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你死的时候天正放晴(一-四)

/矢元老阿姨十八岁生日快乐哈哈哈哈哈哈
/佐藤真一×矢元礼奈(世界设定破坏者组)
/异想天开
/不严谨 反正是各设交叉 吐槽向




「我的话,姓佐藤喔。」
「砂糖的那个佐藤。」



在家人为难的眼神里义无反顾报考了警/察学院的矢元礼奈终于毕业了,也理所当然地被分配到了京都的警/局。幼年时矢元是梦想当个侦探的;不过想也知道,现在哪还时兴这个呢;再说当年不过是被询问了几次案件线索就小孩子气地自诩侦探了,如今回想起来矢元只能哭笑不得,「工藤雪之惠」的名号终究是沉淀在了破旧的笔记本里。
啊啊,还有……现在的超异能世界也十几年没有战乱了吧?日子还真是平静过头了;矢元时不时盯着自己的手看它一张一合,苦笑着想到那些什么咒语和那些被她背叛的人们的脸她已经一个都想不起来了。

「……我想真正的凶手现在已经逃之夭夭了喔。」
跟着松井连爱踏进案发现场的矢元猛地一怔。
生活就是好死不死地要推翻她所认知的现实。
「快过来——礼奈ちゃん,」松井拉过她讲了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话,「这位是经常抢我们活儿干的大侦探——佐藤真一佐藤君喔。」
「喂喂,不要这么说啊……」摆摆手,佐藤真一却似笑非笑,视线似乎颇为玩味地研究起了矢元的表情。
矢元却在同一刻间脑海闪过了面前男人的少年时候在决战中,披戴着染血的斗篷,伫立大厦顶端俯视众生的模样。
矢元艰难地吐出几个薄薄的音节:「初次见——」
佐藤却是向前递出一只手阻断她的话:「请多指教——」随即作出了「好久不见」的口型。

「现在追查有点难度。」佐藤对松井说,「不过你们已经在调录像了吧?」
「是的,午饭时间过后应该就可以开始筛查了。多亏佐藤君省了我们的时间呐——」
一边听着佐藤分析一边在鉴证科人员身边见习的矢元突然出声了:「……不对。」她回过头去望向佐藤。
「凶᷂手᷂还᷂在᷂这᷂里᷂。」
佐藤不为所动,仍旧笑意盈盈地看着她。矢元咬咬下唇,凝重的眼神有些松动。
「佐᷂藤᷂君᷂你᷂,为᷂什᷂么᷂要᷂故᷂意᷂作᷂出᷂错᷂误᷂推᷂理᷂呢᷂?」



结果判定是矢元推理正确时,松井起先是惊愕,随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我总觉得以前见过礼奈ちゃん喔。」
矢元连忙摆手:「怎么可能,我以前可没进过警/局——」

「工藤。」
「这家伙是工藤雪之惠。」
佐藤不知什么时候从矢元背后闪了出来,见松井一副好像有点印象又想不起来的模样,佐藤添油加醋道:「喏,十五年前名取惜代的案子里跟着酒井由子小姐的那个小——」
「别说了!」矢元先是怒瞋他,转脸又向松井赔笑,「连爱姐别听这家伙瞎说,我——」
松井却一副恍然大悟表情:「不过你不是姓矢元吗?」
「喏,就像是想当侦探的小女孩都会给自己取个侦探味的花名嘛。」佐藤假装没看到矢元的眼神,「啊,男孩子也会吧,不过我的真一(しんいち)是真的喔。」
「好了好了佐藤君你可以走了。」矢元推了推佐藤,佐藤倒也配合地退到了一边。
「明明是认识的两个人却要说什么初次见面啊。」松井笑弯了两个眸子,在矢元一脸「不是你想的那样」时耸耸肩,「好啦。但是雪之——不对,礼奈ちゃん,明明只是看过了现场和物证听了佐藤君的描述吧?怎么会看出凶手是柳亭正哉的?」
「也有听到别人的说法喔,不只是佐藤君的。」矢元戏谑地眨眨眼,「佐藤君的判断是本᷂格᷂推᷂理᷂小᷂说᷂的推理方式,这就走了凶手想让我们走的那条路了。破绽最大的是双排锁,明明长得一样却是用不同钥匙才能打开。」矢元苦笑,「佐藤君未免太看不起我了吧?」
「才不是,我可是推拉门主义。」

佐藤是不是什么推拉门主义,矢元毫不在意。只是说完「长得一样」时矢元错愕了几秒。
物证上会莫名其妙出现光斑。矢元四下看看,发现所有人毫无所动。
难道只有她才看得到那些光斑吗?
矢元回头看向佐藤。佐藤依旧温和地笑着,不为所动。



「蹩脚侦探竟然成了警/官了?」电话那头嗤嗤笑着,「工藤啊工藤,我真没想到你还会坚持把这场戏演完啊?」
「别再那么叫我了月来雅……」矢元黏声嘟囔,「我真的不是为了那个啦!」
「行吧,怎么突然想起来要给我打电话?」
「你认不认识那个——」矢元有些犹豫,「……佐藤真一?」
电话那头一片死寂。「月来雅?」
听不到山口回话,只能听到微弱的换气声,矢元沉默了一会儿说:「他破案时故意露出破绽——他特意让我看到了一副双排锁,就是那种两排一模一样但需要配两副不同的钥匙的锁。」
「你想说他在影射我们吗?」几乎是挑衅,山口高了音调,「我不认识他。认识他的只有你——还是说是你的幻觉?」
矢元拧眉。「当时的决战你没有来,不然你一定能看到他。」
「礼奈。」那头叹了口气,「你已经二十四岁了,快醒醒吧。」

山口月来雅肯定认识佐藤,矢元想。她为什么要叫自己醒醒?这明明不是梦啊。
矢元疲倦地合上眼,很快就进入了睡眠。

熟悉又陌生的黑披少年伫立在大厦顶端。矢元瞪大眼想看清楚,少年却径直跳下——
「吾净灵师佐藤真一于此,
众生之灵呵,
听从吾的召唤!」
霎时狂风大作,矢元不禁缩了缩了肢体——她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变成了那套单薄的异能装了,而在她的鞋跟下,是一滩血迹。她退后两步,大风撞在她的身上——
她只是冷,感觉不到疼痛。矢元翻过手心干瞧,一缕微弱的风丝迎面而来。
……对,她的异能是风,风是伤不了她的……
矢元抬眼一看,少年在她面前五十米处迎面向她走来,嘴里念念有词。
「收回这片土地上的罪恶——」

「雪之惠!」
「雪之惠!!!」
矢元惊恐回头,身着与她一模一样——除了颜色——异能装的山口月来雅疾步向她赶来。
矢元微张着口,浑身发抖。
「亚子……」
「为什么?」

tbc

评论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