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沂水的夏天

/苏一琰


沂水的夏天与其他地方没什么分别,都是热的。硬要说不一样,那便是我这满背的痱子是只在沂水才有的特产了。
瑜子萧来探望他妹妹的时候,我也不免惊异于他的耐热——什么样的人才能在这样的热度下穿着风衣来去自如?皮肤仍然紧致光滑,半点痱子也冇。
瑜子晨撵了我一瓶子,责我上衣不穿好适让她哥看见笑话。我抱歉地冲瑜子萧笑笑,配上一个诚恳的挠头。瑜子萧自然不会有任何责怪我的意味——却在这之外的,我见他尽力地扯起嘴角要笑。
无怪乎他不怕热了。瑜子萧必然是水做的:水做的男人比热容不仅大,脾气也水一般温和。

我离了军部,留瑜子晨自己好生招待她哥。军部庭园里芒果一个个圆了,厚了——冷不丁一家伙撞在我眼前,就栽在我脚下。我实在吓了一跳,匆匆离了芒果树。
菠萝蜜也实了。我眼睛瘙痒,想是树上的飞虫又诱发了我才好不久的结膜炎。苦笑着转移阵地,却看瑜子萧伴着瑜子晨一伙下楼了。
太阳直辣辣打在我身上,直辣辣打进我眼里。我瞅着瑜子萧的风衣,背后又起了层痱子。
“才来就要走啊——”
我试图挽留,瑜子萧却说要在这里再走走。
我不跟他们同去。少见瑜子晨小女孩样儿依着瑜子萧,瑜子萧也很自然地牵着她走。
蓝天里没有一片云。

夏天是应当吃冷饮的。瑜家两个吃了,瑜子晨却勒令我不能吃,理由是我BMI太高。这就是瑜子晨作为女孩子最不理性的地方,总拿着人干模特给我这正经军人作标准。我再想,瑜子萧BMI也就低我那么一些,小女孩的偏袒果真是别样的针对。

放了高温假的军部寂静无人,满楼道都是瑜家两个踏步的声音。我坐在空调吹风口,热量蒸走大半,意志开始昏沉。老头子的电话好死不死在这时敲醒我了:“瑜子萧喀有第你那?”
我觉得奇怪。“有啊,做咩?”
老头子沉吟半晌,一个“行”打发掉了一毛钱话费。
我懒回椅上。瑜子萧呵——!我瞪着雪白的天花板,眼前却总晃着一片黑斑。
我实在不信,奥斯库洛斯的夏天真有比沂水凉快?瑜子萧风衣底下又有什么天大的秘密?

“他要回去了——”
瑜子晨难得叫我,却是要给瑜子萧送行了。
“是我待客不周——”
即便并不是我的责任,对着瑜子萧毫无表情的脸我也忍不住脱口而出。哪想瑜子萧摆摆手,说没有关系。
“只是沂水有点热。”他额上萌了一层晶莹。
我不禁笑出两排牙齿:

“沂水的夏天嘛,很热的。”

评论(4)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