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不复(丕权单向性转慎

三年前的东西加tag蹭一波热度。
毕竟现在的孙海棠已经不是单纯权性转的孙海棠了拿出来鞭尸(划掉)纪念一下。
ooc,不能接受极度崩坏和性转的请马上换页。
因为是一字不动搬过来的所以↓↓↓
【高亮】*文中开玩笑过度
*后记废话很多
*格式调整我尽力了。(并没有什么用






不复

cp丕×权娘[孙海棠]请注意
全篇拆主cp丕棠
be
曹丕27孙海棠32设
短漫改文 剧情有偏差
家庭伦理剧【不是】

<<<

没记错的话自己已经很久没去翻过邮箱了。打从孙登被送到练师家差不多也过了三四个月,大概自己就是从那天开始没有再去翻过邮箱了。
孙海棠抱着随便看看的心情凑近了邮箱,却意外发现了一封白皮的,长得超出投递口的信。信封白得光洁亮丽,约摸是今天刚到的。把信拔出来,孙海棠眯了眯眼检查了一下邮箱内部,确认没有其他东西以后才把信拿了回家。

回到家坐进办公椅,孙海棠开始对信封进行全身检查。有些诧异地发现信封皮上写着自己名字的字体飘逸却秀气,字里行间总弥漫着一股熟悉的气息。
天,她可不认得这字是谁的。
不带温柔地撕掉封口,将口朝下,手在下头接着。先是砸下一卷白纸,又忽悠忽悠飘下来一片小照片。
仔细看照片时孙海棠一愣。这是她六年前的照片,并且不是证件照。背景却很意外地是一片大红色,红得恶心。孙海棠沉吟半晌,突然猜觉来了七八分。

展开纸卷,印刷字体静静地躺在里头。简洁明了,只有两行。孙海棠两眼扫过,唇边不清不楚地翘出了些笑意。
还没将纸卷回原样,另一边桌上搁着的小苹果突然震了起来。
孙海棠拿起一看。噢,号码有点眼熟,但不是通讯录里的。
应该是哪个被她手滑删掉的人?边自我宽慰着孙海棠接过了电话,“喂?”

“好久不见,海棠。”
“……嘁。是你啊。”
孙海棠毫无预料到电话另一头的人是曹丕。但她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一句话完就闭紧了嘴巴。
“——你看了信了吧。那么我就不再重复了。怎样?愿意复合吗?”

复合?复合个屁。
离婚是她自己提的,他反倒假装成不计前嫌要求复合——开什么玩笑,这不是成心要让她不堪,把自己衬成什么伟大人士?当她不了解他曹子桓的心眼?好吧,要是他曹子桓真是真情实意的,他图的什么?短短几年时间的该死感情还是孙登的抚养权?
孙海棠干笑两声。
“看来曹二少爷信心很足啊?你倒是先跟我说说,复合会有好处么?”
“当然。——要是没有好处你会答应复合?”
这莫名有些兴奋的语气十有八九是对方以为自己真的动摇了。她简直能想象另一头那个面瘫嘴角微微翘起的模样了,心里头嘲笑了对方一句便回答道:
“比如呢?”
孙海棠顿了顿,没等对方回话便抢先着把一早梗在喉咙里的责问倒了出来:
“——别的我不问。你到底是为的我——还是登儿?”
“怎就不找你那甄宓郭嬛薛灵芸快活去?还有你真当我不知道我前几天去找你时是你怂恿的你爸派张文远来拦的我?”
“你在跟我装傻?没让他直接把你拖回来就已经很仁慈了。”
之前突然出现在对方语气里的兴奋劲儿又突然消失了,孙海棠莫名涌起一股幸灾乐祸感,却在听到第二句时跳起来拍案驳斥:
“胡扯!根本就是追不上我!”
另一头的曹丕反倒平静下来了。
“——好,不管是不是追不上你,一句话吧,孙海棠,到底同不同意?”

同意才见鬼了。
孙海棠咬了咬下唇。

“做梦去吧。”
“我这辈子都不会让你见到登儿。”

-fin-


剧情补充。
丕棠夫妻。领证一月后因为周瑜的死【具体牵涉到两年前的官司】孙海棠不得不揽下东吴公司多余职务以及先前曹丕与前女友关系没撇清孙海棠提出离婚。财产均分孙登抚养权归孙海棠。之后曹丕三次要求复婚,第一次目的是孙登抚养权,第二次目的是孙海棠和孙登,第三次目的是孙海棠,一一被孙海棠拒绝。第三次拒绝后孙海棠病死,曹丕带回孙登。若干年后孙登早于曹丕挂机【你作甚】
注:
扯到了几个比较常见的梗是逍遥津孙权被张辽追杀;曹丕要求孙权送太子;曹丕三次伐吴;赤壁之战;周瑜之死。还有就是死亡反转,原先是曹丕病死,这回反过来。
我天我什么时候才能抛掉注释好好写文⋯⋯
老实说我觉得女体权会比本体强势得多,历史本体因为许多因素被绊住脚跟难以前进,而女体生活在现代,单是婚姻方面就能把曹丕吃得死死的,以及在现代因为能够受到更好的教育并且地位平等而能在某些方面上更胜曹丕一筹,而不会像本体一样吃瘪【呸】
以上胡扯。你们看着玩就好。
在此给孙子高同学点根蜡烛。子高表示他并不希望有一个怨妇画风的爹【×
脑洞跟现实无关,纯粹画着画着梗都揉在一起想出来的。
两个人都偏渣。曹丕那边没跟甄宓断干净关系,孙海棠这边公司事务处理不好反咬【算是半个靠山的】大汉集团一口,周瑜领头开打的官司。
题外话是我现在真觉得纯写感情太无聊了,写点伦理剧多好【你干嘛】
孙海棠的名字是因为以前的一些事用下来的,多可爱啊多可爱【buni】

评论
热度(7)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