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天花乱坠(楔子)

/苏一琰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早早地等在这里。
隔着一层霾的天空蒙而不亮,大街上已经有些许戴口罩的人分散四走。期间几辆拉客车有意无意从他们面前经过,皆为杜清臣几下挥挥手请离了。
今天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几个人量度着学校聚集他们于此的缘由,偏是没找到为他们几个别系学生的集合合理的解释。
沈鸷和孙嫱自觉退到一旁咬耳朵去了;杜清臣左手边一个李景望,右手边一个谢紫堇。朝向谁也不是,偏偏两个都不肯发话。谢紫堇低头玩着手指,李景望张望着路面探寻着什么;正要打破沉默的杜清臣被一阵喇叭声夺去了话头。
看上去实在说不上校车,但确确实实在双层巴士身上漆着校徽作为标志。只是标志是黑底白边,与学校发的那张「金卡」上的一样,乍一看仿佛是送葬的「奠」。车冲破霾而来,就像真正的灵车来接他们了。
李景望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他回头看去,杜清臣不知所措地柱在那儿满脸尴尬。
现在车终于停在他们面前了,却没人先跨出一步上车。
“……”
没时间犹豫,李景望硬着头皮当了开头的;杜清臣随即跟上,顺手拍了拍谢紫堇的肩膀示意;沈鸷见三人先上了车,这才拉着孙嫱跟了上去。
才上车没几步杜清臣撞到了李景望;李景望早已驻脚。杜清臣略略偏头去欲问李景望发生什么时,余光瞥见了坐在第一排右座的人,顿时打消了猜虑。
李景望的心情则不那么好过了。坐在第一排的那位不是谁——那是虽才和他分手两月却有三月不曾相见的荀觅。而见到上车来人,荀觅只瞧过一眼便又转回头去看窗外了。
而李景望往里行进,经过荀觅身边时慢下了脚步,若有似无地忽过一声:“你也在啊。”
自然荀觅是不会理会他的。只是杜清臣走近后用对待皇后娘娘的态度乖乖巧巧地给荀觅道了个安时,荀觅回之一个亲切微笑。
谢紫堇只看前头三个你来我往眉眼相错的一片修罗场架势,又见第二排右侧有个女生靠窗坐了,意下回避的坐到了那女生旁边。
杜清臣才走上后排,瞧见了最后排正中央看手机的是步和懿,有些意外地同步和懿打了招呼。又见李景望不知什么时候在第三排左侧靠窗位落了座并在那儿撑着脸沉思,杜清臣了然而熟稔地于李景望边上坐了下来。
沈鸷和孙嫱倒是选位置选得最慢的。不曾咬耳朵,两人看完前头一场僵硬气氛的大戏后互对了一个眼神,这才在第一排左侧坐下了。
但车没有开。杜清臣正欲下去一探究竟,从车的门口冒进一个脑袋——然后是一整个人。
是个女孩子。然而上车后她仍然背对着他们,低着头,似乎想从车前风景找寻出什么。

“登录完毕。
B区9人全部到位。
可以出发。”

干巴巴的电子音响起时女孩已经转过身往车里头来了。也没有再低着头,甚至是傲然挺高了身板,脸上骄横跋扈的大白大红则诡异非常。
隔着那层妆杜清臣好一会儿才认出那张脸来。尽管未曾面对面见过,照片是没少见到的——仅限于他还在学生会时。
“轰——”
女孩从杜清臣身旁将要走过时车子突然启动,伴随着一个趔趄,女孩惊叫出声。尽管声音听上去有些矫揉造作,杜清臣还是伸出手去扶了她一把。
女孩的惊叫声戛然而止。她回过头来看,脸上写着的诧异很快消失。“杜清臣?”
“嗯。”杜清臣含糊不清地应了声。
“谢谢学长。”女孩给了他一个嬉皮笑脸,旋即收回成面无表情;并且顺势在隔了杜清臣一个过道的座位坐下了。
这边杜清臣则触电般收回了手。前排谢紫堇侧脸看了他多时,又在他看向她时转了回去。
李景望也没再看窗外了,眼神一片玩味。然而杜清臣回避过了他的眼神,拿出手机开始专注;李景望稍稍倾身看去,隔座女孩也拿出手机专注了。
谢紫堇闻觉一声轻笑,是她邻座的女生。邻座女孩挑了挑眉头,谢紫堇则以一个摇头作了回复。
邻座女生不似刚才的女孩:眉目柔软,妆容恬淡。鼻梁上架着副流行一时的大圆框镜,却是没有镜片的。

步和懿自车子开动便收回了手机。目睹了杜清臣伸手扶住女孩的全程后他被女孩瞅了一眼,凶巴巴的。然而仔细想来,许是近视眼也说不定。
然而这之后他也被李景望瞅了一眼。杜清臣曾提起过,李景望是双眼5.2的。
霎时间,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顾远闻点开手机解锁,屏幕里赫然跳出他与伏半慕的聊天界面。然而伏半慕已经超过半个小时没有回复。
半慕 05:08:11
你也起早?
Gu 05:08:45

半慕 05:09:30
你那边应该天很黑啊
半慕 05:09:51
怎么这么早
半慕 05:10:20
我是学校有事啦
Gu 05:10:32
对,天很黑
Gu 05:10:48
你也学校有事?
半慕 05:11:03
怖い
半慕 05:11:15
我睡迟了
半慕 05:11:28
刚走出校门
Gu 05:11:36
哦,我在机场
Gu 05:11:43
晚点了
——————————————
半慕 05:14:32
我上车了
半慕 05:14:58
呃?????
Gu 05:15:03

Gu 05:46:22
在吗?
直到他登机伏半慕也没有回复。顾远闻有些疑虑,又想先前伏半慕也没少这样突然掉线,这才关了机。
约摸过了5个半小时,飞机滑进了中转机场。顾远闻下了飞机打开手机,伏半慕还是没有回复,反倒是学校的服务号发来了短讯。
「您已到达C区中转站。请往机场2楼特殊通道办理手续。」
特殊通道狭长幽静。分明已是中午十一时多,特殊通道却空无一人。
伏半慕还是没有回复。
顾远闻走到特殊通道尽头,终于有三三两两的人影出现。不多,细数来只有五个。
似乎是听到有脚步声,背向着顾远闻的一男一女一前一后回过头来看。顾远闻登时吓住了脚步。
平日算不上寡言,然而碰上的是这两个人,顾远闻也不知如何开口了。好一会儿才试探性地叫道:“……鹿苌?”
鹿苌张了张口,没回声,只点了头。韩释迁倒直接转了回去,低头继续看工作人员处理手续。
顾远闻远远地独自尴尬,这时最右的工作人员喊他:“顾先生是吗?过来这边走。”
办完手续后韩释迁头也不回就走了。大约是考虑到了彼此还有伏半慕这样一个不像样的交集,鹿苌没有先行一步,顿在了原地等待顾远闻。
“呃……”
鹿苌向来是不多话的,尤其是在并不十分熟络的人面前更难由她开启话题。顾远闻好心打破了沉默:“你怎么也在这?还有刚才的韩释迁。”
“嗯……”鹿苌望向天花板,“学校那边的事。”
顾远闻一愣,从口袋翻出手机来。
伏半慕还是没有回。
“你最近还有没有和半慕联系?”
“欸?”鹿苌好好地想了一想,“她最近挺忙吧?没看到她上线。”
顾远闻闻言,默不作声收起了手机。

「欢迎登机。
C区中转站服务结束。
终点,————」

TBC

评论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