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车癔症

前年生日賭氣瞎幾把寫的小學生作文





*夏棠

*来迟两天,生日快乐。

*短打

*兜兜转转,颠颠簸簸。

  我还是要回家。



<<


夏翊空看着窗外,肩膀忽然有些酸。

安全带的约束让他无法自如地活动筋骨。夏翊空本想稍稍活动开肩膀,突然想起孙海棠还靠在他肩上。

他的左手还和她的右手一指一指锁在一起。孙海棠睡得很沉,但夏翊空清楚他如果随便一动孙海棠绝对会马上爬起来瞪他。

夏翊空把哈欠咽了回去。


他和孙海棠同一天生日,正在盛夏。赶了巧,偏定到了这天的飞机。然而梦想中的可爱空姐送蛋糕是不存在的,且孙海棠被颠得苍白的脸色和断续不稳的呼吸声清清楚楚表达着她无法进食的意味。

“祝你生日快乐,祝我生日快乐。”孙海棠唱得硬硬梆梆,强行勾起的嘴角在不安地抖动。

夏翊空紧了紧被锁住的左手,冷的,湿的。


机场大巴行驶在长路上。夏翊空仍然看向窗外。

终于是在陆上,孙海棠总算得以进入了休眠状态。

无法自如调节冷热感受导致了感冒,孙海棠边睡边咳嗽,几度抽鼻子失败。

对于气温的预判,这回的他们是失败的。说来也全赖此时是盛夏,且他们也刚从火炉城市飞回来。

夏翊空犹豫了几分,稍稍抬手去闭了风口。


他也在犯困。脑子里一群他自己在打架,视线在闭灯的大巴内无法正常聚焦。夏翊空依旧看向窗外,孙海棠靠在他肩上打了个颤。


“……”

夏翊空清醒起来,不再看向窗外。孙海棠依旧在梦呓,念叨着不知道什么词汇。夏翊空猜想是自己的名字,定了神仔细去听。


夏翊空没有偷听成功。

大巴停了下来。夏翊空睁开眼,左手倚着的窗户外头,天空里星星正在眨眼睛。

评论(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