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北里13号(三)

/赶上了
/我错了我真的写不动了
/在ooc的道路上飞奔


“夏。”
薛天慕扬了扬手中的塑套袋,神色微讽。塑套袋中紫光玓瓅,夏翊空先是愣了愣,想起身去抢,最后还是把自己留在了椅子里。
“瑜子萧说你旧伤撕裂了。”薛天慕将塑套袋丢给他,“是哪里?”
夏翊空将袋子攥在手中揉搓,毫不在意里头尖锐:“左腹……他妈的没人还修复什么电力系统,还没站起来就给干了一枪。”撕开袋子将里头的碎晶倒在手上,“还好是这个不然我耳朵就完球了——海棠估计要骂死我了。”
薛天慕微微蹩眉,没有接话。
“薛——”夏翊空怠懒地扯长了尾音,“那家伙情况如何?”
“没什么异样。”薛天慕在旁边坐下,“倒是挺能装,可惜不在我们手里。”
软在椅子里的夏翊空硬是坐直起来,似乎是扯到了伤口,皱着眉嘶声。
“看看到时是谁先输掉底裤咯。”

“你又跑13号去了?”
才鬼鬼祟祟摸进家里的夏翊空被身后的厉声呵斥截住了脚步,嘟嘟囔囔着举白旗转身,丝毫没有而立男子的尊严:“我就是东西落那里昨天突然想起来了而已。”
“而已?”夏熲差些瞪出眼白,“姓孙的给你下套你就踩?”
夏翊空也不委着身子站着了,眼神变得狠戾:“你怎么知道是姓孙的?”
“不是姓孙的——
“难不成还能是姓白的?”

“孙镇樾参与了这次财务规划项目。”瑜子萧边夹着电话边翻着名单确认,“你怎么看?”
“我——咳,”那头才想骂粗话但还是憋了回去,“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上午我去找你的时候。”瑜子萧放下名单,“苏格帮我负责的,所以我刚刚才看到。”
“……”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干笑了两声,“打通和你的人脉关系然后借你的手干掉我?”
“啊,说不定。”瑜子萧的声音毫无波澜,“不过我打不过你。”
那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笑话真是冷得我这副又残又折的老骨头瑟瑟发抖。”
“我是认真的。”瑜子萧说,“对了,海……嫂子的东西你不带回去吗?还有一个是你的。”
“我拿回来有人会和我一起戴吗?”那头苦笑着,“藏好别让老薛以外的人看到了。”
“等等。你昨天没有戴耳钉?”
那头干咳两声:“那个我先挂了这个事之后再——”
“我看到了,你没有戴。”瑜子萧稍稍拔高了音调,“但子晨说你戴了。”
“哈哈哈那可能是落在苏子桃办公室了——”
“苏子桃给你做的是腹部的手术,和你耳朵没有关系。而且我说的是子晨,你却找了苏子桃做借口。”
“……子萧,我说真的,我会跟你解释的,我这边有事先挂了晚安——”

“唷,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夏翊空撑着脸微笑着看米水在面前坐下。米水在瑜子萧手下做事,自然不待见一通电话就能叫走瑜子萧的夏翊空,因此来了也是瑜子萧似的木着一张脸。
“苏格的履历我带来了。”米水递上一个牛皮袋,“不过我已经报给瑜子萧了,你好自为之吧。”
夏翊空接过时抽了抽嘴角,扶额:“行吧,你们真是一个个都想挑拨离间。”
“我有什么办法——瑜子萧加密锁着,我可不知道密码。”
夏翊空眯了眯眼:“如果是密码箱的话,我知道啊。”

夏翊空重新站在北里13号时电力系统已经修复了。开灯看见满墙触目惊心的血花夏翊空也看着头皮发麻。他走向大内间,打开门时脸色一变。
照片——瑜子萧捡到并带给他的那张,只有孙海棠的一半的那张——被剪下的他自己的那一半正钉在墙上,扎了一脸飞镖。
而本该被处理掉的另外五个人的尸体仍然堆积在墙边,整个房间泛滥着腐臭气味。夏翊空走近了看,虽然已经变形发紫,他还是认出来了——
果然是孙氏的人。
夏翊空关上灯退出房间,估计着小内间里的尸体也还没清理,没有逗留。
他伸手摸了摸耳垂上黏合好的水钻耳夹,叹了口气。
那天遗漏掉的人、那个开枪打中他旧伤的人、那个偷袭瑜子萧的人——会不会是……?
抬手将无名指上的银色戒指抵在唇上感受冰冷,夏翊空定定地站在大厅中央。插在口袋里的手捏着生锈的十字架,默念着“god bless u”,夏翊空走出了北里13号。才出了门,一个身影挡在了他面前。
“你忘了帮我处理尸体了,”夏翊空突然觉得眼睛酸涩,“子萧。”

tbc

评论(1)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