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真相是out of character

不够沙雕了,所以你看着玩儿就行了。@闻秋声 
顺便我意外地get了上将×小祖宗(……)唔噗噗噗噗噗




夏翊空有两个微博号,都是VIP8级。
大号作为官方用号经常撩妹麦麸,态度极其直男,一眼就看得出来是在营业。
小号则是真情实感地……嗑CP,嗑CP,嗑CP。
并且嗑CP嗑成了大佬。
瑜子萧早就知道夏翊空嗑CP,甚至夏翊空还拉他求他一起嗑,但是一开始他是拒绝的。
直到他看到了木木的夏瑜文《危险距离》。
哦豁,完蛋。

有人吐槽过木木的人物虽然写得很还原但是遇上瑜子萧时夏翊空总是会莫名其妙变得狗腿,然而微博知名RK粉头一隅推木木的文时买完热门后常常会说这样的夏翊空真的非常还原了,因此不少小粉丝私下会吐槽这位圈中大佬的爱好真的很迷,平常跟她们一样怎么到了对待夏翊空就不走正轨。
“瑜少毒唯加夏总黑粉吧。”这是她们的总结结论。

“我不想去拍小黄曲mv,我要退休,谁快点来给我批准一下,啊啊啊啊啊。”
看完日程表的夏翊空棒读着泥一般蔫在沙发上,薛天慕伸手抽走了日程表:“醒醒吧你自个儿就是队长,要退休去找苏子桃看她削不削你。”
“组合活动十一年只在场七年的队长果然还是开除算了吧。”夏翊空在沙发上打了个滚,“我家在催婚了怎么办啊啊啊。害得我还解释了好几遍之前电视上那是为了节目效果的营业手段。”
薛天慕一脸不想听,顺便在心里又记了一笔。
“既然是营业手段为什么还带着小姑娘们一起嗑CP,一·隅·大·大?”
夏翊空一脸早有预料,回应时只扯了扯嘴角,
“不是很好玩吗?反正都是假的。”

新曲mv一出来RK圈开始涌出大量ABO或者纯开车向视频,由于center是薛天慕的缘故夏瑜圈终于是又落败了。
木木太太没有产粮。
许是无心剪了3p向。
“我觉得瑜子萧是个闷骚,把他按倒从肚子那里切开应该会冒出来一些花七八糟的东西。”夏翊空严肃地作出了判断。
“从把他按倒开始就不对了好吗?!”
“他可能还有一颗躁动不安的少女心,”夏翊空没有理会薛天慕的吐槽,“只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过。”

瑜子萧走远后,薛天慕抱臂站在门口拦在了夏翊空面前。
“兄弟我们有话能不能出了厕所再说???你看这人来人往的保不准会有私生看到来按头。”
薛天慕看上去是犹豫了一下,随后揪小鸡一样把夏翊空拎到了楼梯间。
“溜粉很好玩吗?”
薛天慕露出了真情实感嗑rps的粉头CP被拆时才有的表情。夏翊空愣了一下,愣是没在楼梯间直接大笑出声。
“你这不对啊,直男麦麸怎么能叫溜粉呢,一切都是为了宣传嘛。你要是看着我和子萧绑定不开心我们可以拉着你three players嘛。”
薛天慕一脸要英勇就义:“你老实说你跟瑜子萧到底是不是真的?别告诉我我这十年CP白嗑了!”
“嗯?”夏翊空挑眉,“一半一半吧。
毕竟我真的是子萧的哥哥嘛。”

薛天慕打开木木的微博号时发现评论里一帮人@去留无意,顿时毛骨悚然。
瑜子萧又干什么了?
薛天慕随手摁开一个字数多的评论,“瑜少竟然嗑薛夏!我是不是有生之年能嗑到三个人走在一起三个人都觉得自己是电灯泡的剧情!”
???瑜子萧掉马了???薛天慕心存疑惑,又点开了另一条:“木木太太快看笑笑给你点赞了!!!”
薛天慕抽了抽嘴角。
薛天慕敲了敲瑜子萧的门。
出人意料地瑜子萧马上就开了门,看到是他时难得出现了表情波动——是歉意。“薛……我那个……上错号了。”

夏翊空说:“晚上开会。”
薛天慕有些诧异。按理来讲现在出现“瑜子萧嗑CP”这种爆点新闻苏子桃肯定会亲自来把他们叫到一起语言处刑,这次怎么换夏翊空了?即使夏翊空是队长以前也从来没有过苏子桃让夏翊空转告开会的情况。
薛天慕有种不好的预感。

“第一我要点名老薛。别那个眼神看我我又不是要批评你。”夏翊空敲桌板,“知道第一次给你打榜的人是谁吗?
是小祖宗啊。”
预感成真了。
“她一开始是没告诉我,一直到我去美国前码同人文被她抓包了。那篇就一直躺尸在我U盘里,CP是夏瑜,亲情向。”
“小祖宗是画手,还是rps圈排行数一数二的太太,当然对于rps这种危险边缘的圈子说数据没什么卵用,但是桃子太太的名号你们绝对听过。”
薛天慕觉得lay了。他不但听过,还上了她的黑车。甚至——她还来申请授权画他文中的片段。
“后来嘛你们也知道,小祖宗那个忙啊,于是买热门打榜的重任是我在担了。啊当然这个是我自愿的跟小祖宗没关系。”
“啊顺便,老薛你要小心了,”夏翊空的眼神犀利来起来,“扒你的那条帖现在好像挖出一点真的了。”

“第二我要批评子萧了——”
薛天慕看见夏翊空立刻铁青了一张脸瘪了嘴,眼睛盯着瑜子萧,不知道在想什么玩意儿。而瑜子萧则像以往一样理所应当地回往,眼神透澈清明,就算是没有他也能硬从里头读出无辜的情绪来。
夏翊空被扎的气球似的泄气了。
“现在我们放出的消息是你搜消息时手滑,以后别再出这种错了。明白吗?”


tbc

评论(3)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