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夜が綺麗ですね

*其实我是恐怖小说出道(?)的
*那一天夏翊空想起了自己的三设
*首更1500,以后不好说了。大致脉络还没出来,人物关系差不多了。
*无CP的夏中心向
*原标题夜色真美,太土了于是换成日文(




“707房六号,707房六号……”
传唤声蛇一样回荡在空落落的走廊里。707房的护士机器似的崩着身体,械着步伐来到六号病床边,正撞上六号病人一对黑如深渊的眼睛。“六号,六号。”护士重复着,六号是这个病房里唯一能照着指令自己行动的病人了——只要叫醒他,剩下的不管也没关系。六号几下伸缩四肢挪出被窝,走到体态短小的护士身边时形成了巨大的极差。六号跟着护士,在其他病人花七八糟的眼神下出了病房,向黑不见底的长廊深处行进。
路上没有其他人,六号却走得跌跌撞撞,几度行将绊倒护士。护士嫌恶地啧声,却没拿他作法——六号毕竟是眼睛有点毛病的。整条长廊只有脚步踢踏和六号石头压肺式的虚弱喘息。护士突然扳过他肩膀,他险些碰了台阶的瓷。上第一个台阶他用了半分钟。护士鼻子扭歪了边哼气,摸黑随手一扯,便听到楼梯冰冷的铁扶手在拍击下摇晃的酸响。护士松了手,鞋跟在楼梯上硬邦邦地敲打——反正丢下六号不管也没关系,六号自己会跟上去,哪要人操心。六号突然在她背后笑了,是符合他当前身份的笑声。护士脑皮一麻,鞋跟敲打的频率更高了。后面的六号也用符合当前身份的方式,快步小跑着跟上了。

“本来他早该判死刑了,结果经过精神鉴定说他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然后就留在我们院进行治疗了,一治治了五年。”副主任将纸质硬糙的鉴定报告往前推,“做鉴定的是我们院最好的医生……我们不会质疑这份报告的真实性。”
接过报告的人在纸上扫过一眼,最终视线留在了落款上,凤眼不经意地上挑两下。“是——”,才刚开口便被敲门声打断,“请进——”,护士前一脚迈步进来,后一脚黏了个六号。六号一进来便摇头晃脑四周乱看,最后在凤眼男人的脸上停了三四秒,重新移回护士的后脑勺。凤眼男人倒也毫无见怪,只回头对副主任问道:“是谁批准他入院的?”“是苏院长。”副主任客客气气回答,顺便冲六号招招手,“快过来。”六号突然瘪了嘴,老不情愿地从护士身后挪出了身子,小孩子心性似的站离了凤眼男人好远——但事实上六号的智力水平超高于常人,绝非什么先天愚型的精神病。
“我不认识他。”六号并不等副主任先开口,五官紧绷神色戒备地盯着副主任,有那么几刻视线扫过了凤眼男人的脸,讲话则是着急的嚷嚷,“我不认识他,我能不能回去?薛没告诉我有人要来。”
“你不要紧张。”副主任还保持着弥勒相的微笑,心里早对六号烦了透,“瑜先生只是想来见见你,他认识你。”六号脸上的戒备又叠上一层:“我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认识我?他也要来杀我吗?”副主任的开口再一次被打断,这下是轮到被称作“瑜先生”的凤眼男人了:“你不用那么害怕。我是苏子桃院长的朋友,对你的事我稍微了解的——苏院长让我来和你聊聊天。”
“除非你拿出证据。”六号挖苦地挤了挤眼,“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是苏子桃叫来的?”他咧开嘴笑,语速也愈来愈快,“上一个人也是这么说的,然后他被杀了。你也想被杀吗?”瑜先生先是瞟了眼一旁无动于衷的副主任,接着冲不远处立姿像种着的护士招招手:“我想他可能需要来一针镇静剂,我想副主任也会同意的吧?”副主任不轻不重地点点头,六号的眼角略略抽动,转身想走,护士却早有准备似的拦在了他面前。瑜先生看见六号垂头丧气了,颇为玩味地笑着摆摆手:“麻烦这位护士小姐先带他去隔壁了,可·不·要·让·他·溜·了。”六号眼神恼烦地瞪过瑜先生一眼,瑜先生返还了他一个满带笑意的挥手。

隔壁一声咔哒。“他平常会这么扯谎吗?”瑜先生问,“没有什么'上一个人'吧?”副主任从档案堆中拉扯出颜色最为鲜艳的一份文件,递给瑜先生:“常有的事,他经常会跟人说些根本没出现过的事情……我们认为他不是在扯谎,由之前的状况看来,他有癔病症状。而他说的上一个人确实是有的,还活着就是了。喏,就记在这上面,第五页前后吧。”瑜先生先留神了第一页,内容与刚才的报告大致统一。瑜先生翻到第五页,“与病人相熟”,“与病人有过争吵”,探视人和冒号之后是他极为熟悉的字体与姓名。“平常有人探视的话会告诉薛医生么?”“会,除了今天您过来的事我们还没告诉他。”瑜先生像是想起什么,抿唇了然一笑。“还烦请您先不要告诉他。至于这位六号……”瑜先生作出嘘声手势,“就让他再演两天吧。”
愣了两三秒后副主任才从瑜先生的话里回过神来。“您在质疑薛医生的鉴定结果吗?”“并不。”瑜先生收回了笑意。

“我会找你们这位最好的医生好·好·聊·聊的。”


tbc

评论(1)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