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北里13号(二)

/非常中二
/瑜子萧你看看你和你妹又ooc啦!
/尝试两天一更
/单箭头有 是薛夏不是薛瑜(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

“他没什么大碍,只是旧伤重新撕裂了。这个年龄应该还恢复得比较快,过个五年六年我可就保不准能把他救回来了。”苏子桃两眼的不耐烦,“他又上哪惹谁了?不是说好洗手不干了?”
瑜子萧不语,翻出方才捡到的东西递给苏子桃。“我打算问问他。”他缓缓开口,“他还没告诉我他是不是一个人待在13号那里时遇袭的。”
苏子桃瞅见了瑜子萧递来的东西后噎了半晌才问:“和孙海棠有关系?”
“他自己说的。”瑜子萧耸耸肩,将东西收回,“准确度待考,不过我想事实应该也是如此。”
苏子桃冷哼一声。“他说的话有几句能信?你也真相信他。”
“从小信到大。”瑜子萧说。

“瑜子萧。”
那人见瑜子萧进房间后直了直身,双瞳却不聚焦,只胡乱地散着视线,嘴角还残留着一丝带血的勾起。
瑜子萧走近他身边,递上了那东西。那人不落眼神地接过,还咳出几声笑:“你哪里捡到的?”
“13号。”瑜子萧说,“你为什么会去那里?”
“你回去了?”那人回答牛头不对马嘴,“我刚才算了算不对,连同我这边的人算的话尸体还少一具……”
“你没解决的那个人我碰到了。”瑜子萧垂眼,“让他逃了。”
那人怔怔地望着他,良久干巴巴地扯着破嗓笑:“你回去能干什么……又找不到什么东西了。话说你没受伤吧?”
“没有。”瑜子萧再次抬眼,“所以为什么你会去13号?”
那人似乎还想跟他打太极:“海棠有东西落在那了。”
“什么东西能落了三年才想起来?”瑜子萧眼神眯得危险,“你又为什么会刚好带了人手?”
“瑜子萧——”那人瞪大双眼,满脸不可思议,“你竟然还学会逼问我了?”
没等瑜子萧回话,那人摆摆手,脸色如常:“我可跟你说过了我属猫的,嗯——扣掉之前几次估计还剩个四五条命,够我活的了。”
——「不要担心我」。那人做着这样的口型,但并不出声。
“你真的会死的。”向来梗着一张脸的瑜子萧即便还是一副木着表情的模样,脸色却有了轻微浮红,“之前那次已经是侥幸了……”
那人脸色变了变,但马上收归原形。“子萧——除了救我,别去做多余的事。”随后背对着他躺下装死。
瑜子萧定定地盯着他,才想说些什么时却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

“瑜子萧。”薛天慕在沙发里坐得七歪八扭,撑着脸玩味地看着瑜子萧,“——又是夏翊空?”
瑜子萧关上门,径直往向自己的位置。“是。”
薛天慕坐直起身。“你妹妹开会时来过了,说要给你个东西。”
“子晨?”瑜子萧转头看他,“什么东西?”
他明明记得他跟瑜子晨说了他去医院了,她怎么会在开会时候去会议室找他?
“姓孙的女儿——落在北里13号的东西。”

从信封里掉出了一个莫比乌斯形状的戒指和两条蛇形的银色手链。信封跟戒指和一条手链上都凝结了血块,两条手链也已经锈变暗红。
“喔——”薛天慕饶有兴味地端详着两个小玩意儿,“还真够肉麻。——这条没有沾血的是夏翊空的吧?”
瑜子萧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示意薛天慕他要先出去一会儿后,瑜子萧离开办公室,抽出手机拨出电话,一阵忙音后等到那头接起后便开口:“子晨。”
“哥?东西你拿到了?”
“是。”瑜子萧有些头疼地摁了摁太阳穴,“你怎么会有那东西?”
“欸?——”似乎是意识到什么,瑜子晨支吾了几声才回答,“我跟他一起去的,找到东西时他叫我先拿回来的……我原本是要直接过来给你的,快到的时候你已经出发去13号了。”
“回来的时候没有遇上其他人吗?”
“没有。”
“他去的时候有戴耳钉吗?”
“有啊。”
“……”瑜子萧正在思索还有什么要问时,薛天慕开门出来了。
“……我先挂了。你要小心。”

“瑜子萧。”瑜子萧才要回头时薛天慕不咸不淡地叫了他一声,“刚才忘了告诉你了,你手背结痂了。什么时候弄到的?”
瑜子萧想了想,先前应付埋伏在13号的家伙时手上似乎有疼了一下……“刚才。身手怎样还没摸清楚,打了没两下就跑了。”
“噗嗤……”薛天慕没忍住笑,见瑜子萧瞅他才清咳两声转移话题,桃花眼眯得狭长,“今天的提案全票通过了。据我所知,孙镇樾代表孙家也参与到了这次项目里面来——”
“……”
又是话里有话。瑜子萧推开门:“静观其变吧。瑜氏和孙氏暂时没什么利益冲突。”

“虽然——”

tbc

评论(5)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