣从他嘴角凋零,你看啊害你计划提前的事都得怪我。
他也毫不避讳,眼睁睁看着瑜子晨把刀子送进了瑜子萧心脏。


落地镜被夏翊空拼了回去。
夏翊空还像往常那样,撑在镜上,站姿正式笔挺,微笑温润暖人。
人渣。
说完这两个字,夏翊空也没再咳出花朵了。

————————————
像说喜欢什么的,他和瑜子萧可都听不懂啊。
-end-


彩蛋

伪he线


………………
瑜子萧静静地柱在他门口,活像个木雕。夏翊空在内心挣扎,最后在自己的脑海里溺毙了。
“进来。”
他声音燥哑得吓人,二十四小时没有进水与接踵而来的恶心花朵让他的喉咙近乎撕裂。夏翊空蹩眉,面色已经苍白得可以和新粉墙相较。
门被一脚踢上,夏翊空很快躺回床上躺成了咸鱼。
瑜子萧站在一边沉默,他着实不擅长开口。
“子萧。”
“花吐。”
“真不可思议。”
微弱的光屑在瑜子萧肩头散散落落,瑜子萧看不清夏翊空的脸,瑜子萧的表情却被夏翊空看得一清二楚——但似乎看得清楚也没有什么用处,瑜子萧还是寻常的那一副寡淡神情,从未改变过。
“……你问了苏子桃。”
不是疑问句,瑜子萧几乎马上认定了这个事实。夏翊空不点头也不摇头——反正现在瑜子萧看不清——只是沉默,很快又出了声。
“苏子桃没有告诉你花吐症是双向致病的吧。”
在瑜子萧诧异的眼神下夏翊空把刀柄放进了瑜子萧手中,然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箕在了床上看瑜子萧。
“动手吧,你的致病原就在这。”

评论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