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天選之子

*純發糖短完

*友達以上の夏瑜

*沒有劇情的對話流,強行結尾不可避

*我又遲到了

*2018年最後一更,試圖一句情話引出標題然鵝失敗了。



🎄🎄🎄🎄🎄🎄🎄🎄🎄🎄



「瑜子蕭。」


冬天的太陽吐露著曖昧不明的亮意,輕飄飄灑在桌邊。才抬頭還沒有適應光亮的瑜子蕭瞇了瞇眼,尚未看清來者是誰,對方已然來到他桌邊擋住的光的去向。

四周空氣度過了幾秒的窒息。凝固了教室裡空氣的罪魁禍首正在圍巾的桎梏裡牙齒打顫,渾然不覺自己帶來了多尷尬的局面——事實上剛才叫完瑜子蕭那一聲就已經讓他散去了七魂六魄,麻木無覺了。

瑜子蕭試圖用一聲輕咳維護一下自己作為班長的尊嚴,順帶勾回對方的遊魂。所有同學看似很給面子地恢復了正常呼吸頻率,眼神依舊不少往瑜子蕭處遊移。瑜子蕭假裝沒察覺,而對方這時候也適應了教室的暖氣將圍巾扯了下來。

瑜子蕭蹩著眉壓了聲兒:「你怎麼來了?」說著起身將對方往後門推,順手還捏了捏他薄薄的風衣,「你穿太少了。」

恢復了常相的夏翊空少有地咧開嘴露了虎牙,瑜子蕭瞧見他發青的嘴唇裡有星點翻白。

「我忘了奧斯庫洛斯會下雪的。」



還有兩節自習課才放學,讓夏翊空干站在那兒冷颼颼地等他也不是個事兒,儘管瑜子蕭根本沒想過夏翊空會來。迅速收拾書包後自己翻出假條簽上,瑜子蕭往黑板寫上安靜自習四個大字後背著書包牽著紙條走了,也不召喚夏翊空一聲——一心認定了就算他不說夏翊空也會跟著他走。如他所想,夏翊空的腳步至始至終咬著他的——此外夏翊空還友情拉上了教室門。走到了辦公室,夏翊空站門外,瑜子蕭進去了。沒五分鐘瑜子蕭出來了,視線對上夏翊空的時嘴角輕輕彎了一痕自信的弧度。


「怎麼會在這個時候過來。」

夏翊空大老遠從沂水飛過來找他不是一回兩回了,但都會早早跟他報告,而且也不會直接到學校來。像在今天這種大雪天沒來沒由在他自習課上來了個突襲,這還是瑜子蕭始料未及的。

「耶誕節。」重新掛上圍巾的夏翊空吐露字句似乎有些艱難,便盡量短了字節,「節日禮物。」

瑜子蕭邊走邊看他。夏翊空今天的出場,除了他的耍酷風衣以外無一不是破破爛爛的。往裡口腔潰瘍,往外臉開凍瘡。夏翊空滿不在乎似的,樓層外陽光密密疏疏滲洩到他的臉上,倒是讓他因低血壓而灰暗的臉色回暖了不少。

「奧斯庫洛斯不過耶誕節,我們不信耶和華。」

「沂水也不過。」夏翊空扯了扯圍巾,「要打擾你學習我總得找個理由吧。」

他說得理直氣壯,像以往一樣從不正確認識自己的過錯。瑜子蕭怔了半秒,嘴邊笑意沒能含住。

「等元旦開家族年會就能見的。你等會還要飛回去,太麻煩了。」

「但我現在想見你啊。」

夏翊空頓了腳步,回頭看向瑜子蕭,烏瞪瞪的眼珠子深不見底。

就連瑜子蕭也沒察覺到自己的呼吸停了一拍。


「11點的飛機。」夏翊空毫不巧妙地岔開話題,「我要在飛機上補覺了。明天滿課呢。」

「會延誤。」瑜子蕭一腳踏松了軟綿綿的雪地,身後跟了一連串的腳印。「而且奧斯庫洛斯都是雪。」

「私人航班。」夏翊空笑嘻嘻地提吊起手機,試圖散發一種討人厭的有錢人氣質——雖然對瑜子蕭是沒什麼效果的。

瑜子蕭聳聳肩,他們已經走到雪被掃清的地方了。投身雪中的陽光反射進他們眼裡,反射到他們身上,一跳一跳的。天際有白雲懶懶散散地踡舒身姿,氣氛又一次凝滯時夏翊空狠狠打了個噴嚏,險些沒穩住腳步。夏翊空嘟囔抱怨說耳朵起癢,八成是家裡又在碎碎唸他到處亂跑。

瑜子蕭打趣他:「誰叫沂水之子不好好上課跑來奧斯庫洛斯。」

「……別那麼叫我……」夏翊空的表情像是乾吃了整顆檸檬,「我來奧斯庫洛斯是有正事!」

「正事是來給我們班帶班長的八卦?」瑜子蕭頭一次刻意接住了夏翊空的話頭,喜聞樂見夏翊空僵了腳步。

「啊……嗯。」

夏翊空抽了抽鼻子,其間掩蓋什麼似的附帶了幾聲咳嗽。

「給你們班女生提供一下寫作素材,什麼在一個緊張的高三學習天上天派來一個帥哥把她們班班長拐出去玩了。」他胡亂畫了一通十字,「啊瑜子蕭,你可是天選之子!」

太陽在這時從雲間露出了整個臉盤,想是要趕在歸去前完完整整地同他們道別。



end



花絮*


薛天慕:[高♡三♡復♡習♡資♡料.TXT]

夏翊空:……您做好心住個手吧[微博跪.jpg

瑜子蕭:你不是在上課嗎。

评论(3)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