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破拆計劃(一)搬運

這是我唯一一次超過兩千字的更新我決定把它搬過來

三年前我的肝功能怎麼這麼強

不是新的 很舊了 我最能肝的那段時間的








仇颖靠坐在窗边。温软而不刺眼的阳光大剌剌地铺满了她的脸,仇颖盯着手中的合同书目不转睛。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一声枪响打碎了她所有的动作。


那颗子弹冲击过窗玻璃,撕擦过合同书,最后跟衣橱打了个照面开了个花。


仇颖第一反应是朝子弹射来的方向看去,好巧不巧捕捉到一个下一秒就消失了的黑影。她收了收眼,盯回爆裂的玻璃,脸上和手上突然刺来微弱却钻心的疼痛。玻璃碴扎在皮上,仇颖皱了皱眉下了窗台走进盥洗室擦掉了碴子,用双氧水清洗了伤口, 从一旁翻出邦迪随意地缠了上去。


她过分冷静,即使她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措施是否有误。实质上就在上个星期她的公司里也有两位同事在家遭到了枪击,一个中肩膀一个中腰。仇颖一边感谢这次目标只是她的手指让她有时间给自己冷静,一边拨出了110。


她想着。如果她没猜错,约摸开枪者是某个最大的竞争对手公司成员。而他们成为先下手的目标则是因为他们参与了某有关部门设计的经济工程。


仇颖也通知完曲奕航后思索着还有什么认识的人是这项工程的参与者,汗颜地一想似乎里面有顶掉多人工作的有着保镖的副董事和另一帮她没有联系方式的员工的参与,她的通知是没有什么用途,只好摇摇头放下手机。


手机在被关闭之前由于仇颖的划拉而出现了剩下的一部分通讯录。过程中仇颖余光扫过屏幕,却不禁冒了冷汗。


还有那个算得上是她的青梅竹马的女人苏莜,是工程的执行员之一。



仇颖当下就给苏莜打电话。然而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来得太快她甚至来不及反应,仇颖自己颤抖的手指不经意间摁掉了通话。


仇颖才想起来苏莜已经不住在月城而是举家搬去了霞岛,她却没有地址甚至是苏莜的同事也没有。电话明明应该没有换,一个星期前还打得通现在却成了空号。她甚至没有苏莜父母的电话,更不说她从未谋面的苏莜的丈夫夏子凡。


仇颖陷入了沉思,最后却得出了苏莜已经知道可能被袭击而逃命的结论。她实在不是不担心苏莜,只是实在无能为力只能靠臆测给自己一点心理安慰。



仇颖被监护着来到了医院。大约有五年没来过这里了,再次来到这里居然是为了看望之前受枪伤的同事顺便问出点线索。有一瞬间仇颖还以为自己还在什么大片剧组里当演员,直到看到傅见芸一副好死不死的表情瞪着自己缠着纱布的肩膀时仇颖才打消了幻想。


仇颖跟傅见芸严格来讲不能说是认识,只能说是互相知道名字。所以在仇颖见到傅见芸时第一秒只想得到对方姓傅。傅见芸看她来了,也只有笑笑,一个字也叫不出来。


“仇颖。”她干脆自我介绍,不过也不能算自我介绍,因为这介绍简短得只有她的名字。傅见芸点点头,了然的表情写在脸上,然后尽力探手指了指床卡,傅见芸三个字在姓名栏上凌乱。


“我肩膀受伤。但我当时被疼得吓坏了,完全没敢看子弹从哪里打来的。”傅见芸垂着脑袋,十指互相地纠缠,“而且我晕血,看到自己肩膀就昏过去了。”


仇颖将手指搁在傅见芸眼前。“抱歉。看来我运气好。”


傅见芸扫了两眼仇颖手上的OK绷,抿嘴笑笑:“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我是想啊,那个人的目的说不定一开始就是为了恐吓我们……程度依次减轻。老吴中的腰……他年轻时腰就受过伤,这次可真是巨大打击啊。”又扭头看向窗外,“老吴可是那个项目的策划协助之一啊。我呢……我一管钱的,地位当然比老吴差点。还有就是你……”


“建筑蓝图设计。”仇颖抢了一步说话。傅见芸生硬地回了声“噢——”,又见怪不怪地白了一眼。“我早就知道了。”


“……哎?”


仇颖愣了愣。之前傅见芸刚看到她的时候明明就是完全地面对陌生人的表情,为什么会知道她的事?


“侦查员啦,侦查员。”傅见芸耸耸肩膀,“那群侦查人员,里面有个打扮得乱七八糟的女的跟我说的,就我前面说的那些恐吓还有我们三个人的职位排列什么的都是她跟我说的。虽然我一开始是觉得那个开枪的家伙瞄不准。”说着斜了仇颖一眼,“哦,你看上去倒是比那个侦查员好点,不过在我看来啊,你们那什么玩意儿的妆都是乱来。”


乱来?仇颖瞅了瞅面前明显大自己一轮的女人,勉勉强强当做是前辈不懂现代化,干笑两声不说了。



仇颖刚准备退出房间,脚步却因想到了什么又耽搁了下来。


“您刚才说的那个侦查员,多大年纪?”


“哦,看上去比你小点吧。”


“……那您认识苏莜吗?宜达集团的,也在这个项目。”


“废话,那女的不也是项目执行员之一吗?我是没见过。问这个干什么?”


仇颖双手一凉,“那您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


“谁知道!说起来那女的听说年纪也不大,那么高位置也不知道捆住哪个老男人上去的。现在都撂挑子溜啦!谁知道那些钱有没有被她卷走了。”



吴楚洪的房门被敲开时,他还僵直着身子在床里呼呼大睡。仇颖有些尴尬,退出了房间靠在墙上开始思考。


傅见芸刚才说的,苏莜撂挑子跑了?意思就是说联系不到人了?看来苏莜屏蔽对象不止她一个。


但以最坏的结果想,策划协助的吴楚洪被人直接打了旧伤口,在其之上的主策划的执行员苏莜,说不定已经被灭口了。

不,这怎么可能呢。仇颖把头摇成拨浪鼓,克制住胡乱来的思考,把重点放到了别的地方。


傅见芸说有侦查员把包括自己的这几个被人枪击的人所进行的项目以及之间关联都告诉了她。侦查员了解情况合情合理,但是为什么会想到是恐吓?还有那之间的关联。且如果吴楚洪也被告知的话,那个侦查员早应该来找自己了。这么想想,在她下午三点报/警到现在晚上七点这段时间,中间时长只有四个小时,那个侦查员不知从哪里赶来到这个地方并且把猜想告诉了这两个人,又马上离开。


按理来讲那个侦查员应该在下午到过她家检查情况,但是根据傅见芸所说“打扮乱七八糟的女人”,她却没有印象有这样一个人来过她家。如果说是通讯器,正常情况下那个人应该会在对面大楼检查子弹发射地。但她也跟着那群侦查组的警/察下去跟对面的人会面了,也没有一个是女性。


如果是被安排在后头的人,局子和医院是有一段距离的,而期间又要了解清楚他们每个人的情况,一来二去四个小时根本不够。


如果是在医院里头,这个人的存在应该会很明显才对。而且要在医院里了解到自己家那边的情况,那这个人应该在医院靠外的地方。


但是她没有看到。



可是如果真的在这里呢?


难道那个侦查员是在……避开与自己的会面?


仇颖这么想想,又觉得未免过于自恋,摇摇头放松心情,那个侦查员就当是刚好任务时间跟她错开了吧。


那么又为什么会有人来狙击他们却又不致死?真的是瞄不准吗?还是说想要阻挠项目?她明明记得上头宣报过了全票通过项目的事。


如果真像那个侦查员所说,那么动机究竟是什么?


即使说全票里有所水分,但还不至于真反对票比支持票多,且就她而言,这个项目对她好处坏处都没有。或许有,也就是工资有所增长。


还有,现在暂时的目标——他们三个,共同点就是自己在自己所参与的内容都是带头人员。


等等,那苏莜更是……



怎么可能呢。仇颖苦笑着掩住了脸。




tbc

评论(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