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個G8槃 老子要開花
 

青葱(一)




《归墟》,苏卢晓复出后第二篇文章也发表在了《青葱》。然而文风和往常——甚至跟《望春风》都有了明显区别:《望春风》虽然处处生机,和早期苏卢晓颓废阴郁的风格相差甚远,笔力却依旧刚劲强硬,除了结尾为了结局的温暖而写法软化;而《归墟》乍看上去冷冷清清,实质却文风柔绵,字与字不再那般棱角分明。
《归墟》没有标注日期。有人评论道:“看来苏卢晓这是当过母亲了。”苏卢晓并未作出任何回应。

《青葱》在大众视野里一步一步生长起来了。什么类型的文章——来自年轻人手笔的、可见光的,悉数展示了出来。
苏卢晓之后引起些许风浪的,一个是传统区的《新世》;一个是同样在传统区的《旧界》。
《新世》,字数两万八。作者的名字与文章内容风格格格不入:“路允澈”,不仅不正式还一股言情味儿;《新世》却实实在在不是言情小说。文章结构简单,主题则能概括为一个“拆”。“拆”的过程里有不少明着暗着的讽刺挖苦,而毕竟《青葱》的读者们大部分年轻气盛一腔热血,或多或少都看得出来路允澈指的哪棵桑骂的哪棵槐。不久就有人站出来评论《新世》曲解社会;但也有人为其辩护说其不无道理。《新世》受到小小一阵子关注后又恢复了平静——直到不久后《旧界》出现。
《旧界》和《新世》比起来,笔调格外辛辣张扬,其内容摆明了是在跟《新世》对杠。与明显是初来乍到的路允澈不同,《旧界》的作者齐楚涵先前就在《青葱》的玄幻版块混得风生水起,不少同人版块女性参与者早是他的粉丝;路允澈开局不利并被泼了一脸冷水,却也学着苏卢晓一言不发,到现在一个多月了都没有再发新文章。
同人版块却在这时出现了《新世》的支持者,例如长年混迹耽美版块与伦理版块的少产出同人文写作者“崇光”。崇光以《新世》主角配对展开了新故事,并拉出了《旧界》的主角来客串。

——“谁都没有落得好下场,死了老婆不会给你抚恤;房子拆了也就完了,不会有人去管你此后要住哪里,更不必说你的死活了。
'人哪,要努力才有好果子吃!'买走了那块地皮的年轻夫妇嘴角噙着精致的微笑,随后便拉过把水,将白乾的世界与他们的隔开来了。
白乾倒也不气馁。他也想好他可以去哪儿了——

他可以跟她一起走。”

不过说到底《新世》和《旧界》还只算是小孩子打闹;令同人版块为之一振的是不少同人作者心目中的大神——常驻《青葱》的大v作者林朝晚,开了新的原创耽美连载长篇《朱砂痣》。《朱砂痣》人气飞涨,投票名次直逼“镇葱之宝”之一的玄幻小说《希世纪》。《希世纪》的作者——人称“河神”的笔名秦淮的杜枚与林朝晚相熟;为此杜枚在微博上开玩笑般发了个无奈的微笑。
林朝晚转发并配上个俏皮可爱的emoji说:“又见面啦河神!”
“是是是,”杜枚继续玩笑,“好久没见到朝晚大神了。”

——“就着昏洞的烛光,他在幽暗中燃起一撮子火苗,很快火苗又虚弱成一小团火星。宋抗将那小团火星嘬在嘴边,深深地、太息般吁出一絮长烟。烟碴子簌落落,熏黑的雪一般晕脏了他的袖角。
锵,锵,锵。宋抗数得清明,整整十二下,没有少。大钟闷厚的声响有如十六年前的雷暴,一下一下重重撞击着耳膜并直至新房。

来了。
死神来收割他的灵魂了。”

苏卢晓第三次出现动静了,文风硬生生地再次转向:刻意地朝她年龄的逆反方向贴去,却贴得不伦不类;词语的衔接僵硬干涩;颓废阴郁是回来了,苏卢晓那股子恣意不见了。
评论对此褒贬不一。
除了林朝晚——她在微博上提到了苏卢晓这篇文章,并配上一句:“谢谢前辈厚爱。”
毕竟宋抗属于《朱砂痣》。


tbc

评论
© 空来尘世 | Powered by LOFTER