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我不知道

好 好他媽的

這回是四年前的至於鬥獸場講了什麼鬼故事我他媽早忘了草

我以前寫的真的都很好玩(自信




【斗兽场番外】【原定原型逍遥津后取消】【权步/权凌】


跟那天的光一样,孙权又一次差点被烁瞎了眼。

不同于那天的是这一次没有凌统,光是直剌剌向他冲来的,在他身上和眼前一层包一层裹,不只是视网膜里头,甚至连皮肤都有种要被扒下的感觉。


在孙权差点以为自己要被那光芒五马分尸的时候,步练师着急的叫唤声猛然扎入了自己的耳蜗。孙权一下就惊醒了,冷汗已经黏满全身。眼睛因还没适应环境而眯了个紧,孙权完全看不到身边有什么状况。

他刚想起身,那疼痛感竟又席卷而来,他吃痛地支吾了两声,马上倒了回去。

“仲谋……你醒了吗……?你醒了吗……”

步练师的声音模模糊糊出现了哭腔,声线上下起伏虽然不大,听起来更像是喜极而泣。

“仲谋……好好躺着……你现在伤没好不能乱动啊……”

伤?

孙权一愣。受伤?似乎有这回事儿……好像就是在刚才?……刚才……刚才好像是被追尾了……没记错的话似乎还看见了曹氏集团的张辽……说起来……跟他一起回来的……

“……练师!公绩呢?公绩他人在哪?”

孙权也不知怎的一把就抓住了步练师的手,步练师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但随即镇定下来反握住孙权的手,“他在楼下的病房……他的伤比你重……倒是好得比你快呢……大概是他的身体素质比你好些……”

“……哦。”孙权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却在听步练师念叨其他人时心里一揪:“陈武他……没救过来……。徐盛潘璋他们救过来了……不过情况还不是太好……吕蒙甘宁他们和凌统一间病房……”

步练师的声音戛然而止,四周变得一片死寂,耳中只有胸腔里的什么在咚咚咚地打着杂乱无章的节拍与床头闹钟在滴答滴答。

“……没了啊。”

他又开始嘟囔起这句他重复了十五年的话,无限循环着。

“大虎小虎还不知道吧……她们的爹竟然愚蠢得落到这步田地。”

孙权自嘲着,恍惚间却感觉步练师松开了他的手,听到了步练师的脚步声并且渐渐远了,从头皮凉到了脚底板,“练师?练师!你要去干什么!”

没有回应,脚步声也没了。步练师已经走远了。


步练师带着孙鲁班和孙鲁育进病房时孙权已经用被子把自己包成了粽子装死人。好气又好笑地上前把被子扒开来,“别怂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更愚蠢啊。”随即招呼孙鲁班和孙鲁育来看孙权。

“练师你知道我心情不好还涮我……你把大虎小虎带来了?!”

“你该不是想一味骗下去吧。”

没等步练师回答孙鲁班先抢了话头,“不用妈来告诉我们,我们迟早有一天会知道的。”

“就像你这个态度对付你那些工作迟早会出事一样。”

评论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