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逆行

把老东西拿过来(真不要脸)

来自吟老师:血刃pa,【夏翊空三次穿越时空想( ),最后一次他成功了】
括号处自填的半命题作文(啥)

*别说了 套路吧
*我流血刃私设满天飞 很短 并且写得很拖沓
*我亲爱且尊敬的三年宿敌瑜子萧上将吟清老师的公历16岁生日快乐
和全沂水最帅的夏翊空上将的农历18岁第一次生日快乐
*无明显cp向 细节cp夏瑜不拆不逆
*假装今天6月26日


我将亲手画上休止符。
你没有后路,我也不会有。

夏翊空第一次听说海因茨有时空穿越机器,是在他第一次来到海因茨的时候。
那天他身上负重着个瑜子萧,自己身上除了脸其他没一块皮是好的。就这样在某个活死人回光返照般的指引下拖拖拉拉着来到了海因茨,一进海因茨就听到几个神经病手舞足蹈张牙舞爪喊着“完成啦完成啦穿越机完成啦”。然而夏翊空忙着昏厥也没有多想那是什么玩意儿,于是他和时空穿越机器的关系就这么停留在了听说而已。
在那之后,夏翊空每次去到海因茨都能把时空穿越机器听说一遍。并非真正感兴趣了,倍感无聊的夏翊空偶然想起了时空穿越机器,便开始向苏子桃打听起来。苏子桃盯着他,整张脸上写满狐疑。
“真让你用了那玩意儿你想做些什么?”
“自杀啊。”
表情慢了话语一拍,苏子桃捕捉到了夏翊空眼神的细微变化。她没多说什么,只是继续做着实验,把夏翊空晾在了一边。
夏翊空挑挑眉,离开了海因茨。
夏翊空第一次正式见到时空穿越机器时,海因茨空无一人。身上没有瑜子萧,这里也没有苏子桃。漫天是久久不去的血腥和铁锈气味,一点一点啃噬着他的呼吸系统。
夏翊空独立在海因茨的大厅,昏黄的灯光下机器的影子虚幻膨胀仿佛西方故事里的魔鬼。夏翊空没忍住一哆嗦,踌躇几分还是硬着头皮上前去了。
这台机器被发明出来也没几年,按理说不至于落到锈迹斑斑的地步。然而展现在夏翊空眼前的大块头全身红一块青一块,周遭的气息也愈来愈呛鼻。
夏翊空屏着呼吸研究了机器脑袋上的表盘一会儿,转动着表盘里的旋钮后,抱着不怕死的心情摁下了启动。
他眼里的世界堕入一片黑暗。

夏翊空眨了眨眼,随后马上皱起了眉头。
他并不畏惧再次见到这个场景,他也不会去煽情地掬上一把泪。
但他会再一次做噩梦并且反复七天。
夏翊空靠着墙打着哈欠,和不远处的两人对比起来画风迥异。
子晨、太慢了——
到现在还迟疑着什么呢?为什么还不快点举起刀?
杀了他。
快点杀了他。
印象里的子晨可没这么拖沓——
——吸血花。
久等的夏翊空如愿看到事态顺着他想看到的方向发展了。瑜子晨终于对准了瑜子萧的心脏动刀,瑜子晨终于发动了吸血花夺走了瑜子萧的幻境——
对,就该是这样。
可是他怎么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呢?
然后接下来就该是这样、真心实意却什么内容也没有的托付——
「抽屉」
瑜子萧还是作出了那个嘴型给他指示,夏翊空这次连招呼都不打便转身就走了。
这个场景是最没用的一个场景。他只能在那里做个木头人,连自己要做的事情都差点给忘记了。
但他想做的事情这个场景无论如何也做不了。
夏翊空觉得海因茨的发明机器态度很有问题,必须上报消费者权益部。
但是转念一想,无论是这个场景还是原来,海因茨也都没人了。
现在,还要去重复一遍瑜子萧的所谓托付吗?
夏翊空选择了否定,并将前进方向更为了鬼域。
——人去楼空的海因茨。
果不其然,那个大家伙还静静地蹲在大厅。
夏翊空将旋钮多转了两圈。

欸?
欸欸欸欸欸欸欸???!!!
现在的夏翊空是惊恐的。见刀子脱了手他的内心七上八下到烧香拜佛求菩萨,直到瑜子萧的血溅到他脸上他才带回了脑子。
看瑜子萧的表情明显也蒙了。状况外的夏翊空无法多做解释,只能在心里一个劲儿给瑜子萧道歉。
然后他听到了不远处的怪物群嘶吼声。
“……???”
靠着第二异能短暂借取了瑜子萧的幻境后勉强扛着瑜子萧避过怪物群的视野,夏翊空迅速给一脸不明就里的瑜子萧做了紧急包扎——
“对不起——”夏翊空双手合十,“现在没时间解释那么多了——”
夏翊空本想直接带着瑜子萧去海因茨,却想起自己已经两次打破时间线的正常进行,可能会引起瑜子萧的怀疑,马上改口,
“你要去哪里?我带你去。”
但是瑜子萧还是起疑了。
“我并不认识你。为什么——”
“子萧。”
莫名一阵心悸,夏翊空匆匆打断了瑜子萧的问话。
“……”
“从这走。”
小步紧跟在瑜子萧身后,紧绷心情许久的夏翊空突然稍微放松了些许。
刚才太过紧张竟然没有注意到——夏翊空端详着自己的手,分明比原来小了一寸。
时空穿越只是意识穿越而已啊……这就麻烦了。
——?
——!
闻声夏翊空偏身去看,尚未找准焦点下意识抬手去挡,一瞬间臂上出现了两道长且深的撕裂痕迹。
糟糕——纵使他的第二异能能撑五分钟之久,但十年前的他可连自己有这个异能都不知道——这才过去了半分钟吧——
“瑜子萧!!”
鹰头的虎头的人头的异形生物吼叫着嘶喊着猛冲过来。夏翊空左手反手握住短刀刺向离瑜子萧最近的怪物——他不确定瑜子萧现在是否能够攻击怪物——随即抬膝一撞,右手中的短刀冲怪物脑袋刺下。
这时瑜子萧突然回身过来,咬咬牙发动了幻境。
最终磨蹭到海因茨的夏翊空边扛着瑜子萧边翻了个白眼。
跟十年前不一样在哪?顶多现在瑜子萧是活人的状态而不是活死人。小孩子的身体果然撑不起太强的异能,何况他已经打破时间线强行发动第二异能——虽然它一直存在着。
海因茨门口站着苏子桃,脸上似笑非笑。
“太慢了——”
“双异能。”

夏翊空想了想,他穿越回来是要做什么的。
这个场景也不行了——光是救瑜子萧就够费劲了,等会他还要忙着被救忙着听说时空穿越机器的发明成功——
发明成功?
“最后一次了,你到底想做什么?”
夏翊空惊恐地扭头,苏子桃已经站在他身后,原本迷你的身形此时见鬼的高大。
“这次再没成功你又要重复一遍了,好好想想吧。”
“……”
“苏子桃,瑜子萧现在在哪里。”

“瑜子萧。”
夏翊空在一旁落了座。瑜子萧不像先前一般茫然疑惑了,取而代之的是完全的面无表情。
“……
看着我的眼睛。”
“永别了。”

“血统半分?”夏家家主拧高了本就不低的眉头,“估计只是个废物吧。”
“嗯……”瑜家家主微翘着嘴角,吐露出一个语气词就再没下文。
瑜子萧已经开始进入处理状态了——那么就无所谓夏家的这个孩子有没有用了。
“他爱干什么让他去,不用管了。”
这回夏翊空亲耳听到了夏家家主最后下达的指示。
现在的他比先前更小了一寸。
夏家家主的指示一下达,就表明这是最合适的时候了——
但怎么才能让瑜子萧死掉呢?

|tbc or end|

补充说明:
“看着我的眼睛”=记忆异能。

评论(5)
热度(2)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