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天花乱坠(一(甲))

李景望睁开眼,浑身酸疼仿佛身首异处,罪魁祸首倒是赖在他肩膀上睡得正香。
李景望没叫醒他。天终于是亮的了,李景望对着窗外绿意盎然定了定神——绿意盎然?似乎他们已经在野外了,外头也不见几座房子,不知怎么李景望看着单薄的景色一阵头皮发麻。李景望又朝车内看,他们这列的第一排空了,左边杜清臣的小学妹也不见了。
李景望下意识掏出了手机。屏保空白,8月2日9时04分,无信号,有新短信。
发件人:未知号码
您可以呼叫在座的任何人。
您可以犯法。
8月2日 09:04:14
今天毕竟不是愚人节。李景望盯了短信好一会儿,眉头稍微纠紧了。
肩头突然一轻,李景望一看,杜清臣已经揉着眼睛坐直了。杜清臣动作麻木僵硬,甚至于手指也难以伸展。
杜清臣手机没有开静音,不大不小的短信提示声将好把他完全惊醒了。
李景望好笑地看着杜清臣像才被开水烫的虾子一般蜷起了四肢且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缓和完毕的杜清臣似乎是察觉到李景望略带嘲弄的笑容,转脸翻了个白眼。紧接着杜清臣也摸出手机来,先扳过了静音键,随后摁亮屏幕。
屏保空白,8月2日9时06分,无信号,有新短信。
发件人:未知号码
注意李景望。
8月2日 09:06:20
杜清臣一愣,随即嗤笑出声。
他没有让李景望瞧见短信内容。杜清臣从这条短信退出,点进另外一个、所有内容只有一个句号的短信页面。
杜清臣回了个“对”。
短信发送成功。

发件人:未知号码
找到你想要的。
注意安全。
8月2日 09:05:32
步和懿才看完短信没多久就听见了前排的响动。他收回手机,瞧了瞧第二排,又瞧了瞧第三排。能看到的只有已然坐直的杜清臣,还有侧着头不知道在和杜清臣说着什么的李景望。谢紫堇身边的女生和杜清臣的几个朋友似乎都不见了。
步和懿伸手从窗边拿来了自己的包,手感却有些不对。
他的书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几盒维生素,再摸索下去,他被剪刀尖扎了手。

发件人:谢紫堇
孙嫱他们去哪了?
8月2日 09:16:14
收到短信时杜清臣稍稍探头察了察看,果如谢紫堇所说孙嫱等人都不见了。杜清臣挑挑眉,倒也不再遮掩,就这么给李景望看了短信。
李景望懒懒地转视窗外,轻声道:“你去跟她一起坐吧。”

谢紫堇见杜清臣来了也不太惊讶,习惯性地往里挪位。待杜清臣坐下时谢紫堇问道:“你也不知道吗?”
杜清臣含糊地点点头。谢紫堇又问:“你有收到什么奇怪的短信吗?”
杜清臣一瞬间有所迟疑,接着从口袋里再次拿出了手机,装模作样地翻了翻看,随后一副尴尬的表情说:“没有。”
“这样啊……”谢紫堇略带狐疑地瞟瞟他的手,“刚才睡着的时候迷迷糊糊有听到跟你的短信提示有点像的声音,我以为是你的。”
杜清臣咳嗽一声,准备转移话题重心:“那你是收到了什么短信?”
“一个未知号码发来的,说了一句什么'远离杜清臣'……”谢紫堇撇撇嘴,“学校到底想干什么啊……为什么不来就得退学?”
“我觉得,”杜清臣微微眯起眸子,“退学不也挺好的吗。”

荀觅一直是醒着的。凝神于手机中与杜清臣收到的内容一模一样的短信,荀觅冷哼一声;又听见了后排杜清臣与谢紫堇的对话,荀觅回顾并从座位间缝隙看了过去,只见一脸不可思议的谢紫堇和噙着笑意的杜清臣。
然而杜清臣的眼瞳中没有焦点。就杜清臣倾首的角度来说,荀觅根本看不出杜清臣是在看谢紫堇,还是已经发现了自己在看他们。
荀觅悄悄转回头,将手机收进了包里。
一盒安眠药从她的包边缘滑出。


tbc

评论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