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Kiss!Kiss!Kiss!(6.26生贺)

搬过来

/炸肝的无脑流一时爽小甜饼
/给瑜子萧的第三个生贺
/对应去年夏♀瑜♂的夏♂瑜♀
/对比瑜上将 夏上将可能是个直男 还是会给自己各种找理由的那种

<<<

“我想我应该稍微出手限制一下你去苏子桃那儿的次数。”夏翊空说的时候眼珠子一动不动,耳根倒已红透了。
“……我也不是自愿想去那里的。”已经是“她”的瑜子萧像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地开口。她早注意到了夏翊空耳朵的色彩不甚寻常,却不曾想通缘故。
“……我还是去问问苏子桃怎么才能让你恢复吧。”夏翊空起身要出发,瑜子萧伸手拉住了他手腕。
“不影响工作,晚点再去吧。”

夏翊空也不清楚为什么他一下子就接受了瑜子萧变成女孩子的现实。他不过是像平常一样偷了懒翘了班,然后像平常一样兜风兜到奥斯库洛斯,最后像平常一样去找瑜子萧喝茶聊天。为什么偏偏是今天——偏偏是瑜子萧生日这天瑜子萧变成了女孩子?
夏翊空百思不得其解却也没有去解的追求。他只顾着欣赏变成女孩子后的瑜子萧。瑜子萧跟瑜子晨长得像,不过瑜子萧的脸更冷漠些,锐利又强硬,不像他是女孩子气的五官。变成女孩子后瑜子萧的五官也柔和了几个度,但柔和的五官终究是不能掩盖狠戾的气场。个头不小,有腿有胸又有腰。夏翊空默许了自己内心的胸无大志与肤浅,嘴里也喋喋不休地夸赞瑜子萧的美貌。
让瑜子晨听去怕是要被骂变态,不过既然夸赞对象是瑜子萧的话被瑜子晨骂夏翊空也不甚乐意。他甚至可以在瑜子萧还是女孩子的时候送上一发表白,哪怕瑜子萧当他是一时兴起喝了假酒不当回事也没关系。毕竟他和瑜子萧多年好友,什么胡闹话基本都可以一笑泯恩仇(?)。
虽然他心会很痛,毕竟他到底是喜欢瑜子萧的,无关乎瑜子萧的形态,对他来说瑜子萧是打破常规的可爱,是世界的独特。只是对着男性的瑜子萧他实在说不出口,即便他早就接受了自己有可能是LGBT的成员的事实。

瑜子萧自然还没习惯女性生活,夏翊空眼睁睁地看着瑜子萧的锁骨在宽大的衬衫领边暴露自我,和不合身的裤子上方白晃晃的腰。夏翊空想自己可能果然还是直男只是不巧他喜欢的人是男人,现在瞅着他喜欢的男人成了女人他竟然觉得下面好像可耻地有点硬。
恬不知耻。夏翊空努力掩饰着桌子底下的尴尬,眼睛不断瞟着迎光处瑜子萧脸庞的模糊轮廓。瑜子萧白,比他还白,与之相对的是女性瑜子萧天然樱红的双唇。夏翊空盯久了觉得浑身疲劳,toilet才是他的正确方向。

“我这边的解决完了。”夏翊空看向还在埋头苦干的瑜子萧,“不然我先去找苏子桃吧你继续忙。”
“你一个人敢去吗。”瑜子萧抬头看他一眼,一副我知道你的内心是拒绝的表情。夏翊空扶额,他并不是真的不敢,只是没想到有一天能被瑜子萧这种方式嘲讽,他竟然还觉得可爱,或许他应该去鉴定一下自己有没有斯德哥尔摩。
不行,他不能慌,他要稳住面子,起码要帅气一点。于是夏翊空挑着眉说:“既然是为了你我当然敢去。”平心而论他觉得瑜子萧不会真的被撩到,但事实上瑜子萧的心跳蹦跶频率已经变高只是夏翊空看不到瑜子萧也没有意识到而已。
“好。”瑜子萧轻轻说。

“我靠你可能是在逗我,你不是一个超能力进化小说该有的角色,你肯定是哪个三流小言穿过来的对不对?”
苏子桃忍着打死夏翊空的欲望,只是对他翻白眼。“爱做做不做拉倒,反正瑜子萧现在是女孩子应该也不会那么抗拒吧?”
“祖宗欸我又不是瑜子萧肚子里的蛔虫我哪知道她抗不抗拒!”
“你连虫都不是,你就一黏在瑜子萧身上的牛皮糖。”
夏翊空闭嘴了。尽管他很想再争辩什么但苏子桃说的八九不离十,他确实过于粘着瑜子萧,不管是哪个版本。于是夏翊空开始异想天开,开始脑内自己对不起瑜子萧,自己给瑜子萧添了多少麻烦,自己的举动会让瑜子萧多么尴尬。苏子桃一脚把他踹出悲春伤秋,夏翊空抖擞了精神出发了。
不能怂。沂水上将怎么能怂呢?

“苏子桃怎么说?”
夏翊空回来时瑜子萧已经做完工作了。夏翊空经过起码四十层考虑后决定使个坏,但愿瑜子萧不会猜透他的意图。
“起码要等一天,解除方法才能有效,”夏翊空说,“这段时间先委屈你一下了。”

“这样可以吗。”
瑜子晨的衣服对瑜子萧来说实在偏小,夏翊空一边强迫着自己不去看瑜子萧的事业线与人鱼线,一边做着微妙的点评。最后瑜子萧穿上了瑜子晨最宽松的长裙才出门了。
“我想她应该不会发现。”不知为何瑜子萧说话竟有些小心翼翼,夏翊空估计瑜子萧连瑜子晨衣服怎么摆放都一个个记住了。妈耶妹控真可怕,但夏翊空不说。
“去哪里?”
瑜子萧实在没什么过生日的概念,倒不如说他只对瑜子晨的生日上心。不过夏翊空从未因此heartbreak,毕竟他觉得只要让瑜子萧开心些他就高兴了尽管他修炼了五年才稍微能判断出瑜子萧是否高兴(而且还不一定准)。
“女孩子的话一般都是逛街吧——像你现在这样最好是去买一身衣服。”
虽然过不久瑜子萧就会变回原样,这样未免有些浪费,但一整天都让瑜子萧挤在紧身的裙子里实在不合适,不如让瑜子萧轻松度过这个生日。
“……会被认出来么?”瑜子萧盯着镜子。
“担心会被认出来的应该是我才对啊。”夏翊空苦笑着说。

在店员举目相送下闷在口罩里的夏翊空差些同手同脚地跟着瑜子萧出了店,瑜子萧的长发卷卷地披挂在嫩白的肩上搔得他心里痒痒。夏翊空突然很不争气地想到如果瑜子萧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样子就好了,搞不好夏家瑜家可以联个姻,尽管他和瑜子萧有血缘关系。
“很奇怪吗?”发现夏翊空越走越慢的瑜子萧疑惑地回头看他。夏翊空还在平复呼吸,有些困难地回声“没事”才又重新加快了脚步。
“苏格刚才还问我怎么是我来帮你请假。”夏翊空瞎找了个话头,“我要是告诉他真相你说他会是什么反应?”
“会吓到吧。”瑜子萧一板一眼地回答。

夏翊空带着瑜子萧玩了一圈沂水后夕阳早已西沉。
夏翊空将瑜子萧送到了瑜家门口,也不说话,不开门,车里一片死寂。

“——可以告诉我了吗?怎么变回去。”
夏翊空没有回答瑜子萧,只是将头埋在方向盘前,压低了沙哑的声线:“子萧。”
“嗯?”
“……我——
喜欢你。
不是那种作为你哥哥的喜欢。”
在瑜子萧还愣怔之际,夏翊空倾身去,嘴唇轻轻触了瑜子萧的。
“回去好好睡一觉,一切会变回原样的。”

早晨六点半瑜子萧准时醒来,身体已经恢复原样。
瑜子萧看了看时间。

今天是他生日。

fin

评论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