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夜が綺麗ですね(二)

*1100+,我一点都不感动。

*困死了。

*迟到的中秋节快乐

*还要再说一遍,这里真的无CP。






循着门铃来开门的钟离隔着玻璃门看清了来者后,毫不犹豫地退一步关上了内门。来者在她完全合上内门前又按响了门铃,一次不开再按一次,大有一副要烦死她的架势。钟离白着眼重新拉开内门,抱臂和玻璃门外那人对视。瑜子萧依旧抿着先前的笑容,好像无事发生。


钟离定定地站了一会儿后,见瑜子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这才摁下了门把。“真抱歉打扰了——”,这样的话从瑜子萧嘴里吐露出来时钟离差些又把门拉回去——被瑜子萧扳住了。“耽误你一小时,一小时后我就走。”瑜子萧的笑容开始敛了,“你要掐表也没问题。”


“我可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钟离耸肩冷笑,“你一来准没好事。”


“说说不就知道了么。”瑜子萧张开警员证摆到钟离眼前,“这样可以了吧?”




“我实在不知道瑜警官有什么亲自来找我的理由。”钟离并不布置出待客场景,也不请瑜子萧坐下,“即使有也是以前的事了不是?”


“两个月前也可以算是以前了吧。”瑜子萧从手中的长袋里抽出一个文件袋,冲钟离挑挑眉。钟离显然不知道瑜子萧拿出的是什么东西,便保持着表情古怪直到文件袋被打开。瑜子萧饶有兴味地观察着钟离的脸色变化,但钟离的表现并不顺着一般故事套路——她仅仅是扫了两眼文件便收了回去,似乎并不诧异文件的内容。将文件袋交还给瑜子萧时钟离抬抬眉头:“你查夏翊空?”


“准确来说是六年前夏翊空杀人的案子。”瑜子萧停顿了许久,眉头也在他过长的停顿后才微微皱起,“……是大队长下派给我重新调查的,因为证据和最后程序内容出现了矛盾的地方。”


“所以你从探监记录查到了我。”钟离抱臂靠在沙发上,语气也没有先前的咄咄逼人了,“你们大队长是谁?”


瑜子萧在唇前竖起食指,一声轻嘘后摇了摇头。


钟离愣了愣,旋即高了唇角:“那你查我也没有用,以我为切入点可不是一个正确决定。我猜你还不知道吧?为什么这个案子会移交给你来调查。”


“我只是想来问问你两个月以前发生了什么,以及你和夏翊空有什么牵扯。”瑜子萧的神态与刚来时完全不一样了,“至于为什么交给我,我想我比你清楚得多。——以及,如果你今天没有讲清楚,我是不会离开的。”


钟离笑了。“凭什么?”




“夏翊空的精神有问题,这是一个既定的事实吗?”


“这是毋庸置疑的吧?”


瑜子萧沉默了一会儿,抬眸看向钟离:“为什么这么说?”


“鉴定结果啊。”钟离耸肩,“你不觉得吗?看他的表现。”


“我没——”瑜子萧突然想起什么,马上刹了口改向,“两个月前你和他发生争执了。争的什么?”


钟离反应平平。“没什么。他精神有问题,大惊小怪是常事,又杀人又跟人打架的,什么都有可能。”


“是苏子桃叫你去的?”


“苏子桃是谁?”


“……那你知道他的鉴定结果是谁给的吗?”


“海因茨第一主任——”钟离的眼珠子轱辘轱辘转了两转,“我只记得他姓薛。”




“——你对那次案件了解多少?”


“不好意思瑜警官,一个小时了。”钟离说,“为什么不直接去问问那位薛医生呢?”


瑜子萧突然陷入了和先前相似的停顿中,又像先前一样猛然抬眸:


“你知道夏翊空说了什么吗?


“他说上一个去看他的人被杀了,而探监记录截止到你,这两个月都没人再去探监过。”


“这有什么吗?”钟离几乎是把瑜子萧往门外推了,“那是他有病啊!脑子有问题的人说什么都不奇怪吧。”


门被关上的前一刻瑜子萧忽然发出一声冷哼,回头给了门后钟离一个灿烂得极的笑容。

评论(1)
热度(1)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