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夜が綺麗ですね(四)

*想不到吧我更新了!

*80天了我还能连载真不容易啊

*不是我怎么记得这篇明明是夏中心来的?!

*推翻了好多旧设





锁上了,瑜子萧捏捏下巴假作沉思。

看来是他这次动作不够及时。自嘲地轻笑两声后瑜子萧抽出衣服内袋中的备用钥匙,钥匙刚插进锁孔的时候他微微觉察了有什么东西硌着他脑后。

“第一,袭警的处罚很严重,”瑜子萧装模作样举起双手,“第二,你袭的对象不太合适,第三……”

瑜子萧缓缓地,一秒一个角度地转过身来,“偷跑出院的后果很严重的——”


“夏先生。”


瑜子萧心念一动。夏翊空并不穿着病号服而是一身正装,表情也不似从前在精神病院那样。往前他带着的是疯癫却无害的笑脸,此时却被抹平了一切——夏翊空嘴角是横的,脸上毫无血色,眼瞳污浊得像是吞噬完了浑身的生命力。见他迟迟不放下枪,瑜子萧干脆撒下举得酸疼的双手,试图跟他语言交涉:“你看,你这么久没动手说明你还是不想杀我的对吧……那就放下枪我们好好谈谈……”他真怕眼前的前科犯一不留神走火了。

瑜子萧想好了夏翊空断然不会妥协,却没想到夏翊空只是木在那儿,也不说话,更不动作。

“既然夏先生没有精神问题的话我该以妨碍公务罪逮捕您了。”瑜子萧一时失了所有表情。他难以判断面前的夏翊空究竟是什么情况,总之不妙——

到底是谁在资料库里?夏翊空又是怎么混进来的?他为什么掩护资料库里的家伙?瑜子萧心想他应该看完文件再来资料库的,但是这就不能抓夏翊空个现行了。

“——你也想被杀吗?”

冷不丁地夏翊空开口了,机械一般动作一卡一顿。瑜子萧回想了片刻,这话夏翊空说过的,就在他第一次见到他那天。

但哪里不一样。

瑜子萧皱了皱眉头,夏翊空今天的声音跟那天他听过的叠不上。今天的夏翊空沉了一度哑了十分,没了上次那样欲说还休的戏剧话腔。



“……你把他放出去了?”

钟离抽动着眉头,差些没伸手打掉薛天慕手里的杯子,薛天慕却是一副事不关己模样。

“那是个疯子,是前科犯!你就这么放他出去?”

薛天慕放下杯子,懒洋洋地半抬起眼皮:“院长批准了。——再说他去找的可不是别人。”

钟离一愣。她鲜少和薛天慕接触,与薛天慕的关联者也寥寥。

“……瑜子萧?”

“我听说钟小姐和他很熟。”薛天慕吮了口咖啡,“和六年前有关?”

钟离眉头动了动。“那薛医生你呢?”她嘲弄道,“除了夏翊空的病情诊断,六年前的事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钟小姐。”手指轻击桌面,薛天慕站起身来,“现在没必要藏着掖着。你希望瑜子萧把那件事的底翻出来吗?”

“翻出来不好么。”钟离弱了眼底的光,“谁做的谁就该付出代价,不应该吗?”

薛天慕杵在原位沉默了半晌。他迈步出了座位,回头问道:“两个月前你找夏翊空说什么了?”


“我·找·到·瑜·子·晨·了。”

“我听到她说,瑜墨已经死了。”



“不,我不会被杀的,你不可能杀我,你不敢杀我,你杀不了我……”

明明自己还被枪指着,夏翊空却突然自言自语起来,手也开始抖了。瑜子萧盯着夏翊空没有焦点的瞳孔,手势已准备好随时制服对方。

精神病发作?

瑜子萧对这个早被自己推翻的结论重新产生了怀疑。一步,两步,他看见夏翊空在后退了。口袋里的传讯器这时猛一振动,他的助手苏格出现在了夏翊空身后不远处。

接着夏翊空竟丢掉了枪,双手举起,嘴角一并翘高:“别进去。”


“你会后悔的。”



-tbc-

评论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