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夜が綺麗ですね(三)

*依旧是日常提醒无cp,可能夹带私货但确实无cp

*我困死了

*考证没地方考 瞎jb胡扯一下 不要信一个生科专业学生的警律知识







瑜子萧锁着眉头在写得密密麻麻的本子上又涂又划,瑜子晨进来送茶他甚至都不曾抬头。瑜子晨惊得差些摔了托盘,与此同时瑜子萧抬头冲她一笑后又继续钻研本子上的内容了。瑜子晨迟疑了几秒,微弱地叫了声:“……哥?”


“嗯?”瑜子萧虽是作出了与平日相仿的反应,却已经迟钝了半拍。笔尖停留在了被涂得惨红的“六号”上。


“这是……”


“没什么,我接的一个旧案而已。”瑜子萧倒也不遮掩,毕竟记在本子上的人都被他化了名。然而瑜子晨直勾勾地盯着本子上的数字,托盘这回结结实实地摔落在地。


“……”瑜子萧没有预料到瑜子晨的反应,“怎么了?”


瑜子晨顿顿首,才如梦初醒地摇摇头回望瑜子萧。


“没事……可能是没休息好吧……”


瑜子萧先是蹩眉,而后只是柔声道:“那快去休息吧。”




“我觉得我这个床位比较适合上次来的那位警官先生。”六号盘在一滩软白上,笑声噫嘻。而唯一的听众正漫不经心地扫视着最新一期的都城日报,时不时顿首回应。六号并不因为对方的不专注而泄气,而是继续碎碎叨念:“他说他是苏子桃叫来的,居然还质疑你!”见对方脸色不对,六号伸手晃了晃那张报纸:“你是不是到点了?”


对方从晃神中惊醒视线在六号与报纸上来回,什么也没说,从腰间口袋翻出两片铝板,摁掉了最后两个突兀。就着六号递来的水咽下了两粒胶囊,他这才定了神看六号:“警官?谁?”


“老佛头叫他瑜先生,不知道是哪个瑜就是了。”六号咧嘴一笑,“搞不好就是曾经那个瑜也说不定哦。”


对方登时颓黯下了眼神,竖起食指立在唇前嘘声。


六号叹了口气。见对方起身要离开,忽然想起什么的六号拉住了对方衣角,等他回头后六号的声音几乎变了一个人:


“薛,钟离死了吗?”




姓薛的男人才要回答,707室便被敲开了。瑜子萧举着警官证大踏步走了进来,没有看六号一眼,只是冲姓薛的男人微笑并歪歪头。


“方便聊聊吗?薛医生?”




“薛天慕,三十六岁,海因茨病院第一主任。”一手翻页的瑜子萧抬眸看他,“没错吧?”


薛天慕木然地点点头。


“2003年沂水红桥案负责犯罪嫌疑人夏翊空的精神鉴定的主要人员?”


薛天慕依旧木然地点点头。


“鉴定结果是什么?”


“三级,精神分裂症。”


薛天慕的视线并不固定,有时向上有时向下有时向左有时向右,总之就是不停留在瑜子萧脸上。瑜子萧沉吟片刻,手肘抵桌架起手桥,眯了眸瞧薛天慕。


“任何人要探监夏翊空都要经过你同意么?”


“是的。”薛天慕脸颊歪了歪,似乎字是从他牙缝间硬磨出来的,“瑜警官两次这样擅自破坏院内规矩,也是我们院长同意的么?”


“哇那可饶了我吧。”瑜子萧手心朝前半举着双手,“我可不想和那祖宗多打交道了。”旋即压低了声音,“配合调查,别让苏子桃知道,对你我都有利。”


“怕是对你我都不有利了。”薛天慕干笑,“苏院长的处理手段可比夏翊空过失杀人厉害得多。”


瑜子萧挑眉。他想薛天慕确实有想告诉他点什么,但是这是明明白白要绕过夏翊空来叙述。


“钟离小姐呢?经过了你的同意吗?我可是听说钟小姐直接和他打起来了。”


“我并不认识她,不知道她和夏翊空有什么关系。”


“听起来薛医生的审核并不严格啊。”瑜子萧一边意味深长地点点头,一边观察薛天慕的面部肌肉舒张状况。果不其然有几块肌肉开始收缩了,于瑜子萧看来薛天慕的笑容开始变得狰狞。


“过了夏翊空那关的人是不需要过我这关的。”薛天慕说。


“可是他不是病人么?”


“我们尊重病人的选择。”薛天慕说。




回到局里的瑜子萧折腾许久才调出了六年前案子的全部档案。牛皮袋正面记着日期,处理人员,一小片糊得看不清字的章印,除此之外空空如也,干净得像才进了资料库的。


有人刚拿过。瑜子萧立刻回到了资料库。

评论(3)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