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青果(楔子&一)

/有借设定 其他无关

楔子

“老爷——”
一股浓痰卡在气管眼上,杨鼎一口气上不去又下不来。女佣阿香匍在床上,一缕一缕把这六旬老人的形状捋干净了。
不孝啊——杨鼎瞪秃了双眼,巴巴地看着窗子外头大雪一层一层厚了。
接着像是气管漏风,杨鼎半咳不咳着阖了眼睛。




“哟呵,这不小舅舅么——”
利寻昭假模假样地在嘴帮子叼了只烟斗,一口烟惺惺地往柳子道脸边一吐。正在算计理学的柳子道也没敢对这嚣张少爷发脾气,只能轻轻一蹩眉就了了。
“嘁!”见柳子道无动于衷,利寻昭愠恼,“真的个穷酸书生!”

利寻昭腻烦这柳子道也不是没有来由。十七年前他家住进一对姓柳的母子,他母亲只推说那是他甚小时候来家里帮佣的阿鸢姨和她儿子。彼时幼他两岁的柳子道尚柔柔弱弱,跟利寻昭一旦不合便会打起架来——虽然柳子道时常是被动的——而柳子道每每落败。一日十二岁的利寻昭听到他父母对话时说漏嘴,那阿鸢是他姥爷杨鼎的小老婆,柳子道算是他可能有四分之一血相似的小舅舅。而柳子道像是一开始就知道似的,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这让利寻昭越发不快了。
“番仔打进来我看你也不懂得跑!”利寻昭悻悻然甩下一尾巴烟走人,柳子道才释然般松了口气。
番仔打进来……柳子道脑海里淌过前些日子看过的坊间报纸影像,“西陆蕃人大炮轰开敷野港”,看来是不假了。
“子道——你别纵他胡闹,我先去好好训他一番,让他给你道歉才是。”
杨碧霞是在利寻昭出去后才进来了,边拧着眉赔笑给柳子道边数落利寻昭的不是。柳子道对这年纪长于自己母亲的异母姊姊是心存感激的——她原本大可不必这样,怎么说她也才是「正统」……
“阿姊不用费心了——随寻昭去吧。”柳子道一顿,“不过寻昭方才说的番仔又是怎么回事?”
“啊呀!你别听他瞎胡说!”杨碧霞摆摆手示意他放宽心,柳子道挑挑眉,没说什么,便埋头继续看书了。

“寻昭!”杨碧霞出了柳子道房间后三步两步去揪利寻昭耳朵,“二十好几的人了,在银行干不出什么出息,也不懂得去讨个媳妇,天天来吵烦你舅舅!”
“舅舅——”利寻昭一瞪眼,“亏你也认这种弟弟!整天个不是教书就是窝在房里算些没用的!”
“你小子可给我小声些!”杨碧霞扯着利寻昭出了家门,“你要不想在你爸那干活,不如参军去!”
利寻昭眉头几乎要挑上了发际,许久无话。
“……去就去!”利寻昭甩手就走。

柳子道什么都听到了,也只是冷笑。备课得差不多了,柳子道将书本收拾干净,搁在了桌角。
他并不觉得利寻昭有什么过错,算起来不该在这个地方的应该是自己才对。可利寻昭已经二十有四,还这样孩子气,不免让人发笑。也无怪先前的常小姐要取消婚约了。
这么想着时,远处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接着是杨碧霞的踏鞋声。柳子道想,既然阿姊都过去了,自己如果不去的话未免过于冷漠,即便不愿过多接触那老得快死的家伙,这点似有似无的情分还是要把持的。
才踏进门,一股熏臭的老味儿跌出来与他撞了个满怀。柳子道捂住鼻子,站定在老花木床旁边。杨碧霞跪在地上捻着被褥,杨鼎不住地咳嗽。
“父亲还好?”柳子道眨眨眼,纤长的睫毛在空气中翕动。

——“不要……不要让昭儿参军……”


tbc

评论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