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人間敗犬 廢稿

前身「破拆project」

這個稿已經徹底廢了,難接,剩背景還能用。

存個檔證明有過這個吧,不然破拆計劃的設定我真的忘光了

統共不到1900字,第三章我丟掉了,太遺憾了。



人间败犬


-



在这之后,没有我的去处。



一 · 2015 ·



1.



沮桑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记得那天迎面而来一具硕大钢铁,那两个人就再也不是她的父母亲,只有她一个被伤痕累累地苟且了下来。

几天来沮桑梓做梦梦到的都是那个曾经是她母亲的女人一把把她从头到脚塞进怀里,下一秒女人就不再是女人,跟着前座曾经是她父亲的男人一起成了肉泥。

沮桑梓又惊醒了。

睁眼,两下眨巴,模模糊糊进了眼里的却不是前一天见到的惨白天花板。沮桑梓没由来的口干舌燥,颤巍巍撑身坐起来,不轻不重两下嘶哑咳嗽。

咳嗽声似乎惊动了什么人,黑暗之中有簌簌声一点一点朝她靠近。沮桑梓艰难转过脸去,一抹醺醺昏光悄声冒了起来。

昏光之中两只清亮的眼睛柔柔地对着她的脸,与眼睛属于同一主人的嘴一开一合,

“醒了吗?”

沮桑梓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楞楞地反盯那对眼睛。半晌才木木然挪了挪声带,

“嗯。阿……阿姨。”

之前的几天这个女人也是这么出现在她床边,细声细语几乎让她忘记了噩梦。而后她给了她一杯水后匆匆离开,沮桑梓则喝完了水又沉沉睡过去了。

今天的女人仍然给她带来了水,沮桑梓动了动有些发麻的手臂勉勉强强接了回来。给了她水后女人并没有像前一天一样早早跑路,而是抬手轻然在她脑袋上抚过,唇角微微弯了起来。沮桑梓觉得女人的表情有些熟悉,转念一想曾经有过这样笑容的人已经不再是人时,心头温度陡然一跌。

“阿、……阿姨。”

数日没有讲过其它话的沮桑梓一时间扼住了声带,空落落的喉头一声都发不出来。沮桑梓深深地来了个肺部大换气,喉头终于有了点能出口的东西。

“嗯?”

女人眉毛略略扬起,脸也凑近了表明洗耳恭听。

“阿姨……你、你……你还会过来、过来看……看桑梓吗?”

女人先是一愣,而后又换回了一开始的笑容:

“等小桑梓好起来,你会看到我的。”

说罢女人径直起身,“会见面的。再这之前,我得先走了噢。”

沮桑梓一惊,还没喊出声再见,残残摇曳的灯光便随着女人逐渐远走的背影灭了下去。

沮桑梓一个人沉溺在黑暗之中,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僵坐在那里,没有丝毫的恐惧。

不远处的门上镶着的磨砂玻璃突然亮了起来,两片人影一前一后出现在了玻璃上。伴着人影出现的是模糊的吵嚷。沮桑梓一阵头痛,但浑身像没有知觉一样停留在了原处。

门开了。

“所以说别带她去孤儿院。”

门中一个不大不小的身影倔起脑袋跟一身白大褂用尚未发育完全的细嫩声带争执。说是争执,却又全是冷静的不容反驳。

沮桑梓听着他们争论,还没松开抓着纸杯的手疲倦就拉下了她的眼皮。

“我知道你醒了。”

睁眼时沮桑梓看见那个身影正式出现在了她眼前,年龄可能有两个她那么大。眼前的男孩不笑,但沮桑梓不觉得他是在生气,好像他只是单纯的面部神经瘫痪。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妹妹了。”

“放心,你不会流离失所。你可以待在我家,除了家里的老不死其它都可以属于你。”

“我叫苏冕。你叫什么名字?”

沮桑梓满心茫然。他在说什么?但她还是如实回答了。

“沮……桑梓。”

“沮是……沮丧的沮。”



2.



沮桑梓从长椅上坐起,环顾四周时发现五六个穿着警服的年轻人围绕在她身边看着她,而自称苏冕的男孩正倚在门框好像在她旁边的那些小警察都欠了他五百万。

沮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连脸部表情都没了正确摆法。

可是一般的六岁女孩子又应该有什么表情?

沮桑梓不知道。她甚至忘记了什么是害怕,所以只能坐在那里呆若木鸡。

全面沉寂中离她最远的一个女孩子突然转过头去,开玩笑地扯起嗓子,“夏小少爷你妹妹起来啦——”

苏冕很快转脸来恼羞成怒地瞪向那个女孩子:“我说了我姓苏不姓夏!还有我知道她起来了!”

女孩子撇撇嘴,“生什么气嘛,又没什么差。”

“好啦——”

沮桑梓远远看见苏冕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女性身影,下意识以为是那位阿姨来看她了——

但不是,虽然声音听起来是和那位阿姨不相上下的年纪,脸却和那位阿姨有着鲜明差别,并且相较起那位阿姨这个女人的皮肤保养得更好……

“敬妤阿姨!”

苏冕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委屈成了六岁小孩,要不是刚才的称呼沮桑梓几乎会以为这是苏冕的母亲了。

乔敬妤先是揉了揉苏冕的脑袋,随后走向了沮桑梓,在长椅边蹲下平视沮桑梓,温柔语气和昨天的女人如出一辙:

“早上好。被吓到了吗?”

沮桑梓用两秒消化了这句问话,而后果断地摇摇头。

“啊……”乔敬妤似乎想发出些赞叹,但最后还是被碾成了省略号。

沮桑梓迷茫地看着乔敬妤先是起身走往门口把不知怎么开始鼓嘴闷生气的苏冕劝到外头,又走回来挨个儿把小警察们送了出去。门关上,锁也落了,乔敬妤这才回到了沮桑梓身边。

“你叫……嗯,桑梓?”

沮桑梓顿首。乔敬妤又问,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吧?”

“警察。你们是帮助别人的人,老师是这么说的。”

沮桑梓当然认得懂警服的样子。乔敬妤一副欣慰模样,但很快被忧虑侵满双眼。这次的问话踌躇了很多,相对于询问更像是试探:

“嗯……桑、……桑梓。你知道你的爸爸妈妈——”

乔敬妤还没问完沮桑梓就开始点头,并且将食指竖在乔敬妤唇前。

乔敬妤愣了愣,而后点点头。沮桑梓收回食指,又听乔敬妤问:

“刚才的那个孩子——他说想当你哥哥。对吧?——嗯……你知道他想干什么?”

沮桑梓眨眨眼,有些费劲地领会着乔敬妤的意思。

“那个苏……苏冕哥哥说不让我去孤儿院。”

乔敬妤会意。“那桑梓呢?”

“我……我不去。”

乔敬妤微微弯起了柔和的唇角,像昨天的女人一样,轻抚了沮桑梓的脑袋。

“我明白了……”

良久,乔敬妤张出双臂。

“虽然有的事情有点麻烦……孩子,先跟我回家吧。”

回家……?

“那、那个苏冕哥哥……?”

“如果你愿意——他可以是你哥哥。”

乔敬妤的笑脸在沮桑梓脑海里与那个女人的脸重合了一瞬,但很快便分离了。

“谢谢。”

沮桑梓小心翼翼地嘀咕。

评论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