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追忆新千年·二·可惜没如果

偷偷放个大结局 也是去年的
我伏半慕真是死得不明不白(。





可惜没如果

/苏一琰

*《天花乱坠》(类似大逃杀背景)
*一切自由心证
*我好久没写这么肉麻的了!!!
*我流李杜



<<<

李景望总算看得清了,提着血红了的匕首从远处向他顿步走来的不是他所希望的别人。李景望的喉结微微颤抖,声带不稳,就连叫出那个名字都失了底气:
“清臣……”

杜清臣两天没能好好睡了,走起路来僵尸一样飘忽,常年的狐狸笑已经不再,甚至看到李景望时也没再勾起嘴角。
他在李景望面前五米处顿下脚步,远远地和李景望僵持着,不进也不退。
“你杀了时不期?”
李景望先一步打破沉默,不善的语气将问号硬生生掰成了句号。
杜清臣没有回答,只顾着集中了瞳孔盯他。
“是你计划的这一切?”
杜清臣还是没有回答,只是低头拿衣服抹净了匕首,并将匕首扣回了鞘中。
气氛由零点直转零下。李景望瞪着杜清臣,杜清臣盯着自己衣角并在衣角后找着什么。
“杜清臣!回答我!”
李景望起身三步两步上前要揪杜清臣领子,杜清臣先一步侧过身,从裤袋摸出手机的手已经搭到了耳边,视线从李景望身上拐偏到远处。
“嘟、嘟……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嘟、嘟……”
相距不过三寸的李景望自然也听到了手机里的公式女声。蹩了蹩眉,最终还是没有真揪起杜清臣领子质问。
“谁?”
杜清臣收了收瞳斜瞟了他一眼,马上又看回远方去。
“呵,伏半慕果然死透了……。”
李景望一愣,随即意识到了电话线另一头的号主是谁,手心不禁冒出汗来。
“……什么意——”
“被她抢先了。”杜清臣低头收起手机,“她给时不期下的毒。”
“哦,对了,”杜清臣终于抬眼正视李景望,“我只听说了时不期的计划……,要算账找她算去。”
“……”
李景望哑然,滞在空中的手终是落回了身边。
“控制有反社会倾向的人群让他们自相残杀……。这算盘有点大,”杜清臣就地坐下,“我想到了,但我没想过他们真的这么做了……还拉错人下水。沈鸷他们被我们连累了。”
李景望也在杜清臣面前坐了下来,似乎松了口气,神色依旧苍白。
“别装了朋友……,兄弟……还是……?”
像被魔力控制一般,杜清臣向前伸出左手去,五指轻轻落在了李景望颊上。嘴角被强行扯高了,污浊的眼睛流出泪来。
李景望黯下眼色,没有打掉而是抬起右手握住杜清臣的手腕。
“现在我们两个都罪恶累累。”
李景望的安慰并没有起到实质性作用。杜清臣还在笑,眼泪已经流干了:“不不,我杀了他们三个……你只在我杀荀觅的时候搭了把手。我只是很好奇你怎么会来帮忙呢——嘿,别握着我的手了,我已经弄脏你的脸,不能再弄脏你的手了。”
“这样的环境下作出什么也不奇怪吧,不是杀人就是被杀……你干什么?!”
还在试图安抚杜清臣的时候李景望惊觉左手心被摩擦,接着左手被握住——
刀刃对上了杜清臣的心口。
杜清臣似乎被这一吼吓得顿住了动作不敢动弹。刀刃已经贴在了他的衬衫表面,杜清臣的笑容愈发扭曲。
“为什么?”
“为什么我们不能出去?”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还能立功拿补贴——唔?!”
李景望强行折开杜清臣的手臂并不管刀刃扯伤杜清臣皮肤直接用力把他右手摁住在地上,右手扯下了杜清臣的手腕,在杜清臣反应过来之前摁住他后脑勺并堵住了他的话头。
在杜清臣缺氧窒息前李景望松开了他,两只手也跟着拿开。左手顺势将匕首刺进了杜清臣喉咙。
杜清臣应激着瞪大了双眼,不多久眼皮垂落,嘴半张着挣扎着想说什么却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虽然迟了点,但总算赶上了……”

“永别了,”

“清臣。”


fin

评论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