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天花乱坠 前传(李杜only)

<<

“你在做什么?”
杜清臣一开宿舍门就看见缩成个球的李景望把自己安在电脑前,页面花花绿绿。杜清臣还没凑近去看,花花绿绿已经变成一片白茫了。杜清臣微张着口正想说些什么,李景望在这时抬起头来同他对视,嘴里还叼着棒棒糖。但杜清臣的玩笑话已经冲出口了——“小黄网?”
李景望摘下棒棒糖丢到一旁杯子里。“哪能啊,你没看我外放着呢?”又瞅见杜清臣手中袋子,“你不是去学生会了?这什么?”
“某人不是还没吃饭?”考虑到了袋子里有可乐杜清臣抑制了抡起袋子砸向对方的念头,“一把老骨头了跑什么学生会,反正有学妹能替我我就交给她做了。”
“同志!”李景望顿时一副痛心疾首模样,“学妹不是这么用的好不好!”
杜清臣把袋子搁在电脑边。“开玩笑。不过我看主席开会说要人员调整时往我这多看了好几眼,学妹也是他安排的——我都还不知道是哪个学妹!”
李景望伸手拆了袋子,听到杜清臣提到人员调整时手僵了僵。等杜清臣说完才又抬头看他,问:“等等。清臣,你还记得你这个位置之前是谁吗?”
“之前?去年吗?好像是陈元显吧,就校论坛里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那个。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上一届的。不过我倒是很少见过他……”杜清臣抽出了两瓶已经开始发表意见的可乐,“……他之前也被挂过光荣是不是?”
“那我可不知道了。我就随便问问。”李景望耸耸肩,顺便揶揄他道,“你怎么比女生还八卦,是不是光荣挂过谁你都知道?”
“毕竟有人说我天性写作忧国忧民读作鸡婆,我得按着设定来不是?——所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被挂了。”杜清臣叹了口气,“你又干什么了?就不怕被退学吗?”
杜清臣前半句话的引用来源假装没听懂,咬着竹筷不说话。杜清臣眯了眯眸子,见准时机要动鼠标,却还是被李景望轻拍了回去。“干嘛干嘛,手油油的,去去去,赶紧去洗手。”
杜清臣难得地冲李景望翻了个白眼。

“话说,”杜清臣走出卫生间,“沈鸷还不回来吗?”
“大好星期天他留在这里发光发热干嘛。”李景望已经关闭电脑,嘴里重新叼起了棒棒糖。
杜清臣一脸莫名:“你说什么?”
“没什么。”李景望取出光裸的糖棍儿,“我说我们为他们两个发光发热。”
杜清臣沉默。
“陈元显结业了。”李景望突然说道。
杜清臣反问他:“你刚才到底在看什么?校园BBS加密版块?”
李景望主观地嫌恶了一会儿杜清臣的难缠,并且避过了他的问题:“我问你,去年你交接工作也是像今年这样吗?你上任的时候见没见到陈元显?”
“我怎么可能记得去年6月3号的事情?”杜清臣也不恼,反而还笑了起来。
李景望一怔,接着又听杜清臣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别忘了,我也有加密通行证。”

“我也不是不知道陈元显去了'那个'了。”
“……杜清臣。”李景望满脸懊丧,“你等着被结业吧你。”
“我被结业了,那你也差不多了吧?哈哈……白便宜沈鸷一人占四人宿舍了。”
“Damn it!”李景望烦躁地按了按太阳穴,“杜清臣你一点都不怕死的吗?”
杜清臣的眸子略略一黯:“如果死了有用的话那我就不用怕死了。”
李景望闻言,若有所思地去探他额头:“没发烧……不是我说,我们分班的那几年你是受了什么刺激?”
“没有。”杜清臣打掉他的手,“没什么。”


——「“世界会变好吗?”
李景望已经喝得醉昏昏了。也就只有杜清臣还能在这个时候一本正经地回答他的问题:
“会。但我们等不到那天的。”」

tbc

评论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